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投资人|鼎兴量子创始人金宇航:投资讲究timing 目前硬科技公司估值过高
原创
2022-04-29 16:52 星期五
科创板日报记者 陈美

《科创板日报》4月29日讯(记者 陈美),鼎兴量子是一家立足成都、面向全国的专业VC投资机构。创始人金宇航从券商起步,作为国金证券第一批校招生进入国金证券总裁办,担任过国金证券上市公司证券事务代表等。

2013年,国金证券注册成立鼎兴量子,早期没有启动实际落地业务。想做创投、一直有VC投资理想的金宇航,于2014年毛遂自荐接棒鼎兴量子。至2016年,金宇航通过增资和接老股,完成对鼎兴量子的MBO。

作为一家VC机构,鼎兴量子主要关注早期投资。2021年,在某项“最受LP关注的新能源与新材料领域投资机构TOP 20”评选中,鼎兴量子排名第四。并且确定了(1+3)x3的投资赛道,即以半导体为基础产业,将产业链分为产品、材料和系统三大层次,贯穿智慧军工、智能汽车、先进装备三大领域的不同应用场景,形成三横三纵的布局。

近日,《科创板日报》记者走进这家总部设立在成都的VC机构,进行深度对话。对话中创始人金宇航向记者阐述了自己对投资的理解,以及对于当下硬科技赛道的思考。

image

锁定硬科技赛道

出身于券商系的金宇航,做投资最开始从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入手。“当时公司还是一张白纸,因此选择了并购这类撮合性交易。但做着做着,发现要做创投,还是要聚焦产业本身。撮合交易仅仅是套利,离VC投资还很远。”

但投资赛道众多,如何找到并锁定适合鼎兴量子的领域,是这位创始人需要思考的问题。

“经过调研后,鼎兴量子发现不太适合做TO C领域的投资。比如,消费和互联网。”金宇航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一方面,TO C领域主要玩家是美元基金,他们的投资已经形成一个圈子,早期抱团投,一轮轮做高估值,最后在二级市场或者以其他方式退出。

“小黄车就是美元基金投资的案例之一,特点是通过烧钱,获取流量。但鼎兴量子2014年才开始正式起步,如果跟风强行进入,只能成为项目的接盘者,而非发现者。”

在赛道寻找过程中,随着《中国制造2025》与“工业4.0”等顶层规划的出台,2015-2016年国家也开启了供给侧改革,金宇航敏锐地意识到,这其中有大的产业机会。“因此,果断把赛道锁定到TO B领域中。”

然而,TO B领域也有众多参与者,鼎兴量子又如何与赛道中其他玩家竞争?在金宇航看来,道理很简单,每家VC机构都有射程范围。“大基金一出手就是几千万上亿元,投明星项目,很少会触及到早期项目。而鼎兴量子做的就是差异性投资,将触角伸到大基金伸不到的地方。这就好比金字塔,越顶尖的项目,数量越少。而基础项目则会很多。”

锁定好了赛道,硬科技自然是投资领域之一。在鼎兴量子的投资布局中,这些年紧紧围绕半导体产业链,如设备、材料(化合物半导体材料、电子级化学品材料、硅基材料等)、EDA软件以及IP设计公司等,关注产品涉及传感器、光电器件和集成电路产业,投了晶圆厂、FPGA、DSP以及国内最大的IP授权企业等。

依靠上述三大基础赛道,鼎兴量子又向外延展,聚焦应用赛道。比如,网络安全、制导传感器件、复合材料、金属材料的智慧军工领域;自动驾驶系统、激光雷达、车身新材料、功率半导体器件的智能汽车行业;以及工业检测设备、自动化设备、传感设备、磁性材料等先进装备业。

“硬科技公司估值,被市场的泡沫搞乱了”

由于投得早,鼎兴量子也迎来收获期。3月18日,莱特光电科创板成功上市,此前投资的芯原股份也已登陆科创板。除此之外,在2018年A轮和A+轮融资中被鼎兴量子看中的成都数之联,目前也正在进行上市备案辅导。

成功案例的背后,是金宇航和鼎兴量子投资团队对于产业的深度调研。金宇航认为,投资人只有越熟悉产业,才能越知道产业动向,先于大型基金找到项目。

“之后再横向比较,找出有价值的好公司。从投资轮次上看,鼎兴量子偏向于A轮和B轮投资,其中A轮占比更大,并且重点投整建制企业。”金宇航直言。

但随着硬科技赛道兴起,投融资领域也发生着变化。近一两年,给金宇航最大的感触是:科技类公司估值变贵了。“100亿元、500亿元……市梦率不断出现。”

“坦白来说,2018年中兴事件后,半导体一跃成为最热门赛道。一些以前不曾聚焦该领域的国内基金,也开始投了。”金宇航回忆说,到现在,一级市场中经常看到估值达百亿的硬科技初创企业。

这么高的估值,对一级市场的投资来说,非常危险。“拿半导体来说,投资机会是中兴事件后的机会性驱动,给国内创业公司提供了产品国产化的机会。但这一领域,科技含量非常高,属于高人才、高研发、高资金流行业,一旦某些环节或者资金跟不上,企业就可能夭折。”

而且硬科技公司需要通过产品去验证,之前这些初创公司一直低头做研发,没有做过产品和销售,因此,有没有做出市场认可产品的能力尚有待观察。

此外,百亿元高估值硬科技企业中,美元基金也在不断出现。美元基金从互联网领域退出后,进入到硬科技领域。“但投资方法往往还是和投互联网企业一样,迅速拉高了估值。然而,TO B产业与TO C领域最大的不同是,硬科技公司盈利始终靠产品,利润永远都是销售减去成本。因此投资估值要看市盈率(PE)。而TO C公司由于业务有延展性,公司估值可以有溢价,投资时可遵循市销率(PS)。”

就硬科技企业来说,如果4-5年产品出不来,那很可能是伪技术。相反TO C公司产品不难做出来,但需要流量驱动,需要客户的复购率。金宇航认为,两者的投资逻辑和估值,不能简单复制。“目前硬科技公司的估值太高,已被市场泡沫搞乱了。”

任何时候,投资都讲一个timing。面对硬科技领域估值高企的状况,金宇航认为:目前真正考验的,其实是投资人自己的眼光和定力。

在成都做创投,需要坚持

从2014年接棒到2022年,鼎兴量子的发展已有8个年头。

金宇航坦言,与北京、上海、深圳相比,成都创投氛围始终薄弱。“没有一个生态圈和好的投资氛围,比如信息流、资金流。其次,前几年能接受高风险投资的资金,与长三角、珠三角、北京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这两年,成都本土LP开始活跃,感觉好一些。”

但金宇航一直没有放弃在成都做出一支头部股权私募基金的念头。而最近,成都市场和政策面的好消息开始频频传出。随着“补链强链”政策的提出,四川引入了大型链主企业。今年3月,宁德时代在宜宾建电池工厂,吸引了很多配套企业进入。

在金宇航看来,这是件好事。“一个强产业链的进入,能激活本地投资市场。而且产业还是新能源——这一新兴战略性产业。”

目前鼎兴量子已在上海设有分支机构。“鼎兴量子的项目不光是在成都,百分之七八十是在北上深。我们在长三角、珠三角、北京都有研究员,希望在成都能长出一个头部股权私募基金。”

对2022年的投资,金宇航表示,今年的市场环境大家有目共睹。二级市场估值跳水,一级市场投资也冷静了。但投资就是在“危”中找“机”,只有当大水退去时,才会发现谁是真金。

“2022年,尽管市场投资偏谨慎,但鼎兴量子还是会积极找项目,看项目。毕竟,好项目始终是好项目,它能经历周期,作为投资人就是要善于发现它,帮助它实现价值。”

收藏
168.8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02W 人关注
2.18W 人关注
686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