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云南信托总裁舒广: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是信托转型终局 要准确定位细分赛道“去脂增肌”
原创
2022-07-22 09:09 星期五
财联社记者 高萍

财联社7月22日讯(记者 高萍)“在资管新规等相关政策的指引下,信托业正从转型阵痛期向转型成效期过渡。”谈及信托业的发展,云南信托总裁舒广近日在接受财联社专访时指出,信托行业外部竞争依然激烈,信托公司要根据自身禀赋特色、发挥信托的独特制度优势,准确定位细分赛道,去脂增肌。

“有为才能有位!” 舒广在专访中强调,信托公司要坚守受托人定位,充分利用好自身牌照优势,寻找社会和客户的新需求,发挥金融乘数效应,积极助力实体经济的发展,这是转型之锚,更是立业之本。”

image

信托正从转型阵痛期向成效期过渡 外部竞争依然激烈

2018年资管新规发布以来,监管部门一直在引导信托业进行转型。在舒广看来,在资管新规等相关政策的指引下,信托业正从转型阵痛期向转型成效期过渡。这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2018年以来,行业利润总额持续下滑,但这一趋势在2021年度得到扭转并企稳回升。

另外,近几年,全行业资本实力和风险抵御能力不断增强,投资类信托、集合资金信托、证券投资信托等规模均迎来快速发展,信托资产内部结构明显优化,向良性方向发展。此外,主动管理类信托占比稳步增长,事务管理类信托中的通道信托加速下降,服务信托也快速上升,行业转型成效凸显。

“但是,外部竞争依然激烈,内部马太效应亦持续加剧。”舒广在专访中直言。近期50余家信托公司公布的半年度数据也显示,信托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净资产的中位数均明显低于平均数,行业分化持续加剧。

“信托公司仍然面临共同的挑战,即如何在加速缓解流动性风险的同时,紧扣经济双循环对金融体系的诉求,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根据自身禀赋特色、发挥信托的独特制度优势,准确定位细分赛道,去脂增肌,形成差异化优势。” 舒广补充道。

标品业务是转型大势所趋 服务信托要走差异化路线

信托业未来转型趋势如何?舒广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向服务信托、资产管理、财富管理转型,是世界上有信托制度的主要国家的必由之路。综合考察海内外历史经验,可以发现,信托业最终将根据自身资源禀赋,转型成为信托银行及特色信托资管、财富管理、服务信托机构。

近期,《关于调整信托业务分类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在业内下发,通知将信托业务分为资产管理信托、资产服务信托、公益/慈善信托等新的三类。舒广认为,这再次印证了上述观点和历史趋势,对应新分类标准,信托公司要重点应对风控能力、投研能力和运营能力的挑战。

舒广指出,信托公司如果发力信托特色资管业务,转型标品业务是大势所趋,可选择现金管理业务,也可瞄准FOF/MOM业务,或持续深耕二级市场投资;如果发力服务信托,该领域马太效应将相对突出,未来比拼的是规模优势和成本优势,要走差异化路线,聚焦细分领域、细分客户、细分需求,在特定的产品、行业、策略上打磨专长,或专门为资产管理机构提供资产托管、清算、运营等服务,成为服务专家。

标品业务方面,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自2021年以来,证券市场跃居资金信托五大投向领域中的第二位。2021年末,61家信托公司证券投资信托均值达到了660.12亿元,同比增长幅度为54.14%。

“这背后反映出信托公司在政策引导和市场驱动下,加速了‘非标转标’的进程。”谈及上述业务数据,舒广表示,不可否认的是,目前该业务以债券投资方向为主,投向股票和基金的资金占比尚小,信托公司主动管理能力、投研能力、资产配置能力均有待提升,且行业集中度较高。

舒广认为,信托公司要和多年深耕证券市场的券商、基金业直接短兵比拼、同台竞技,还有很多功课要补足。“如何深挖客户需求、精准定位好细分市场、打造特色投研体系、走出差异化精品服务路线,同时坚持长期主义,逐步积累产品业绩、市场口碑和品牌效应,这是信托公司需要面对的问题。”

信托转型压力大 战略管理重要性凸显

市场认为,在改革开放红利和信托牌照稀缺性加持下,信托公司没有过多依赖战略和战略管理体系,似乎也能获得高速发展,但进入宏观经济调整阶段,随着泛资管竞争加剧及严监管趋势,市场不确定性因素骤增,信托转型压力持续加大。

在舒广看来,信托转型压力下战略管理的重要性尤为突出。面对目前的环境,信托公司借鉴国际历史经验并结合我国国情,能否契合外部变化培育出内部精细化运营、组织动员与管理能力,是转型升级的核心。

“这有赖于作为顶层设计的战略管理对发展方向、目标、任务和政策以及资源调配,进行科学系统化指导。”舒广强调。据悉,去年云南信托董事会即通过了2021-2025年发展战略规划,五年内致力于从粗放与跟随式增长,向塑造核心竞争力和长期可持续发展进行转变,并对总体战略做了安排,即以聚焦泛金融机构为“一体”,以人才支撑和科技赋能为“两翼”,以标品资管与服务、另类资产管理与服务、财富管理、服务信托为“四轮”叠加七个关键因素。

在舒广看来,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是信托转型的终局。信托业务具有一定的独特性,不能是单一品种业务的转型。而细分跑道选的对不对,是一大核心问题。

“这就涉及如何深入加速客户定位和差异化研究,做好业务布局,不能在思考上懒惰,以至行动上盲目。”舒广举例称,目前,云南信托将业务梳理为三类,分别为战略培育型业务、战略基石类业务以及市场机会类业务。近几年,作为公司未来核心竞争力和收入贡献的主要来源,战略培育业务占比超额完成了公司规划目标,对收入的贡献度显著提升。

舒广进一步补充道,在实践中,有限的战略资源必须合理配置到战略型业务和关键任务之中。信托业协会的调研显示,半数以上信托公司认为战略执行过程中面临的内部困难使战略执行结果与激励考核无法实现严格匹配。“可以说,人才团队、能力结构、组织机制、运营效能、科技力量等等,都是战略面临的内部配套考验。”

无科技不信托 信托业未来是科技驱动的服务业

一直以来,信托公司存在营业网点少、流量优势弱、获客渠道窄且成本高、客户体验不强等弱势。近年来,加大金融科技投入已成为信托公司的共识。中国信托业协会的调研显示,7成以上的信托公司都把信息科技作为战略规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疫情促进了行业数字化进程,增强了远程办公、网上签约、在线财富管理等服务。

“无科技不信托!未来信托业是科技驱动的服务业。”舒广在专访中指出,金融科技是信托转型的重要抓手。这首先体现在数字化技术利于提高风险评估和定价能力,帮助客户把风险控制住,这能大幅改变信托展业的深度和广度。

舒广称,在云南信托近几年的金融科技发展中,其体会颇深。近年来,云南信托重点加大了汽车金融、资产配置、普惠金融、财富管理、家族信托、资产证券化、证券投资信托等战略型重点业务的科技助推力,从过去只服务1万个客户,到最近几年服务逾千万客户。“没有科技应用的支持是不可能让更多客群享受到信托制度的服务的。” 舒广对财联社记者感叹道。

信托科技的助推器作用还体现在提升内部运营管理的效能,降低服务客户的成本。舒广称,比如,云南信托在中后台的合规、风控、账务数据智能聚合、清算系统、估值系统的自动化对接,乃至智能招聘等环节,也加大了科技应用的比重,不断提质增效,力求“用科技让金融更简单。”

收藏
146.95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95W 人关注
695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