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对冲基金对簿公堂:员工跳槽后 超赚钱的交易策略收益立马减半
原创
2024-04-16 19:44 星期二
财联社 史正丞
①据简街资本所述,这是公司自1999年成立后,首次将跳槽去竞争对手的前员工告上法庭;
②原告表示,基于这项“成功到难以言表的”策略,公司得以“可靠地预测未来的市场活动”;
③随着两名前员工今年2月跳槽至千禧年,市场中立马出现模仿该策略的交易者,导致简街在3月使用该策略的收益减半。

财联社4月16日讯(编辑 史正丞)根据纽约曼哈顿法院的文件显示,眼下同为全球顶流的量化交易大厂简街资本(Jane Street Group)正在与千禧年(Millennium Management)资管对簿公堂,指控其与两名前员工偷窃高度机密且“极具价值”的交易策略。

image

(来源:法庭文件)

这起案件不仅是华尔街顶流基金之间不太常见的法庭直面交锋,也将成为华尔街“偷策略”争端的最新判例。

源何发起争端?

案件的核心争端与两名简街资本的前雇员Douglas Schadewald和Daniel Spottiswood有关。

简街资本介绍称,在2018年10月至2024年2月期间,Douglas受聘担任公司的交易员;Daniel则是以2018年的暑期实习项目进入公司担任交易员,2020年担任全职交易员,同样到2024年2月离职。两人目前都是千禧年的员工,并曾密切参与本案策略的开发。

在诉状中,简街资本指控称这两名员工窃取了一项“非常有价值、独特且专有”的交易策略

简街资本表示:“通过识别某些信号、策略以及分析和解释这些信号的方法,公司能够可靠地预测未来的市场活动。这项策略的成功难以言表。”更神秘的是,虽然两家基金都以量化交易闻名,但简街资本指出,被“偷”的策略并非基于“复杂的自动化计算机程序交易”。

由于诉状中有关具体策略的部分全部被涂黑了,所以目前并不清楚涉案的策略长什么样,或者与哪些资产有关。

image

(来源:法庭文件)

诉状中还提到,Douglas曾建议公司将该策略的利润从内部损益记录中删除,因为它“太赚钱了,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关注,增加机密泄露的风险”。

公开资料显示,Douglas 2011年从哈佛大学毕业后进入巴克莱资本担任证券指数波动性交易员,在简街资本期间又主管标普500指数期权的交易台。

令吃瓜群众感到沮丧的是,诉状中也明确提到,Douglas在巴克莱最终担任的职务是标普指数期权、方差互换和VIX期货做市和首席风险经理。但紧接着补了一句,因此在加入简街资本前,他并没有在[被涂黑的]领域有交易经验

简街资本在诉状中强调,为了确定这一策略,他们“花费了多年的时间和资本”。而千禧年资管通过向Douglas提供“数百万美元且远超市场水平的报酬”,避免了“独立开发成功交易策略的风险、时间和花费”,并从简街资本的损失中获得巨大的意外收益。

随着两人在2024年2月先后跳槽,简街资本马上就发现该策略的收益出现骤降。公司披露,该策略在今年3月实现的利润下降了50%,结合券商的反馈,这种情况只能归因于“市场中出现了另一家使用相同策略的竞争对手”。

此次起诉,简街资本要求法院判决千禧年资管和两名交易员立即停止使用该策略,并对“偷策略”的行为做出补偿。公司表示正在承受“严重和立即的损害”,包括利润大幅下降。

公开资料显示,简街资本在2023年前9个月的净交易收入超过70亿美元;而管理着620亿美元资产的千禧年,2023年的收益率接近10%,好于多数同类型的策略投资机构。

历史首次发起类似诉讼

简街资本表示,自从1999年成立以来,公司从来不要求员工签署禁业协议,在本案前也从来没起诉过离职前往竞争对手公司的前员工

简街资本在诉状中表示,在合法情况下,来自前员工的竞争是可以预料的,简街不会对这样的离职提出问题,然而公司也不会简单地向违反保密义务的前员工屈服。

为了避免诉讼,简街资本曾在今年4月3日向千禧年资管和两名前员工发函,要求他们停止使用自家的策略交易,然而这一要求立即遭到拒绝。

随着华尔街顶流基金愈发依赖技术、算法和AI从市场中获利,暴利驱使的犯罪活动和顶级基金的互相指控,也时不时出现在公众的眼前。2015年时一名Two Sigma的前分析师因“偷窃公司交易策略和模型”被纽约法庭定罪。更早之前,千禧年也曾因挖角文艺复兴基金的前员工后被指控不当使用该公司的量化策略,两家公司在2007年达成和解。

收藏
94.16W
我要评论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9.11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