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逐年下滑 《中国好声音》母公司念起了元宇宙的经
原创
2023-07-24 19:36 星期一
财联社记者 徐赐豪
①2019年-2021年,《中国好声音》贡献营收分别为4.91亿元、3.25亿元、2.52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36.6%、29.8%及28.6%;
②该产品是星空华文旗下著名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的元宇宙版本(又称中国好声音元宇宙)的首个应用程序,预计将于年内上线。

财联社7月24日讯(记者 徐赐豪) 上市半年,综艺制作“老大哥”港股星空华文股价走势颇为犀利。

截至7月24日收盘,星空华文以117港元/股收盘,相较于2022年12月29日26.5港元的发行价,累计涨幅达341.51%。

不过,随着《中国好声音》对其贡献的营收以及毛利润逐年下滑,星空华文最近试图搭上元宇宙的列车,打造《中国好声音》首款元宇宙应用“Sing! Meta耀音”。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星空华文的元宇宙布局是一次积极的尝试,为观众和节目爱好者带来了全新体验。但元宇宙技术要素目前不成熟、用户体验较差、用户粘性较低等问题突出,商业模式也还需要市场进行长期验证。

中国好声音元宇宙版本年内上线

7月14日,星空华文发布公告称,宣布推出由与上海奥那科技(Nfkings)共同开发的“Sing!Meta耀音”产品。

该产品是星空华文旗下著名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的元宇宙版本(又称中国好声音元宇宙)的首个应用程序,预计将于年内上线。

据悉,中国好声音元宇宙根植于《中国好声音》的IP内容及现有粉丝基础,并融合Web3游戏,旨在充分释放这档老牌爆款节目IP在元宇宙及AIGC领域的发展潜力。

对于“Sing!Meta耀音”的更多详情,星空华文并未在公告中提及。元宇宙NEWS记者向星空华文方面发去采访需求,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应。

上海奥那科技(Nfkings)的官网也只有寥寥数语的介绍自己。比如投资者有BINANCE LABS、Vertex、Ventech、泡泡玛特、Team Wang。

“中国好声音元宇宙是一个让用户尽情展示自我和实现梦想的独特空间,同时也是一个社交平台,让用户感受到无尽的乐趣和惊喜。平台将为用户提供沉浸式演唱作品录制功能,用户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作品上传,供观众欣赏。” 该官网如此介绍“Sing!Meta耀音”。

image

在天使投资人、资深人工智能专家郭涛看来,“Sing!Meta耀音”打破了屏幕的阻隔,实现虚拟和现实有机融合在一起,参与者可以置身虚拟舞台场景沉浸式进行音乐创作与演唱表演,也可以与参赛歌手进行全新的互动交流。

“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可以成为音乐的创造者和传播者,这种开放式的创作和传播方式,将推动娱乐产业的变革,让更多的人参与到音乐的创作和传播中来。”郭涛说道。

“元宇宙作为一种新兴的概念,正在逐渐被各行各业所关注。而将中国好声音这一热门音乐节目与元宇宙相结合,无疑是一次大胆的尝试。”鲸平台智库专家、中国民协元宇宙工委秘书长吴高斌向记者表示,这不仅为中国好声音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也为观众和节目爱好者提供了全新的体验方式。通过元宇宙技术,可以在虚拟的世界中与选手互动、参与节目投票等,增强了参与感和娱乐体验。

元宇宙能否给中国好声音带来新机遇

星空华文的前身是“灿星文化”,2012年音乐综艺《中国好声音》的爆火,让背后制作方灿星文化在业内打响了名号,也为公司带来了大额的订单和不菲的收入。

资料显示,星空华文的主营业务有四大组成部分,分别为综艺节目、音乐、电影及剧集IP运营,以及其他IP相关业务。

不过,扛起公司收入大旗的主要为综艺节目IP制作、运营及授权,按2022年的收入计,该业务在总收入的占比达到80%左右。

热门综艺节目IP中,曾经风靡全国的综艺,如《中国好声音》《这!就是街舞》等均来自星空华文。其中《中国好声音》是星空华文最大的综艺收入来源。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星空华文的营收分别为18.07亿元、15.6亿元、11.27亿元,营收加速下滑。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82亿元、-2780万元及-3.52亿元,亏损额持续扩大。

2019年-2021年,《中国好声音》贡献营收分别为4.91亿元、3.25亿元、2.52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36.6%、29.8%及28.6%。可以看到,随着《中国好声音》热度的减退,该节目的营收与日俱减。

《中国好声音》的毛利率更是以惊人的速度下滑,2019年该节目的毛利率为46.6%,2021年仅剩2.2%。

对此,星空华文称,主要是由于疫情影响,企业的广告投放减少,以及线上媒体平台带来的授权收入减少所致。

星空华文公布,与上海奥那科技(NFkings)订立谅解备忘录。双方拟成立一间Web3娱乐合营公司香港耀星,为传统综艺娱乐内容引入具社交属性的数字经济。两者分别持股55%及45%。

很明显,中国好声音元宇宙是星空华文进军虚拟资产的一次尝试。

吴高斌向记者表示,元宇宙作为一种新兴技术,仍处于发展初期,目前还存在许多技术挑战。比如,虚拟现实技术的成熟度和用户体验的改进都需要时间和努力;其次是安全和隐私问题。在元宇宙中,用户的个人信息和交互行为都需要得到有效的保护,以防止数据泄露和滥用;此外,还需要建立起一套完善的法律和监管机制,以确保元宇宙的健康发展。

在郭涛看来,当前元宇宙产品基本都还停留在概念阶段,产品普遍粗糙、技术要素不成熟、用户体验较差、用户粘性较低等问题突出,商业模式也还需要市场进行长期验证,预计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会很长。

收藏
102.17W
我要评论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35W 人关注
2.37W 人关注
1.9W 人关注
7136 人关注
841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