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观察丨从热潮到沉寂 只剩核心“玩家”的元宇宙将去往何处?
原创
2022-08-30 12:42 星期二
科创板日报记者 胡家铭

《科创板日报》8月29日讯(北京 记者 胡家铭) 近日,由丝路国际智库交流中心、丝路青年论坛、财联社、鲸平台共同举办的元宇宙产业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与会各界专家就元宇宙概念与数字经济的未来发展,进行了充分探讨。

《科创板日报》在研讨会上获悉,截至目前,全国至少已经有15个省、市在十四五规划、政府工作报告、元宇宙产业规划与扶持政策中出台了元宇宙产业发展扶持政策。同时,上海将围绕产业载体、产业人才、关键技术和产业生态、领军企业等五个维度以及要素配置层面对元宇宙产业进行深度布局。预计到2025年,上海全市元宇宙产业规模将突破3500亿元。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虽然有政府层面在产业布局上大力支持,但包括互联网大厂在内的元宇宙“玩家”在元宇宙产品及布局进展并不如意。在经历了初期元宇宙“炒房炒地”热潮之后,由于政策环境的收紧等因素,面临着诸如用户流失、应用关停等不同程度的困局。

▍元宇宙项目“落地”困局

早在8月16日,扎克伯格在脸书上传一张虚拟自拍,以庆祝元宇宙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地平线世界)在法国和西班牙上线,这也是该平台在美国、加拿大和英国等市场之外的又一次拓展。

照片中,扎克伯格手持摄像机进行自拍,他的背后是两座著名的地标性建筑——法国的埃菲尔铁塔与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大教堂,扎克伯格配文称,期待用户能够在Horizon Worlds里共同探索交流,创造使人“身临其境”的虚拟世界。

但由于该照片建模的简陋程度直追90年代的初期PS游戏画面,因此有网友甚至在该条脸书下评论:“就连PS1(1994年发布的游戏机)上的天线宝宝游戏,都比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做得好。”

美国巨头Meta的元宇宙应用尚且如此,国内元宇宙相关应用仿佛也不似此前那般“门庭若市”。此前,国内上市公司天下秀推出了虹宇宙,曾获得极大关注。天下秀方面表示, “元宇宙炒房”本就不是虹宇宙上线的初衷。作为一个测试性的元宇宙平台,天下秀本意是给其合作的网红们一个虚拟的社交空间,以此慢慢向真正的元宇宙过渡。

在近期,有多名用户爆料,天下秀的“虹宇宙”APP目前活跃用户偏少,不及此前4月份40多万注册用户的零头,且实际体验并不是很好;至于此前于虹宇宙盛行的“炒房”热潮,则在更早的时候趋于停滞。

就在扎克伯格发布前述脸书的同日,国内头部数字藏品交易平台腾讯幻核发布公告称,即日起幻核将停止数字藏品发行,用户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已购买的数字藏品或发起退款申请。

而数字藏品,亦是构成元宇宙和web3.0等数字经济的重要组件。虽然这与腾讯整体“降本增效”的动作相关,但这也侧面表明,国内元宇宙赛道的头部公司,面对元宇宙相关产品的“门庭冷落”,有的选择继续运营,有的则选择直接“退群”。这也给政策方面扶持初见雏形的元宇宙产业的发展,增加了一些不确定性。

事实上,在上述财联社参与主办的”元宇宙产业研讨会“上,有学界专家的论点均认为,元宇宙行业发展切勿操之过急,需要一个漫长的培养期。

▍元宇宙版本仍然处于“初级阶段”

在“元宇宙产业研讨会”上,中南大学教授吕鹏认为,物质条件的持续发展和精神世界的逐渐独立,使得人类逐渐从生存型焦虑中解放出来。换言之,人们的马斯洛需求层次等级开始上升。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使人们有了创建虚拟精神世界并沉浸其中的可能性。

同时,在政府元宇宙社会治理的战略思考部分中,吕鹏教授提到,需要树立“元宇宙不是法外之地”意识,其原因在于,元宇宙中也需要调节人与人的社会关系,同样需要立法予以规范。同时还需要从技术层面加强身份识别,在技术上构建“元宇宙身份识别码”,让元宇宙真正成为真实物理世界身份的延展。此外,强化元宇宙金融系统的监管、强化其公共权力介入与裁决机制,同样是政府端元宇宙社会治理的重要发力点。

但需要看到的是,目前的元宇宙形态,很大程度上是基于web2.0规则构建的虚拟世界产品,仅在部分数据上做到了“web3.0”的某些特点。因此,吕鹏教授的观点或许适用于元宇宙快速发展的时期,但在目前元宇宙的萌芽阶段,或许并不适用。

而在此前百度《智能中国》栏目发布会上,长江学者、北师大教授喻国明表示,虽然着眼未来,元宇宙是把握当下及未来数字文明社会建设的最具统合意义的参照系,但从实际操作层面,现阶段人类社会距离元宇宙仍然较遥远,如果用版本号加以区分,则是-7.0版本。在此基础上,以数字经济为核心的智能化社会建设,则是最为关键的前阶。

▍重拾“初心” 构建坚实底座

在此过程中,泡沫当然是难免的——诸如此前元宇宙地块价格暴涨、“虹宇宙”的炒房热潮便是实例。但天下秀方面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坦言,本质上虹宇宙仍然是为网络红人在虚拟世界的商业化所打造的场地,原本并未具备web3.0社区的价值属性。

另一位元宇宙研究者也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在他看来,无论是百度的希壤还是天下秀的虹宇宙,在产品形态和使用体验上仍然较为初级,“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换言之,无论是Meta的Horizon Worlds,还是虹宇宙、抑或是希壤、幻核,只是在数据上做到了一定程度的“上链”,使其具备了web3.0时代元宇宙产品的一些雏形。

这也意味着,元宇宙行业经历短暂投机热潮后的沉寂,实际上是必然发生的事件。但这也给了真正的元宇宙行业从业者创造了一个重拾“初心”,认真打磨产品形态,使其更接近真正元宇宙的安定环境。或许在行业的泡沫“出清”之后,真正的元宇宙行业核心玩家,才能抵达成功的彼岸。

关联板块
收藏
40.31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24W 人关注
7532 人关注
1.51W 人关注
7916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