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费用普增 “黄酒三龙头”上半年业绩不振 传统旺季业内却称“行情难测”
原创
2023-09-01 12:59 星期五
财联社记者 汪斌
①从今年上半年业绩来看,“黄酒三龙头”业绩依旧没有太大起色,消费场景的缺乏及增量市场发展缓慢,是导致其业绩不及预期的重要因素;
②每年进入三季度会逐步迎来黄酒行业的相对旺季,通常来讲,中秋国庆等传统节日的到来对黄酒市场将带来一定的需求增量。

财联社9月1日讯(记者 汪斌)消费复苏的风,似乎没有吹到黄酒行业。从今年上半年业绩来看,“黄酒三龙头”业绩依旧没有太大起色。

财联社记者从相关黄酒企业获悉,消费场景的缺乏及增量市场发展缓慢,是导致其业绩不及预期的重要因素。当前黄酒存量市场竞争激烈,产品创新及市场开拓成为后续产业突围的关键。

对于下半年的黄酒市场行情,古越龙山(600059.SH)、金枫酒业(600616.SH)相关人士均对记者表示,黄酒旺季在下半年,但具体情况现在很难做出判断;会稽山(601579.SH)总经理杨刚则在2023年半年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每年进入三季度会逐步迎来黄酒行业的相对旺季,通常来讲,中秋国庆等传统节日的到来对黄酒市场将带来一定的需求增量,加之公司将推出的秋收活动对提振黄酒消费会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这个行情肯定是有,但至于会不会像白酒那么好,比较难说。”一位行业人士称。

业绩增长停滞,销售费用大幅增加

上半年,酿酒行业整体复苏,多家白酒上市公司业绩增长,但黄酒企业却集体徘徊不前。

半年报显示,“黄酒一哥”古越龙山上半年录得营收7.89亿元,同比增加0.52%,净利8996.16万元,同比增长0.09%,总体业绩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距离公司“2023年力争酒类销售增长12%以上,利润增长12%以上”的既定目标尚有差距。

“黄酒老二”的会稽山上半年营收虽同比增长14.25%至6.22亿元,但净利为7851.37万元,同比仅增长1.29%,暂未实现公司提出的2023年度实现15%-20%的销售增长目标。

同期金枫酒业营收同比下滑13.23%至2.01亿元,净利扭亏,这主要是因为收到了一笔高达2亿元的房屋征收补偿款,黄酒主业则继续亏损2793.76万元。另外,上半年公司经销商较年初减少42家。

对于扣非净利润亏损原因,金枫酒业前述相关人士表示,主要是市场需求尚未完全恢复,尤其是上海市场恢复不够好,导致销售低于预期。针对下半年主营能否扭亏的问题,该相关人士称,“现在没办法给出预期。”

古越龙山、会稽山相关人士则对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公司在手订单与产能利用情况处于稳中有增的趋势。

对于黄酒上市公司上半年交出的业绩“答卷”,资本市场似乎感到失望。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半年报披露的次日,古越龙山、会稽山和金枫酒业的股价分别大跌6.27%、2.14%、2.65%。

值得关注的是,上半年三大黄酒企业的销售费用普遍大增。其中,古越龙山的销售费用1.02亿元,同比增长15.4%;会稽山的销售费用7779.21万元,同比增长47.13%;金枫酒业销售费用5386.07万元,同比增长10.13%。

对此,会稽山表示,一般情况下,增加营销投入可以对收入增长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在行业整体市场平稳的情况下,公司更加注重营销投入策略,未来几年将持续关注黄酒行业趋势,并依据市场表现,持续制定和完善更加合理的营销投入策略。

古越龙山总经理徐东良则在2023年半年报业绩说明会上表示,下半年,公司将持续加大销售费用,在品牌推广、市场拓展、消费培育和电商业务持续发力。

财联社记者查阅半年报后发现,几家黄酒企业的销售费用增幅主要源于广告宣传促销费、差旅费以及业务招待费三方面。遗憾的是,销售费用的增加,并没有带来业绩的显著增长,反而增加了利润的压力。

行业不振,转型效果尚未实现

行业龙头业绩平淡,黄酒行业亦难掩颓势。中酒协数据显示,2022年规模以上黄酒企业完成销售收入101.6亿元,同比下降20.1%;利润12.7亿元,同比下降24.3%。这已经是黄酒产业2019年的短暂复苏后,连续第三年出现销售收入和利润双下滑。

黄酒最大的尴尬在于走不出江浙沪。广东省食安保障促进会副会长朱丹蓬对财联社记者表示,黄酒市场体量本身较小,利润偏低,投入就少。加上现在品类竞争激烈,其市场空间受到白酒和啤酒挤压,毛利也没红酒高,因此全国化较难。

几家黄酒上市企业均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当前黄酒行业比较低迷,整体规模依旧偏小。上述金枫酒业相关人士对记者直言,目前行业销售偏疲软,产能有所萎缩。

会稽山认为,目前黄酒企业转型的真正挑战之处,也是黄酒品类必须完成的战略:实现产品结构化升级和品类价值的升级。因此,公司打造了“兰亭”系列高端产品,核心产品大师兰亭定价1799元。

财联社记者关注到,近年来“黄酒三龙头”都试图以年轻化和高端化为抓手进行突围,如古越龙山相继推出国酿1959系列、青花醉系列核心高端产品,其中国酿1959白玉对标53度飞天茅台,售价高达1959元/瓶。此外,公司着力打造“只此青玉”核心大单品,并表示今年力争“只此青玉”销量4万箱以上。不过,对于“只此青玉”半年的销量公司未做披露。

金枫酒业则是对其“石库门”品牌进行升级,石库门红标6年、黑标9年,石库门1921,锦绣12、经典20和石库门海上繁华,都是剑指高端。

从效果来看,黄酒巨头们寄望的“高端化增长明显”似乎并不如意。经营数据公告显示,上半年古越龙山的中高档酒营收合计5.43亿元,同比仅增长了2.18%;会稽山的中高端黄酒营收合计4.3亿元,同比增长14.14%;金枫酒业中高档酒营收合计1.38亿元,同比下滑13.53%。

在消费升级的当下,黄酒企业还将目光锁定在年轻化与全球化。针对年轻化,黄酒巨头不约而同瞄准了低度潮饮酒。

杨刚对此的解释是,低度潮饮酒逆势以30%的年化在增长,这趋势的背后,其实凸显了酒类消费正在从社交性的“悦人”,向情绪和健康价值的“悦己”转变。“我们认为黄酒符合这样的潮流趋势,这种消费和产品品类特点将有助于黄酒做强做大。”

据里斯战略定位咨询发布的《年轻人的酒——中国酒类品类创新研究报告》,目前国内潜在年轻酒饮人群高达4.9亿人,年轻人酒饮市场规模高达4000亿元,而年轻人也更加偏爱低度酒。京东发布的《2023线上酒类消费趋势报告》显示,2022年“微醺经济”持续升温,其中低度果酒产品的关注度增速较快,同比增长超150%。

为了吸引年轻消费者喝下“第一口黄酒”,黄酒上市公司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

今年7月,会稽山上线了一款名为“一日一熏”的气泡黄酒,目前集中在线上销售。公司方面称,“一日一熏”上线后,受到了年轻人的喜好,在一个多月内成为夏日爆款冰饮。截至目前,这款气泡黄酒线上销售额已突破300万元。

此外,古越龙山下属状元红公司近年来相继推出D-TOWN气泡黄酒、气氛香雪酒、状元红冰彫等年轻化、时尚化产品,并在绍兴流量最大的景区——鲁迅故里开设状元酒馆,推出黄酒咖啡、黄酒鸡尾酒等延伸产品。

金枫酒业也在试水跨界,去年12月,金枫酒业与雷允上联名推出了特型半甜黄酒“红卟卟”,主要针对女性消费群体。“我们正在尝试做年轻化的产品,还没有形成太大规模的销售,估计各家也是如此。”上述金枫酒业相关人士表示。

(编辑 刘琰)

收藏
98.23W
我要评论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636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