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通退出! “风投之城”合肥加入S基金阵营
原创
2024-04-21 08:54 星期日
财联社记者 余诗琪
①安徽省首支“S基金”——合肥市共创接力创业投资基金完成注册设立,规模28亿元,由兴泰资本牵头组建并担任基金管理人。
②这只新生的S基金得到了合肥各级国资的支持,而这也是中部地区首只国资体系的S基金。

《科创板日报》4月21日讯(记者 余诗琪)S基金阵营又添新成员。

日前,安徽省首支“S基金”——合肥市共创接力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完成注册设立,规模28亿元,由兴泰资本牵头组建并担任基金管理人。

接近安徽国资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这只S基金是合肥国资“3+N”系列产业基金的重要组成部分,由合肥国资委统筹协调设立,管理方兴泰资本是合肥市属金控平台下的股权投资机构。

他表示,合肥以及安徽省内国资一直都很关心S市场的动态。今年1月证监会批复同意安徽省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基金份额转让试点后,筹措S基金就被提上了日程,合肥市属国资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

S基金阵营“上新”

从这只S基金的股东阵容,也能看出合肥对其的重视。

牵头的大股东兴泰控股,是经合肥市国资委授权经营的地方金融控股集团,曾发起设立了建信信托、徽商银行等地方金融企业,旗下的兴泰资本管理着合肥市高质量发展引导基金、市产业投资引导基金等政府引导基金。此次兴泰控股认缴了11亿元,持股39.29%。

由兴泰资本管理的合肥市产业投资引导基金,是S基金的第二大股东,此外它还联合合肥百大、合肥城建、安徽公共资源交易集团、合肥客运、合肥轨道、合肥供水、合肥工业科技、合肥引江济淮投资公司等合肥国资企业,一起出资S基金。

可以说,这只新生的S基金得到了合肥各级国资的支持,而这也是中部地区首只国资体系的S基金。

在合肥之前,上海、深圳、广东、江苏、四川等地的国资已经有了不少动作。一家中部地区引导基金的管理方对《科创板日报》表示,中部地区的机构其实一直都在关注S基金市场的动向,在基金小镇举办的研讨会上S基金一定是个热门话题。市场有大量做S基金的诉求,但落地到实操层面如何做,还存在很多疑惑。

在上海、深圳等地,S基金正在经历从试点到规范化的过程。

2022年9月,上海市金融局等六个委办局联合发布《关于支持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开展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工作的若干意见》,支持各类国有基金份额通过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开展转让试点;引导各类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份额及其投资的企业股权,通过上海股交中心转让退出。

去年5月,上海科创基金与上海国际集团、松江国投集团、成都高新策源、海通创新、齐鲁投资等投资人,签订了上海科创接力一期基金合作协议。这是中基协私募新规实施以来备案的首支S基金,也是业内首支集聚银行、证券、保险等多类型金融资本以及多地国有资本、引导基金的S基金。

今年年初,上海进一步加码S基金,在《关于进一步促进上海股权投资行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提出,大力推动二级市场基金(S基金)发展,支持各类主体在沪发起设立S基金,股权投资集聚区对S基金新设(迁入)建立绿色通道;开展S基金运作模式创新,做大份额转让型交易,拓展接续型、重组型等交易模式,逐步形成行业标准。

深圳则以联盟的方式推动S基金。2023年6月,深圳成立S基金联盟,以深圳私募基金业协会S基金专委会为框架设立,由深创投、中国信达、深圳天使投、达晨财智、招商局资本等市场头部机构组成的S基金专委会,将作为联盟的常设机构。

现在,S基金的风吹到了安徽。在上述接近安徽国资的人士看来,S基金在国内逐渐从新兴事物变为未来的主流风向,重视私募股权投资的合肥和安徽,都希望能在这一处于快速发展阶段的新细分领域,走在市场前列。”

退出,还是退出

“风投之城”加入S基金阵营,核心目的是退出。在其官方介绍中明确指出,是为了进一步畅通基金退出路径而设置。

管理方兴泰资本也表示, 将以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为优先目标,积极对接各类合作伙伴,按照市场化运作模式,根据不同投资标的,采取差异化投资策略,形成培育科创产业创新的资本接力机制,尽快实现“S基金”在安徽省的首次投资运作。

这也是市场对S基金的主要诉求。不同于传统私募股权投资,S基金会直接从投资者中收购企业的股权或者承接基金份额,在整体IPO市场减缓的环境下,其多元化的退出方式备受关注。

“退出”正是今年一级市场的关键词。有投资人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继全员募资、全员投后之后,机构又开始了全员退出。“最近几年,几乎每一年创投行业的着眼点都在变化,2022年强调的是投后管理,2023年讲得最多的是招商、返投,2024年就变成退出了。以前这里难、那里难,可能还只是概念,现在所有难题都变得更加真实具象了。”

“all in 退出”的不只是GP,作为出资方的引导基金们也在想辙。大批早期设立的引导基金已开始进入退出期,仅2022年处于退出期和延期的基金规模,就分别为12.9万亿和1.7万亿,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长中。

“我们从去年开始逐渐把重心放在了退出上,对子基金的考核里也把退出的权重拉到了最高。但IPO收紧等市场环境的变化,还是影响了子基金管理人的节奏。怎么畅通基金的退出路径,应该是大家共同的难题。”一家华东地区的政府母基金管理方告诉《科创板日报》。

亦有投资机构IR表示,随着基金进入退出期,LP方面基本上每周都会来问退出进度,压力非常大,而且既要考核IRR,又要DPI,还有流程合规的问题。

在上述华东地区的政府母基金管理方看来,越来越多的地方国资和引导基金开始参与S基金,也是退出路径变化后的必然。过去以IPO为主的退出环境已不复存在,现在无论是GP还是LP,都要尝试更多元化的退出方式,他们近期也在了解S基金的运作模式和操作细节。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尽管市场热度渐起,国内S基金作为一个非标交易,各市场参与方在推进交易时,诉求不完全一致,会产生各种问题和挑战。

有了解S交易的市场人士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S市场现在的市场接受度明显有所提高,但实际交易规模还没有真正起来,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影响因素是资产定价。“了解到的不少交易,买方都是上来就谈打折,有点打着流动性的幌子割韭菜的意味,很多都不是按照公允价格去谈的。”

除了资产定价这一关键因素外,如何与原基金LP进行交流、何时交流以及提供哪些方面的信息等,都对最终促成S交易顺利完成起重要作用。

尽调、估值、定价、退出,S基金的每一步都有难度。加上转让评估、审批流程复杂,产品结构和交易策略较为单一等问题,S基金虽然得到多地政府政策的支持,但实操之路仍充满挑战。

不过,引导基金和地方国资的“亲身下场”,无疑会给S基金的市场带来更多机会。

收藏
105.9W
我要评论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8868 人关注
3.82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