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核子华曦核酸假阳:为何频发?有哪些利益关联?
原创
2022-11-28 20:36 星期一
科创板日报 金小莫

《科创板日报》11月28日讯(记者 金小莫)24日,兰州市七里河区出现核酸假阳事件,承担该区核酸检测工作的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也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有媒体查出,近三个月内,国内各地新注册了16家核子华曦。有舆论称,哪里有核子华曦,哪里就有阳性。

对此,一位核子华曦的地区负责人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称,我们是受各级政府的通知委派前去疫情严重地区进行核酸检测支援,如果真如网传人为制造假阳,我们现在肯定已经停业接受调查。

“我们去的地区,都是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是因为有阳性,所以才有核子华曦。”该负责人强调称,且大多数情况下,是当地政府出于招商引资与疫情防控的考虑,主动邀请核子华曦注册公司。

▌核酸假阳事件频发

拉长时间线来看,仅在今年内,就已发生三起核酸假阳事件。

5月初,上海市黄埔区五里桥街道居民因核酸假阳,向有关部门投诉并引发关注,涉及上市公司润达医疗的下属核酸检测机构中科润达;5月末,北京警方因“漏检、违规多管混检”等原因对金准医学、朴石医学等三家核酸检测机构立案调查。

进一步梳理来看,前述事件有一个共性特点,即涉事公司普遍体量较大。

比如,上海的中科润达,据公开资料,彼时,后者在上海拥有近300个核酸采样点;而此次造成兰州七里河区核酸假阳的兰州核子华曦,据天眼查,后者的股东方为深圳市核子基因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00%;下称:核子基因)。有媒体报道称,核子基因有37家可从事核酸检测的“医学检验实验室”。

▌庞大的应收账款开支

核酸检测作为甄别新冠感染者的重要手段,在今年也因奥密克戎疫情的爆发而增加了使用量,作为检测方的核酸检测机构,自然而然就获得了大量的订单。“核酸检测暴利”、“发国难财”等各种说法在网络传播甚广。

然而,在另一方面,又有多家核酸检测企业对记者称,企业基本不赚钱,承接核酸业务主要是出于社会责任的考虑;因为赚钱效应不高,一些小体量企业甚至已经主动退出这一市场。

此外,行业企业已普遍面临现金流吃紧的问题

据《科创板日报》记者梳理,截至2022Q3,多家有核酸检测业务的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明显提升,比如迪安诊断,后者于2022Q3的营收为156亿元,应收账款就高达108亿元。

image

上海一家较大规模的医学检验机构负责人王力(化名)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解释称,这主要是回款慢且不确定所致。“也有一些地区政府希望我们能前往支援核酸检测,但我们没有答应,实在是没有这个能力。”王力称。

王力所称的能力中,既有对核酸检测人员的招募能力,临时检测中心的搭建能力,检测设备的调度能力等,也有催回款的能力。

一位行业协会人士也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他称,在采样点,许多人加班加点为防疫,“目前企业的利润很低,回钱拿不到,还要垫付采购试剂耗材。

另一家企业则直接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称,除2020年初疫情爆发之初是企业主动请战参与核酸检测外,“近两年基本都是应各级政府要求承接常态化检测,目前我们的业务重心仍是原有的临床检测。

基于此,王力称,虽然他并不熟悉核子华曦,但从核子华曦在全国各地的布局来看,它确实有着强大的资源调度能力。

▌假阳或多为失误

同时,核子华曦因核酸检测不合规已屡次登上新闻。

据媒体梳理,2021年1月,河北省邢台市疫情防控发布会通报,承担隆尧县第二轮核酸检测任务的济南华曦医学检验有限公司涉嫌谎报检测结果,在样本尚未检测完成、未知已完成检测数量和结果的情况下,向隆尧县卫健部门反馈称,结果全部为阴性。

2022年8月,长沙核子华曦医学检验有限公司因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被长沙市卫健委处罚2万元。

此次,据兰州市卫健委官网11月25日通报,11月24日1时许,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工作人员误将个别核酸检测异常人员名单信息录入阴性人员信息包中上传至工作系统,使个别待转运人员健康码显示核酸检测阴性。兰州卫健委表示,将对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予以严肃处理。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前两次通报事件主要系操作违规所致,与此次兰州的假阳有所不同。这一次,公众的质疑主要在于,核酸检测公司有没有方法可以人为造阳?对此,王力对记者称,这在技术上是有难度的。

据王力介绍,按正常流程,当检测机构检测出阳性样本后,还需对该样本进行二次复核,如果复核结果也是阳性,检测机构才能给出阳性认证并上报至疾控,而且“为了保证科学性,两次核酸检测所使用的检测试剂必须来自两家不同的企业”

但王力也指出,如果社会面的阳性病例较多,有时候疾控为尽快尽早将感染人员的流动性控制住,也可能会直接要求检测机构将初筛的阳性名额直接上交。“如果没有进行二次复核,假阳的概率的确会大幅增加。”王力称,据他估算,可能会多出10%至15%的假阳率。

另据介绍,由于检测量大,某一家机构很难满足所有的核酸检测需求,因此,一个城市会同时存有多家甚至几十家核酸检测机构,“如果某一家机构检测结果的阳性率明显高出于其他机构,那么很快,疾控就会派人来现场督查复核。”

因此,王力推测,各地假阳案例的发生,或者是因为没有走完完整的流程(未对阳性样本进行二次复核),或是工作人员在操作中出现了失误。

其认为,此次涉及假阳性事件的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即属于后者。

据通报,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工作人员误将个别核酸检测异常人员名单信息录入阴性人员信息包中上传至工作系统,使个别待转运人员健康码显示核酸检测阴性。

“在取得核酸检测结果后,我们需要将检测数据上传至疾控系统,阴性、阳性人员各有一个文件包,但上传没有撤回键,如果把阴性的数据包误当成阳性数据包上传了,那就造成假阳了。”王力称,多地的假阳事件大概率是由于报告上传人员的疏忽所致。

“可能由于工作人员疏忽,也可能因为工作强度太大导致的疲惫。客观上说核酸检测机构是没有能力、也没有权力,随意给老百姓赋阳的,当然,主观上也没有意愿。”行业协会负责人告诉记者。

对于争议频发的核酸检测,一位上市公司高管则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凭良心和专业责任做好各项工作,坚持正道。”

收藏
72.12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6005 人关注
26.58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