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与空头博弈:何以突破千亿美金?
2020-02-14 11:20 星期五
王瑞|亿欧

这些天大概是马斯克最开心的时刻。

尽管特斯拉股价飙升又暴跌,但美东时间2月12日收盘时,它的市值仍达1383亿美元,在短短1个多月内增长了78.6%,成为了仅次于丰田的全球市值第二高的汽车企业,将大众、通用、菲亚特克莱斯勒甩在身后。

抑制不住兴奋的马斯克,在推特上连发三个火焰符号,毫不掩饰自己对于特斯拉市值飙升的得意。

image

马斯克推特截图/推特

这对于特斯拉的空头们,无疑是一个重创。

仅在2月3日、4日两个交易日中,由于特斯拉股价暴涨,空头共承受了57亿美元账面亏损,大大超过其在2019年全年28.9亿美元的损失。

image

特斯拉股票K线图/东方财富网

特斯拉与空头们的博弈,处处透露着四个字:针锋相对。在这场以亿元美金为单位的游戏中,特斯拉的股价越涨越高,空头们的损失越来越大。

但市值飙到万亿元后,特斯拉如何支撑这一估值?

与空头博弈

早在2013年,空头们便盯上了特斯拉。知名“大空头”詹姆斯·查诺斯(James Chanos)是一名坚定的特斯拉看空者,2015年接受彭博社采访时,他曾表示特斯拉的价值被严重高估,因为造车绝非易事。

面对空头们“咄咄逼人”的态势,彼时的马斯克并无太多还击的手段,特斯拉公司也开始深陷亏损与人才流失的困境中。

2016年第一季度,特斯拉净亏损达2.8亿美元,同时,豪华SUV Model X的交付遭遇跳票。多重不利因素的影响下,公司多位副总裁选择离职,其中包括马斯克的左膀右臂:生产副总裁雷格·瑞秋(Greg Reichow)与制造副总裁约什.恩赛因(Josh Ensigh)。

image

特斯拉Model Y/特斯拉官网

按捺不住的詹姆斯·查诺斯开始动手,他认为特斯拉当时200美元左右的股价很不合理,“一家连下季度交付数量都无法确定的公司,大家却深信它能在2020年或2025年能干一番大事业。”

空头们的动作干脆迅猛。

据金融分析公司S3 Partners数据,2017年6月,特斯拉的空头头寸突破百亿规模,达到104亿美元。马斯克在推特上转发了这一数据,并附带一条“could be worse”的评论,意指做空特斯拉的情况可能会更加糟糕,“空头们巴不得特斯拉‘死亡’,这样他们就可以坐收渔利。”

大手笔并没有立刻为空头带来盈利,整个2017年,他们在特斯拉头上累计亏损35.6亿美元。但詹姆斯·查诺斯看空特斯拉的立场并未动摇,“不管特斯拉股价达到多少,都是没有意义的,我认为它的价值为零。”

2017年底,特斯拉旗下Model 3实现正式交付,马斯克与空头们的博弈也进入白热化。

按照马斯克2006年上传到特斯拉网站的计划书,特斯拉的发展历程大致分为三步:先造跑车;用造跑车赚到的钱,造便宜的车;用造便宜车赚到的钱,造更便宜的车。价格低廉的Model 3一旦实现大规模量产,特斯拉或将“咸鱼翻身”,这是空头们不能容忍的。

image

特斯拉Roadster/特斯拉官网

2018年年中,多家投行机构对Model 3能否顺利量产表示质疑。知名对冲基金经理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曾表示,一旦特斯拉无法按时交付Model 3,其将在3-6个月内倒闭。

马斯克开始对空头的反击。

2018年8月8日,马斯克向全体员工透露,正考虑将特斯拉进行私有化,并在推特上透露了420美元的股票回购价格。退市意愿曝光后,特斯拉一度涨至停牌,并在复牌时继续上涨至380美元,全天累计上涨11%。

与此同时,Model 3的交付量开始飙升。2018年上半年,Model 3仅交付2.6万辆,但到了下半年,其交付量突破10万大关,全年交付量也逼近14万辆。在“私有化”事件与Model 3交付量的支撑下,特斯拉股价全年上涨6.9%,空头们则承受着14亿美金的亏损。

2019年上半年,空头扳回一城。当时,特斯拉稳固的城池出现缺口。由于裁员、利润下滑等原因,特斯拉股价在当地时间2019年1月18日暴跌13%至299.73美元,成为纳斯达克100指数中表现最差的企业。2019Q1财报中,特斯拉交出单季亏损7亿美元的成绩,公司销售额与账面现金也不断剧减,华尔街对其大失所望。2019年6月,特斯拉股价一度跌至177美元的低点,跌回2016年11月的水平。

马斯克叫苦不迭,空头们却赚到盆满钵满。仅2019年1月至5月,后者在特斯拉头上就赚了近40亿美金,一时间“气势如虹”,双方的“嘴仗”打得愈加激烈。

马斯克坚持认为,除特斯拉以外的电动车都是马车,绿光资本创始人大卫·埃因霍恩(David Einhorn)则怒怼马斯克引以为豪的自动驾驶,称其堪比“马粪”。

不过,空头们的高光时刻并未持续多久,随着特斯拉2019Q3财报的发布,形势对于特斯拉越来越有利。

财报显示,特斯拉2019Q3营收为63亿美元,净利润为1.4亿美元,实现了2019年首个单季度盈利。截至第三季度末,特斯拉现金及等价物增加了3.8亿美元,自由现金流也达到3.7亿美元。

image

制表人/亿欧汽车分析员 王瑞

随着上海超级工厂迅速落成,与电动皮卡Cybertruck正式发布,特斯拉的股价一路水涨船高,并在2019年12月31日以418.4美元收盘。直线上升的特斯拉股价令空头们损失惨重,后者不仅赔光了上半年的利润,还在2019年全年“倒贴”了28.9亿美元。

部分空头开始“服软”。2019年底,一直看空特斯拉的瑞士信贷公开承认,特斯拉在电动汽车的软件与电动化方面处于领先位置,公司旗下分析师丹·利维(Dan Levy)在一份投资者报告中称,“应当在适当的时候给予特斯拉应有的信任”。

但空头中也不乏“硬骨头”。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坚持认为,特斯拉最终将被剥夺科技公司的光环,其股价最终也将回归传统汽车公司的正常水平,250美元是目标价格。

然而,2020年以来特斯拉股价持续飙升,这使得摩根士丹利也低头。近日,亚当·乔纳斯改口称,特斯拉确实处于领先地位,“其已从汽车股票,转而被视为技术股,与亚马逊、苹果和谷歌并驾齐驱”。

与空头的博弈中,马斯克与特斯拉已然占据上风。

华尔街的新赌场

从短期来看,特斯拉股价飙升的动力主要来自三方面。

其一,特斯拉不断涌出利好消息。2019Q4财报中,特斯拉实现73.8亿美元营收与1.3亿美元净利润,实现连续两个季度盈利的同时,账面现金达到67.8亿美金,已然“不差钱”。此前,空头们做空特斯拉的一条重要理由是:特斯拉资金困难,随时可能倒闭。

特斯拉全年交付量达到了创纪录的36.8万辆,其中Model 3的销量达到了30万辆,连续四个季度实现销量增长。与此同时,特斯拉中国超级工厂正式进入生产,并实现首批国产Model 3的交付,产能实现“扩军”,规模化效应即将形成。

image

制表人/亿欧汽车分析员 王瑞

2019Q4,特斯拉的汽车毛利率达到20.9%,远高于2018年福特1.8%与通用9.3%的毛利率。

特斯拉的毛利率或仍有上升空间。据投资机构ARK Invest的预测,特斯拉汽车毛利率很可能将在2024年达到40%,其做出这一判断的主要依据是莱特定律:生产成本与生产规模成反比。

截至目前,全球电动车产量约为540万辆,不足燃油车产量的1%。电动化是大势所趋,因此,在电动车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特斯拉,其销量未来几年大概率将获得快速增长,规模效应将带来成本下降。另外,由于电动车的技术较燃油车仍不成熟,其一旦取得技术突破,降本将指日可待,提升毛利率也将“水到渠成”。

其二,飙升股价正在形成“逼空”效应。有消息称,此次特斯拉股价飙升,令空头损失惨重,后者不得不匆忙买入特斯拉股票,以避免遭受进一步的损失。大量空头的同时买入,进一步推高了特斯拉股票价格,并且会阻止新的做空行为出现,特斯拉股价的垂直走势十分符合“逼空”行情。据数据公司S3 Partners统计,在过去一个月内特斯拉被做空股票数量已经下降了5%。

image

特斯拉Model 3内饰/Unsplash

其三,FOMO(Fear of Missing Out)情绪的蔓延。股价的飙升,或吸引大量投机者进入,“在我看来,(特斯拉股票飙升中)似乎有疯狂的投机活动。”Trade Alert创始人亨利·施瓦茨(Henry Schwartz)透露到,他的评价代表了许多投资者的态度:特斯拉大涨并没有得到基本面支撑。

但是多数投资顾问和机构,根本无法全身而退,“如果特斯拉的价格升至1000美元,他们却没有所有权,该如何向客户交待?”Gerber Kawasaki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斯·格伯(Ross Gerber)表示。

“按照基本面交易特斯拉股票的人们正在受到伤害。”Bright Trading LLC的自营交易商丹尼斯·迪克(Dennis Dick)透露,像他这样的专业人士也害怕卖掉特斯拉股票。

股票的飙升与基本面被看衰之间的矛盾,使得部分空头对做空特斯拉“念念不忘”。知名做空机构香椽在推特中表示,“我们喜爱特斯拉,也曾承诺永远不做空,但如果马斯克本人是一名基金经理的话,他也会选择做空特斯拉。”

特斯拉股票上涨的另一条逻辑线是,其在电动车市场中处于绝对领先的地位,并且与竞对的差距越来越大,“特斯拉在电动车领域处于领先地位,比新闻报道的还要遥遥领先。”Lucid Motors Inc.首席执行官彼得·罗林森(Peter Rawlinson)在彭博新能源汽车峰会上表示。

相较传统汽车厂商与竞争对手,特斯拉的Auto Pilot自动驾驶系统与OTA系统更胜一筹,前Model S首席工程师罗林森(Rawlinson)称,“德国制造的汽车很好,但其在科技层面(与特斯拉)仍然存在明显差距。”

此外,特斯拉还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超级充电网络,一个领先行业3-5年的电动汽车研发团队,以及一个自带流量与溢价的汽车品牌。

传统车企开始认识到差距。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赫伯特·狄斯(Herbert Diess)就曾在上个月告知高层,特斯拉之所以值钱,是因为汽车正在成为最重要的移动设备。

image

特斯拉“小行星撞地球”/推特

“十年之内,特斯拉的营收有望突破1万亿美元。”持有特斯拉163万股的巴伦资本创始人荣·巴伦(Ron Baron)表示,他一股也不会卖。

何以支撑万亿估值

对特斯拉的估值,犹如一枚硬币的两面。一些人认为1000亿美元是天花板,也有人相信特斯拉有万亿美元想象空间。

2月4日,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在微博中表示看不懂特斯拉的股价。他认为,智能汽车领域会出现多家千亿美元的公司,但汽车与手机行业不同,很难实现赢者通吃与超高毛利,“我没有看到当前特斯拉高估值的逻辑。”

特斯拉的股价也确实开始受挫。截至2月5日收盘,特斯拉股价暴跌17.2%。Canaccord Genuity的乔纳森·多斯海默(Jonathan Dorsheimer)将特斯拉的股票评级由买进下调为持有,并警告第一季度可能“重新设定期望”。

image

美国时间2020年2月5日收盘特斯拉股价情况/东方财富网

不过,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表达了不同意见,2月5日,他在雪球社区力挺特斯拉,并表示特斯拉的市值增长完全符合自己当初的预计,“正如诺基亚、摩托罗拉挡不住苹果、华为和Google,苏宁、万达、沃尔玛挡不住阿里巴巴和亚马逊一样,传统汽车厂商同样挡不住特斯拉。”

从电动车市场的销量情况来看,特斯拉的优势已然明显。2019年,特斯拉以36.8万辆的销量成绩霸占全球电动车销量排行榜第一名,销量同比增长50.1%。唯一上榜的同级别对手是宝马,销量落后特斯拉近24万辆,“奥迪e-tron、捷豹i-Pace、奔驰EQC这些特斯拉杀手,连蔚来ES6都打不赢,更别说掌握OS与AI芯片的特斯拉了。”李想表示。

image

制表人/亿欧汽车分析员 王瑞

虽然特斯拉股价在飙升后遇挫,但其稳定在700点以上并非难事,Webbush分析师丹尼尔·艾夫斯(Daniel Ives)相信,特斯拉股票将坚守在700美元左右,并“将有可能因为其中国业务的潜力而再次获得增长”。

当下,上海超级工厂正式投产,国产Model 3已经实现首批社会车主交付,国产Model Y项目已经启动,马斯克曾表示,按照中国消费者对SUV车型的偏爱,Model Y的销量将起码与Model 3销量持平,后者仅依靠进口车型,去年在中国市场就获得了3.6万辆的销量。因此,特斯拉极有可能在2020年进一步取得销量突破。

image

制表人/亿欧汽车分析员 王瑞

从短期看,特斯拉股价能否继续增长,将取决于其2020Q1财报情况,一旦其实现连续三个季度盈利,股价增长将成为大概率事件;从中期看,特斯拉股价走势将受其在华业务开展情况的影响,国产Model 3与Model Y的销量将成为重要指标;从长期看,特斯拉股价将取决于其能否证明自身是一家科技公司,其完全自动驾驶技术的落地或将起到决定性作用。

马斯克与空头之间仍将“势不两立”。

2018年,特斯拉股东批准了充满争议的马斯克薪酬方案,方案中包括12批股票期权奖励,每批占当时发行总股份的1%,在达到市值里程碑时向马斯克授予。第一批的里程碑为市值1000亿美金,此后每次里程碑以500亿美元递增。当特斯拉的市值达到6500亿美金时,马斯克将获得所有期权奖励。

空头们则希望特斯拉的股票继续暴跌,挽回其数以百亿美金计的亏损,并获取丰厚的利润回报。截至目前,空头在2020年的损失已达到百亿美金。

如今的万亿市值,对于特斯拉而言,是天花板?还是一个台阶?这要看马斯克描绘的梦,能实现多少。

收藏
146.59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2.08W 人关注
2.91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