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投资人|活水资本创始合伙人许乐家:中国市场和东南亚市场并非此消彼长的关系
原创
2022-06-17 07:50 星期五
科创板日报记者 敖瑾

《科创板日报》6月17日讯 (记者 敖瑾)东南亚投资还在火热。最近的消息,前有李嘉诚旗下的维港投资在新加坡首设办事处,积极布局东南亚;后有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东南亚和印度的风险投资基金募集到的美元资金,比专注中国的基金多近50%。

许乐家在忙的两件事恰好也印证了这个趋势。他创立的活水资本,近期刚获批新加坡的风险基金管理执照,第二支东南亚基金也即将迎来首轮关帐。但他却不认可由这轮东南亚创投市场火热,引发的舆论对国内市场未来走势的担心。

活水资本从2018年创立开始就聚焦国内和东南亚两大市场。疫情前,许乐家频繁往返于国内和东南亚各国,从一开始的两周一次到后来每周前去。即便是疫情期间,他和团队也通过线上沟通的方式,与从未线下面见过的东南亚企业创始人敲定了投资协议。

最近,当许乐家再次来到东南亚市场,他发现,从国内过来的投资人确实变多了。“但这些人未来不会是东南亚市场的投资主力,只是当下国内市场的推力对于他们来说变大了。等到国内疫情等因素缓和或有所改变,他们立马就会回去。”

东南亚没那么火

近期,有几只东南亚本地基金都完成了较大规模的融资。

聚焦印度尼西亚市场的VC机构East Ventures关帐,募集资金5.5亿美元;新加坡本土VC机构Jungle Ventures,旗下一支关注东南亚和印度市场的基金成功募集到6亿美元。

许乐家认为,东南亚市场的创投市场近期的确相当活跃,“但投资中国的美元基金,早在10年前就已经达到了同等的体量。”

全球头部PE机构发布的一份美元LP调查报告显示,有30%的美元LP近期计划增加对除中国以外亚太地区的股权投资,亦有20%的美元LP表示有计划增加对中国的股权投资。“美元LP对亚太中国以外的其他市场的配置有增加,但这属于正常的短期波动,很难在短期数据中得到更多有意义的解读,长期的资金分配很难预测。”该PE机构的投资高管此前在采访中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

许乐家也认为,创投市场的资金和人员跑到东南亚,并非就说明中国市场失去了吸引力,东南亚和中国市场不是此消彼长的关系。

“美元LP觉得东南亚的机会来了,东南亚越来越多公司从一级市场走到二级市场,包括东南亚本地股市以及美股,所以美元LP会认为东南亚的时间到了,他们确实在加速投资东南亚的VC,但这是一个独立事件,中国和东南亚市场的同步成长并不冲突。”

而从国内来到新加坡的投资人,也让许乐家感觉到,他们更多地因为国内空档期的影响,而非真正是受到了东南亚市场的强烈吸引。

“我认识的一些投资人,他们会说近期有多关注东南亚,然后过来新加坡走走,在跟他们交流的过程中,能感觉到,中国市场的推力对于他们来说是大于东南亚市场的拉力的。这些投资人过去整个投资生涯都在国内,但现在开始感觉到不比过去好投了,尤其是美元基金,再加上过去一段时间出差看项目都存在困难,所以他们会想干脆到东南亚来看看。”

但许乐家认为,这些投资人对东南亚市场只是短期关注。“只要国内疫情等因素得到缓和或有所改变,他们立马就会回去了。”

带着中国的经验淘金东南亚

许乐家表示,当年决定把一部分业务聚焦到东南亚,很重要的原因是为了给自己新创立的活水资本找到一个差异化的竞争路线。“作为一个规模不太大的新基金,活水需要有一个策略,与国内其他GP形成差异化。再者也是为自己10多年的投资职业生涯,寻找第二曲线。”

而东南亚市场恰好是一个可以抓住的机会。

“2018年的东南亚,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已经搭建得很到位了,市场上出现了Grab、GoTo这类的超级APP,超级APP之后,我们判断还会有细分领域的公司不断冒出来,这时候在东南亚深入各个细分领域,就能寻找到很多投资机会。”许乐家说。

相比其他市场,这时的东南亚创投行业生态还在持续演进中。“欧美日韩的VC生态已经非常完整成熟,而2018年我们刚来到东南亚时,它的风险投资生态仍然没有完全定型,这样我们就有机会参与当地生态系统逐渐完善的过程。”

更重要的是,在所有的国外市场中,东南亚市场是最适宜发挥中国市场经验和积累的。“在中国的投资经验、资源和相关的背景,其实是有助于我们在东南亚选择项目,以及做投后管理的。”

中国和东南亚并非两个完全一样的市场,即便是抹除时间阶段上的差距,国内和东南亚的创投机会也很难直接平移,但相比其他海外市场来说,确实两地在空间距离上更靠近,语言、文化以及种族都具有更大的相近性。

许乐家说,有了在中国市场的观察和经验,活水可以更好地挑选投资标的,并且对其发展进行校正。

“比如我们投过一个二手车交易服务平台Carsome。事实上,二手车交易服务平台对国内的投资机构来说,是挺棘手的标的。但国内为什么做不起来、有哪些限制条件,通过跟东南亚当地的一些比较,就可以对Carsome做一些参数上的重新校准,就可以带来完全不一样的发展效果。”

许乐家坚持认为,东南亚并非更早前的中国,但即便如此,中国经验在东南亚仍然是有效的。“有人说东南亚是10年或15年前的中国,但其实不尽然。中国的港口物流在高速发展了10-15年之后,才出来像鸭嘴兽这样的创业公司,但现在的东南亚就已经出现同类型的创业公司了,也就是我们投资的Haulio。但了解了中国的鸭嘴兽,对于更好地在东南亚挑选投资标的是有参考意义的。两者并不矛盾。”

东南亚的资源也可以带回国内

在确定前往东南亚市场前,许乐家对当地的了解有限。“也是在一次次来到东南亚后逐渐总结出了一些想法,这也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

在融入当地生态的过程中,许乐家需要不停地在各种场合露脸,认识各种各样的人。“欧美日韩以及东南亚当地的VC、当地的CVC、当地的明星项目,还有当地的创业者,把生态系统里目前已经在的参与方全部见一遍,这跟在国内做VC其实一样。”

稍有不同的,或许是心态。“我们来的时候就很清楚自己是外来的,所以我们要更谦虚地去面对这个市场。除了要客观之外,还要尊重当地的游戏规则。对于东南亚的风险投资生态,我们是参与者,而不是搅局者,也没有想去占领它。”

许乐家把活水资本在东南亚的投资标的分为三个梯队:第一梯队是电商和平台型企业;第二梯队是仓储物流以及企业服务软件;第三个梯队是消费品品牌以及金融科技。他和团队按照这三大阶梯筛选投资标的并进行投资决策。截至目前,活水资本在国内和东南亚市场共投出20多个项目,近期的两项投资分别是国内的网络芯片厂商云合智网,以及新加坡物流运输B2B平台Haulio。

除了因为近期有更多国内的投资人前来而让东南亚市场变得热闹,许乐家也注意到,近期的东南亚市场正在发生一些结构性变化。

“单笔1000万美金以下、以及5000万美金以上的投资人,从以前到现在都是不缺的。但是1000-5000万美元中间这一档属于投成长期的,疫情前比较少,但在疫情后越来越多。这是市场结构比较大的变化,以前断档的情况会比较多,说明东南亚创投市场正在朝向更健康的方向发展。”

除了将国内的经验用到对东南亚市场的开拓上,许乐家表示,东南亚的一些资源实际上也可以带回到国内。

“其实还挺有趣的,我们在国内市场看半导体、硬科技这块比较多,其实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有一些半导体尤其是设备相关的团队和公司,比国内发展得更早,近期我们在国内就投了一个来自马来西亚团队创立的半导体封装测试设备的公司。”

收藏
148.67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2.19W 人关注
1.02W 人关注
687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