聚焦|工业互联网跨越式机遇来了,两大短板仍待补齐
原创
2021-12-05 20:24 星期日
科创板日报记者 黄心怡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黄心怡)近年来,围绕加快工业互联网发展的相关政策利好不断。“工业互联网”连续四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国家“十四五”规划也对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做出了明确部署。

当前,工业互联网相关领域吸引了诸多头部制造业厂商以及初创公司争相加入,包括宝信、美的、浪潮、海尔、东方国信、徐工信息等在内的上市公司,均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推出了相关产品,而阿里、腾讯、华为、百度等大厂也纷纷加码。

image

部分上市公司旗下工业互联网平台一览

一级市场也融资不断。据《科创板日报》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工业互联网相关领域融资近40起,总额超90亿元。其中,航天云网以26.32亿元的国内工业互联网领域单笔融资额最高纪录。

image

工业互联网相关融资情况

从政策驱动向市场驱动

目前来看,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从政策驱动向市场驱动,是大势所趋。某位工业互联网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工业互联网经过这些年建设,大家也都慢慢意识到,其最终目的还是要为工业企业输出价值,帮助解决实际问题。这一年里,我感觉各个工业互联网企业对这一点是有共识的,所以也都在这方面不断地在投入力量。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汪志斌认为,工业互联网的目的,首先是即时获取数据,然后人、机、物料实现互联互通。而当前的瓶颈在于,如何基于这些互联得到的数据,来创新管理和提供增值服务。

汪志斌坦言,当下工业互联网还处于1.0时代,能够初步了解系统的运行状态等。未来的发展关键在于,如何利用AI和数据实现复杂决策和预判未来,以及利用数字孪生技术实现对物理空间的模拟,在数字空间实现对物理环境的监测

对于工业互联网的成熟时间,汪志斌表示暂时很难预测,会是非常漫长的过程。但工业互联网是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基础,没有工业互联,转型就是一句空话。从长远来看,工业互联网是大势所趋。

数字化转型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EMBA/MBA课程教授肖鹏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现在的工业互联网就相当于1996-2000年的消费互联网,预计还要5-10年左右的时间迎来爆发期

“主要因为工业体系的复杂性,使得探索工业化和数字化的融合道路艰难,工业互联网的价值短期内很难挖掘出来。另外要使产业链上下游贯通,涉及到产业政策调整及观念转变的问题。”

除了以上原因,肖鹏还补充了三点:

首先,对象不一样,消费互联网面向最终消费者,而工业互联网面向企业组织。而行业之间的差异性导致平台所链接的对象不可能能囊括所有的企业,导致产生的网络效应的规模要小、速度要慢 ;其次,消费互联网所链接的对象是使用者和决策者一致,而工业互联网所链接的对象是决策者和使用者分离。因此,决策流程长。此外,平台使用的试错成本远远高于消费互联网,导致观望者多,进入网络效应引爆点的时间要比消费互联网长很多。

安全和数据是两大挑战

工业互联网是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支撑,但制造业复杂性决定了发展工业互联网不能一蹴而就。

长期关注工业互联网领域的投资人方乐乐分析,工业互联网在传统制造业的渗透还处于初级阶段,改造动机和付费意愿及能力不够强,处于产业链变革以及订单驱动的阶段。

对于当前工业互联网应用和推广所存在的瓶颈,中国宝武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副院长、宝信软件副总经理钱卫东分析,主要有安全和数据两大方面。

“以前,现场设备通过物理隔离手段封闭在内部,所以很多工控系统的安全措施不严格也问题不大。但互联互通之后,这些现场设备遭受外部攻击的风险就突然增大。如何构建完整、严密的工业互联网安全体系,尤其是加强工控系统的安全防范显得重要而急切。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企业不敢全面推广应用。”

工业互联网推广应用的另外一个障碍,则是企业对数据的高度敏感。

钱卫东表示,工业互联网实现了人与系统、人与机器、系统与系统、系统与机器的链接,让数据可以流通汇聚,进而为挖掘数据价值创造了条件。但企业将数据视为资产,对于数据的流通与使用高度敏感,担心数据的流通会泄露企业生产经营等秘密,也对数据价值回报持怀疑态度。因此,如果不解决数据的确权、脱敏、收益分配等问题,那工业互联网可能就是个空架子

不过,钱卫东也指出,随着《数据安全法》的颁布,上述的两个障碍都会被逐步重视并找到相应的对策,所以预计还需要1-2年会迎来工业互联网的爆发期。

“厂派”和“云派”之争

当前,除传统工业制造出身的企业入局工业互联网外,互联网企业、初创公司也纷纷加入了这一新赛道。

钱卫东介绍,当前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服务商有“厂派”和“云派”之分。

其中,“厂派”以传统工业企业为代表,往往是私有化构建工业互联网平台,服务于自身需要或有限的合作伙伴,“厂派”的优势是有着成熟的工业基础,但缺乏信息技术基因,市场化的能力和意愿较弱,成果很难复制

而“云派”以互联网企业为代表,主张通过云服务模式提供工业互联网的公共服务,信息技术基因强大,创新能力强,市场化能力领先。但“云派”最大的短板在于缺乏工业基础,面临“三难”,即难以理解工业企业的痛点、难以做深业务场景、难以体系化

方乐乐认为,工业比互联网更复杂,需要懂得工业和产业。工业互联网赛道的玩家懂工业,就和消费品赛道的玩家懂品牌和消费者心理一样重要。

“5G+工业互联网”距离规模落地还有多远?

对于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工业领域的应用,5G网络一直是焦点。在不久前举行的2021年中国5G+工业互联网大会上,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致辞中指出,“5G+工业互联网”是传统产业跨越式发展的历史性机遇。我国5G网络布局具有先发优势,产业应用场景十分丰富,要充分用好这些有利条件,补齐工业互联网短板,大胆探索颠覆式技术路径,创造性地解决产业难题。

钱卫东表示,数据采集和人、机、料、系统连接是工业互联网的基础,5G作为新一代的无线通讯手段具有大带宽、广连接、低时延等特性,将助力工业互联网在企业的延伸应用,给企业数智化转型带来新的增量机遇。

他解释道,“以工业互联网为基座的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借助于5G网络会将算力、算法、分析的能力赋予广泛分布于工厂、企业的边缘设备和装备使其更加的智能,将会促进智能装备的产业发展和人工智能技术在制造型企业的落地应用。”

不过,当前5G在工业互联网的规模落地,依然存在一定的难点。

钱卫东向《科创板日报》记者介绍,5G网络商用版本在技术层面,还不能稳定可靠地支持基于工业以太网协议的控制信号流传输,5G网络向底层的工控设备渗透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其次, 5G资费居高不下,包括运营商5G专网使用费、模组终端成本等,企业在核算投入产出比时,普遍感受5G的使用成本还很高,不利于5G的全面推广应用

他还指出,5G专网从技术上基本实现和企业园区网络的充分融合,但是企业和运营商在5G专网运维体系共建,以及如何利用工业互联网平台实现5G专网的共管共维模式有待共同探讨。“这点关系到5G专网和5G行业应用的可持续落地推广。”

收藏
93.03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3.6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