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重拳整治基金代销,久富财富劣迹斑斑惨失牌照,年内已有7家第三方代销机构“退圈”
原创
2022-12-01 20:35 星期四
财联社记者 闫军

财联社12月1日讯(记者 闫军)基金代销乱象迎来重拳整治。12月1日,上海证监局发布公示信息显示,证监会决定注销上海久富财富基金销售牌照。

据悉,在注销基金销售牌照之前,久富已经多次被处罚,甚至因违反了《证券投资基金法》相关规定,构成违法行为而被调查,此次注销其牌照也是在预期之中。

早在2020年12月,久富财富已经被公募“踢出”朋友圈,此前包括易方达、广发等基金公司已经发布公告,与久富财富暂停合作。

一方面是当前基金代销一“牌”难求,另一方面,基金代销洗牌加剧,今年以来,第三方代销机构乱象频现,监管罚单不断。一旦出现罚单,随之而来的就是基金公司密集发布宣布“分手”公告。

有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公募基金公司选择第三方基金代销,只需有销售牌照,符合公司合规审核即可。但若代销机构踩“红线”被处罚,基金公司从维护基金持有人利益出发,会暂停合作。

除了久富财富,今年2月,泰诚财富也因违规被注销了基金销售业务。此外,今年以来,已有包括安存基金、科地瑞富基金、唐鼎耀华基金、晟视天下基金、植信基金等5家第三方代销机构选择主动注销基金代销牌照。

不理会监管告知书,两年获5罚

12月1日,上海证监局公示信息显示,证监会前期对久富财富作出责令停止基金服务业务的行政处罚。按照《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有关规定,近日,证监会决定注销久富财富公募证券投资基金销售业务许可证。

image

事实上,久富财富此前已经多次领罚单,被取消公募基金销售牌照,业内早有预期。

公开资料显示,久富财富成立于2011年12月13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上海久富资产、上海巴索科技分别持有其60%、40%股份。2014年1月20日久富财富获基金销售牌照。

作为较早涉足基金销售的机构,久富财富并未把握好发展时机,而是多次因不合规被监管两年5罚,直至取消公募基金销售牌照。

今年9月,上海证监局公告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21年2月10日,因久富财富未缴纳服务费用,作为公司基金销售系统的硬件设备托管机构的名贝网络,将其托管的久富财富硬件设备下架并留置,久富财富基金销售系统及依附其上的灾难备份系统灭失。

上海证监局还指出,久富财富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投资基金法》相关规定,构成违法行为。上海证监局对久富财富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于2022年7月14日向久富财富送达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告期已满。

自2020年12月至2021年期间,久富财富还有三次被处罚经历。

早在2020年,上海证监局发布《暂停办理基金销售业务事先告知书送达公告》指出,久富财富财务状况持续恶化,营业场所无人办公,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已无法满足开展基金销售业务应当具备的条件。

上述问题违反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相关规定,拟作出暂停久富财富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12个月的行政监督管理措施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证监局提到,因其他方式无法送达,而依法向其公告送达上述告知书,并要求公司在公告发出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到上海证监局领取前述事先告知书。

到了2021年3月,因无人领取前述告知书,上海证监局再次针对久富财富发布《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送达公告。重申对久富财富采取暂停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12个月的行政监督管理措施决定,并要求久富财富并要求其自公告之日起60日内到上海证监局领取《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历时近一年,久富财富依旧未理会监管告知书,到了2021年10月,上海证监局发布立案告知书送达公告:因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等法律法规有关规定,决定对久富财富进行立案调查。

证监会网站信息显示,在基金销售业务,监管一直有明确的基本监管原则。即一是要确保投资人资金安全,防止投资人资金被挪用或者侵占;二是要防止欺诈、误导投资人行为的发生;三是要严格落实销售适用性原则,充分关注投资人风险承受能力与基金产品风险收益特征的匹配。

根据天眼查显示,久富财富早已经处于经营异常状态,曾于2021年7月和2022年10月两次被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列为经营异常名录。而根据中基协网站查询,久富财富已经没有任何产品处于正在运作或清算阶段。

此次处罚,并无公募基金产品受到影响,早在2020年12月,久富财富已经被公募“踢出”朋友圈,此前包括易方达、广发等基金公司已经发布公告,与久富财富暂停合作。

基金代销乱象不止,多家机构领罚单

今年以来,基金代销机构被监管处罚现象屡见不鲜。

除了久富财富,最近的一次基金处罚来自10月14日,湖北证监局发布关于对伯嘉基金采取暂停办理相关业务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因存在高流动性资产净值未达到2000万元的法定标准、公募基金准入未经产品准入委员会审核、未对部分新销售基金产品出具合规审查意见等共六项违规行为,伯嘉基金被采取暂停办理相关业务3个月的监管措施。

处罚落地后,基金公司宣布暂停代销合作成为基本操作。截至11月24日,已有包括景顺长城、西部利得、泰达宏利、易益民基金等多家基金公司宣布与伯嘉基金暂停合作。

财联社记者不完全统计显示,仅今年下半年,已有包括伯嘉基金、海银财富、北京微动利基金、电盈基金、乾道基金、喜鹊财富等多家基金销售公司均遭到监管出具罚单,并被阶段性暂停办理相关业务。暂停时间在3个月至12个月不等。

在机构领罚的同时,乾道基金、电盈基金等相关负责人也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第三方基金代销机构依然处于野蛮生长阶段,从处罚事由来看,经营管理漏洞、内控不合规、资产净值要求成为“踩线”重灾区。比如,电盈基金、乾道基金等公司均存在取得基金从业资格人员不足20人等情况;乾道基金未设立专门的合规风控管理部门;此外,伯嘉基金、乾道基金、北京微动利基金高流动性资产净值未达到2000万元的法定标准。

中小第三方代销平台生存不易

代销机构被处罚,公募基金会火速暂停合作,也有一些代销机构未被处罚同样被公募基金开出“分手信”。

就在11月29日,鹏扬基金公告称暂停与上海长量基金销售业务,同样是在11月,华富基金多只产品暂停了与北京中期时代基金销售业务。

华南某公募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中小代销机构保有量低,而公募基金与之合作的成本与运营工作并不小,这也是不少公募基金更愿意与大平台合作的原因,从这个角度讲,强者恒强的趋势会加剧,给小平台的空间并不大。

当前第三方基金代销机构超过百家,尽管公募基金近年来规模扩容迅速,但是从代销端来看,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越发明显。

今年三季度基金代销百强榜中,银行、券商占据绝大多数份额,第三方销售方面仅有蚂蚁基金、天天基金、腾安基金等18家机构上榜。排名88的泛华普益基金非货公募保有量仅为59亿元,股票+混合公募基金保有量为36亿元。可以推算,其他八十多家第三方代销机会要小于这个规模。

从监管的角度讲,能够延续公募基金销售牌照,保有量是重要一条关键要求。

2020年10月1日起实施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规定,基金销售机构的业务许可证自颁发之日起有效期3年,每次延续的有效期为3年。

考核内容包括不存在“合规内控严重缺失”、被责令暂停办理相关业务的行政监管措施之后是否在要求期限内有效整改、“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基金(货币市场基金除外)销售日均保有量低于5亿元”等情形。

因此,对于中小平台而言,业务体量小,与其挣扎不如放弃。今年以来,包括安存基金、科地瑞富基金、唐鼎耀华基金、晟视天下基金、植信基金等5家第三方代销机构选择主动注销基金代销牌照。

收藏
59.15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99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