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维家创始人周宇翔: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思维是开放利他
资讯
2020-07-29 20:58 星期三

随着消费互联网的流量红利不断消退,产业互联网逐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目光。加上“新基建”的政策东风,产业互联网也呈现加速发展的态势。

简单地说,产业互联网是借助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将产业上下游企业的数据连接起来,重构传统产业的业务链和产业链,提升效率同时优化资源配置的一整套解决方案及各类参与主体集成的平台。事实上,在这条赛道上,几年前就开始出现了在不同行业深耕的创业者。而现在,政策东风叠加市场培育的初步显效,这些产业互联网运营商也开始迎来收获期。

丽维家就是其中的典型之一,这是一家聚焦家居行业上下游整合平台的产业互联网公司,目前该公司的年营收已经超过10亿元,冲击资本市场也已经提上了日程。近日,在《财联社》、四川国际会展与金蜜智造共同发起的“产业互联•星辰计划”中,记者与丽维家创始人兼CEO周宇翔进行了一场对话,看看其发展路径能否为在产业互联网这一赛道上冲刺的创业者们提供一些值得借鉴之处。

记者:互联网融合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融合方面,我们从丽维家的平台中已经能看到一些落地的应用,能否详细讲解一下,如何去实现这种连接和融合?

周宇翔:丽维家的前身就是从家居制造业起步的,不过,从丽维家这一平台诞生之日起,互联网基因就镌刻在丽维家的骨子里。凭借对产业互联网系统、营销工具、管理工具的多年研发积累,丽维家推出了家居生活平台——惠享家SaaS化服务工具,实现了从“供应链→产品链→服务链”的全链条服务。

也就是说,从供应链到生产制造到营销渠道,再到终端客户,都能在我们的平台上实现连接。另一个核心的观点是,还是要依靠产品和产业去连接,而不是仅仅靠软件。比如我们跟家具工厂的合作,我们不仅仅是给它带去订单,还能提供集采服务,比如板材、五金等原材料,通过平台集中采购,可以为工厂降低采购成本,加上其他的多维度服务,最终达到为企业降本增效的目的。

传统家居大卖场近年来也在做一些线上平台的试水,这类线上平台更多还是偏营销端,相当于把一部分卖场功能搬到了线上。而我们的不同在于,我们更多是往家居产业的中上游去走,从供应链到产品设计、制造等各个环节,把这些产业链上的节点都以数字化的形式打通,这就可以形成全产业链的数字化,实现家居产业与互联网的充分融合。

记者:当前,产业互联网已成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近年来,在各方共同努力下,我国产业互联网的创新发展步入快车道,已经逐步从概念普及进入落地实施阶段。对此您如何看待?从中有否发现哪些发展趋势?

周宇翔: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确实感觉到这个行业发生了一些重大的变化,从营销端到生产端再到供应端都有,总的来讲还比较散乱,但这种变化为产业互联网提供了更快发展的基础。

产业互联网正是在各个维度的信息不透明基础上,基于产业的实际需求、用互联网化的工具不断去提高这种透明度从而发展起来的。就拿我们丽维家为例,家居产业互联网就是近十年内发展起来的,这个行业具有诱人的发展速度和获利能力,在普及面和反应速度上的重视程度都要远大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

目前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SaaS业务属于产业互联网的入门期,需要构建完整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包括SaaS、PaaS、IaaS和边缘层,尤其是核心层中台的搭建。我们公司在2019年就打造了美好家居产业互联网平台SaaS化系统——惠享家,完成了核心中台完整的搭建工作,具备了产业互联网的基本架构。接下来,融资、融智、融其它资源和产业融合是现阶段的重点,这将有利于产业互联网平台的核心发展和力量迸发。

记者: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产业互联网在核心技术、标准体系、产业支撑、安全保障等方面还存在着一定差距。以您和丽维家的实践经历来看,目前我国产业互联网平台发展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什么?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周宇翔:我认为问题主要集中在人和产业创新增效上。第一是跨界人才的培养,参与人需要完成新兴专业知识的学习,具备一定的行业认识和前瞻预见,以我们公司为例,也需要多元化的复合型人才,既要懂家居工厂的制造工艺,也要懂信息技术;第二是领导跨界团队,能带领这些人的领导者,不但有人格魅力还需要有跨界知识和一定的领导力及行业情怀;第三是实现产业创新增效,这是发展产业互联网的一个重要目的,是所构建产业生态系统的新模块,新事物从0到1,建设过程需要有足够的底气和破局思维。

还是以家居行业为例,内需市场很大,可以充分细分,但也因此拉高了成本。而在供应链环节,林业资源是否可持续?板材的溯源体系是否健全?产业的标准、规则都还不完善,这就需要产业互联网来扮演一个整合者的角色,需要有一种开放、利他、共享的思维,才能打破单一贸易思维和生产制造销售思维的局限。这对于我们产业互联网平台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你要保证进入这个平台的工厂能够切实有效地降本增效,这些工厂才会越来越多地接入这个平台。

记者:从丽维家的发展历程看,也是经历了几个阶段,能否分享一下,在每一个阶段的选择关头,都是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出于什么样的战略考量?有没有一些试错的阶段?

周宇翔:丽维家成立于2012年,那时候我们还专注于传统定制家具产销,以国内首个家居定制电商O2O定位。

从2015年开始,流量红利逐步消失,我们也深感单品定制的积累不够,同时供应链端存在的痛点也日益清晰,这种痛点和很多中小家居制造企业是一样的。这一阶段是因为想做品牌,从而去打通最上游到最后一公里的产业链条。

2016年,我们开始以产品和服务为平台上的企业开放赋能,到2018年,开始形成产业互联网的形式,实现了供应链端的云仓管理,以及营销多元化、数据连接云工厂、SaaS化营销平台等多维度面向B端的服务体系。

事实上,我们也是经历了从1.0消费品牌到2.0开放赋能的两次迭代后,迎来了今天3.0时代的产业互联网平台。

在2018年,丽维家也抓住了经济增长新形势,顺利完成了同创伟业、前海母基金、德同资本、汉理资本的数亿元C轮融资。在同年,完成了供应链全面整合,引入中林、福人等合作工厂全面进入智能制造时代。2019年丽维家打造的家居产业互联网平台正式起航,美好家居生活平台Saas化系统——惠享家正式上线,这可以说是我们搭建完成大家居产业互联网平台的里程碑。

今年以来,疫情的洗礼,使我们更加看清行业发展面临的局限和大环境趋势下的产业互联网转型必然。因此,2020年是丽维家的搏命年,今年丽维家首要目标是去标签化,而西博会则是搏命年里重要的一环,以明星加持流量的星耀计划及直播带货两大抓手是由「丽维家制造」到「丽维家标准」的制胜法宝。

记者:目前丽维家的模式被定义为S2B2C,S2B概念是阿里参谋长曾鸣提出来的,同时他称“在未来五年,S2B是最有可能领先的商业模式”。能否详细阐述一下丽维家的S2B2C模式具体是如何运转的?在整合无数的小B端的过程中,您认为最大的难点是什么?丽维家如何解决这些难点?

周宇翔:S2B2C是在新零售业态框架下被提出的,在应用层面受各行业各企业广泛热捧和追逐。S2B2C即整合供应链的S平台,赋能小B,一起服务C。S2B2C是B2C、B2B之后,实现C2B之前的过渡性平台模式。

一个“平台”的运行是否成功,取决于它提供的功能是否被平台的参与者和使用者所接受,这个“功能”即是平台的价值所在。所以,我们在研究作为S平台应该具备的能力时,充分考虑了参与者和使用者的需求为驱动,即小B和C的需求。事实上在我们这个平台上,S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我们的营收很大一部分也来自于这个环节,即供应链端。

基于小B和C的需求,S应具备集合供应商、高效物流、设计、全流程信息化、与C互动、产业大数据、供应链金融、拓展小B等核心能力。丽维家将各项能力落地到了PB业务、物流(包含仓储、运输、上门、安装)、CMF设计、全流程IT系统、VR+设计工具、产业大数据、供应链金融等各个方面,从而在S2B2C模式下精准解决所遇难题。

记者:在产业互联网平台的底层数据接入方面,跟无数B端供应商的软件对接、数据打通时,通常存在哪些障碍?丽维家如何解决?如何在数据打通的同时保障平台上无数B端用户的数据安全?

周宇翔:供应商的数据互通,会通过三个层面进行:中小型的渠道类供应商会用惠享家本身的产品功能进行直接销售和订单的管理;有电商运营经验的供应商后期可以通过惠享家对接各类大平台的电商推客进行整合;对于大型供应商可以向外提供开放api接口或者定制对接供应商接口。

面临的主要障碍是商品、订单流、资金流和物流信息的整合对接。但目前这些障碍也在逐渐被排除。

安全性方面,丽维家一直使用阿里云作为底层IaaS及PaaS的支撑平台,在系统运维、网络及接口安全上继承阿里云的稳定性和安全性,例如,对象存储、缓存、数据库、云主机等高可用性,也可进行弹性扩容、跨区灾备、精细化的监控预警,保证平台的稳定高可用运行。

同时丽维家的SaaS化服务都集成细粒度的接口权限控制,给予B端用户应用系统不同业务参与角色权限的配置管理入口,让B端可以根据业务灵活配置。丽维家的系统按不同的B端用户的角色进行了严格的SaaS化数据隔离。

我们的平台由阿里云认证的运维服务商提供强大的安全运维支持。对于在线交易,平台对接了具有支付牌照及符合国家监管要求的支付平台提供专业化的技术服务以保证B端用户的交易安全。同时,平台也会根据发展需求应用阿里云平台或者服务商提供的强大安全防御服务。这些举措,能够保证我们的用户在平台上各个环节的数据安全都得到保障。

收藏
109.24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