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推动数据要素价值释放?上海数据交易所副总经理韦志林:数据资产化是数字化转型的高级形态
原创
2023-01-12 15:45 星期四
财联社记者 崔铭
展望未来,韦志林表示,上海数据交易所会进一步发挥国家级数据交易所的职能,为数据要素流通提供底层的基础设施,具体在六个方面寻求突破。

财联社1月12日讯(记者 崔铭)继土地、资本、劳动力、技术之后,数据已成为第五大生产要素,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占据着重要战略地位。上海2023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加快建设国家级数据交易所、国际数据港和一批数据中心、算力平台等新型基础设施。

数字经济大潮下应运而生的上海数据交易所,以构建数据要素市场、推进数据资产化进程为使命,承担数据要素流通制度和规范探索创新、数据要素流通基础设施服务、数据产品登记和数据产品交易等职能。历经一年多的试运行,上海数据交易所于今年1月3日转入正式运营。

作为一条全新的赛道,数据要素市场收获了众多关注。而在热切目光之下,投资者也对该赛道的发展路径和价值有了更多深层次思考。

数据要素具备什么价值?如何推动数据要素价值释放?数据要素市场当下面临哪些问题?下一步在哪些方面寻求突破?围绕这些话题,财联社记者对上海数据交易所副总经理韦志林进行了专访。

韦志林表示,从数据资源到数据产品,再到数据资产,可视为数据要素价值释放的路径。过去所说的数字化转型更多的是数据治理,其实是数字化转型的基础阶段。数字化转型的高级阶段应该是数据资产化,也就是如何把数据资源转化为数据资产。

记者了解到,上海数据交易所设立数字资产板块。其中,有联合华谊集团(600623.SH)旗下国有老字号“回力”和发行平台哔哩哔哩(09626.HK)发行的数字资产“回力DESIGN-元年”,以及其他老字号品牌数字资产。

一直以来,数据交易存在确权难、定价难、互信难、入场难、监管难的问题。针对“五难”,去年年底《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以下简称《数据二十条》)发布,并提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作出了制度性安排。

但考虑到数据要素市场目前处于培育发展阶段,行业本身也有不少瓶颈问题。韦志林认为,缺少高质量的数据产品供给是一大难点。

“《数据二十条》中提到,充分发挥我国海量数据规模和丰富的应用场景优势。意味着我们有资源、有需求,但中间缺少高质量的产品,从数据资源到能够使用的数据产品,中间还有一段路程。”韦志林进一步解释。

韦志林坦言,现在市场上其实有很多数据产品,只是可能并没有完全释放数据的价值。由于产品方对业务场景理解不够深入,就需要大量的数商和第三方服务机构对数据应用场景和业务需求进行咨询研究、对原始数据进行清洗、治理、加工,以帮助实现产品化。“这类产业生态目前还在发展过程中。”

韦志林特别提及《数据二十条》中对于确权问题的处理,即数据资源持有权、数据加工使用权、数据产品经营权“三权分置”的数据产权制度框架。他认为,在这种制度框架下,会形成一大批围绕数据资源产品化、资产化的生产者、技术服务商、第三方服务机构,进而将更多的数据产品、数据资产推向市场。

在韦志林看来,“难点”同时意味着“机会”,数据要素从资源变成产品,会形成产业生态,带来产业增加值。

记者注意到,近期受《数据二十条》发布及上海数据交易所正式运营等因素催化,二级市场上“数据要素”板块持续活跃。不少公司推进布局,如岭南股份(002717.SZ)近日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恒润集团成为全国文化大数据交易中心场内交易主体。

就企业发展而言,只有数据资产化,才能让数字资产“入表”成为可能。韦志林对此表示,“数据作为第五大生产要素,如果说要入表的话,就要形成一个公允价值。要变成资产的话,也应该通过公开的交易市场来对它的价格和价值进行认定。”

在这一制度创新层面,上海数据交易所去年在财政部会计司的指导下组织了专题研究和企业调研,做了很多前期工作。2022年12月1日财政部发布《企业数据资源相关会计处理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

作为首提“数据资产化”并将之作为自身特色的机构,上海数据交易所不仅在制定交易规则、自主研发交易系统、为产品供给提供基础设施,以及参与国家相关政策标准制定、在制度上创新和先试先行方面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还致力于构建数商生态。

“在资本时代有券商,在电商时代有电商,今天在数字经济时代,上海数交所提出‘数商’这一概念。”韦志林表示。

据了解,上海数据交易所在全国首发数商体系,推动构建数据要素行业生态体系,围绕数据交易主体、数据合规评估、质量评估、资产评估、数据集成、数据经纪等领域,重点打造10类数商。去年11月上海数据交易所主办了“2022全球数商大会”。会上,全国首个数商协会正式揭牌。协会聚焦数据要素市场更好发展,吸引来自金融、航运交通、通讯、工业、互联网、合规评估、能源等行业的超过200家机构加入。

展望未来,韦志林表示,上海数据交易所会进一步发挥国家级数据交易所的职能,为数据要素流通提供底层的基础设施,具体在六个方面寻求突破。

一是继续致力于制度的创新和先行先试,构建起资产化路径,形成一批具有示范效应的样板企业和案例。二是发挥好国家级数据交易所的战略定位,进一步承担起数据要素流通的底层基础设施建设,加大技术研发投入。三是通过组织和构建生态,激发产品供给,推动数据产品、数据生态、数据赋能等方面的发展。四是希望能与更多区域性的交易所、行业交易中心战略合作,形成互联互通机制。五是服务于区域经济,通过数据生态形成一批产业集聚,带动一些新赛道。六是希望能在跨境数据流通方面发挥自身优势,参与更多国际数据合作和标准制定。

(编辑 刘琰)

收藏
94.57W
我要评论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47W 人关注
1.58W 人关注
1.66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