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聚会下的“隐秘角落”:北京车展缺席者
原创
2020-09-25 17:18 星期五
财联社记者 刘阳

财联社(北京,记者 刘阳)讯,9月26日,2020北京国际车展将正式拉开大幕。年初爆发的疫情,不仅一度让全球汽车工业陷入停顿,更让日内瓦、底特律等国际车展取消或延期。

作为今年全球唯一举办的国际五大A级车展之一的北京车展,既是车企的“秀场”,亦是“战场”。其中,有人踌躇满志,有人黯然神伤,更有人提前离场。

沮丧落幕的法系车

当初踌躇满志希望在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分杯羹时,浪漫的法系车一定没有想到,离场会来的如此之快,并且大有全军覆没之势。

随着股权转让的完成,在北京车展开幕一个月前,东风雷诺正式更名成了东风汽车(武汉)公司。这意味着,雷诺已完全退出股东行列,由东风公司100%拥有。根据最新工商注册信息显示,新公司不再涉及整车业务,其进出口业务调整为仅限货物及技术相关。至此,东风雷诺被彻底写入历史,旗下国产车型科雷嘉、科雷傲、科雷缤和e诺,也随之停产。就连工厂,也被转至东风旗下高端品牌岚图。

三年前的10月,彼时还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董事长卡洛斯•戈恩来到了中国,并亲自宣布了联盟的“2022愿景”,其中,东风雷诺的目标是至2022年实现在华销量40万辆。然而,在随后的2018年东风雷诺全年限量仅5万辆;2019年,这一数字已不足2万辆。

在度过自己在中国市场6周岁生日四个月后,雷诺宣布,退出中国乘用车市场,东风雷诺就此离场。

与东风雷诺命运相仿的,是另一法系品牌——DS。在去年12月长安汽车挂牌出售所持长安PSA合资公司50%股权后,这家入华仅7年的法系豪华品牌事实上已与中国市场渐行渐远。及至今年5月,长安汽车和PSA集团出售给宝能汽车的股权完成结算,长安PSA最终曲终人散。

尽管DS意图留在中国,但市场环境的变化,已很难再有翻身的可能。

东风雷诺、长安PSA虽然远去,但法系车困局仍在继续。目前,“元计划”已实施一年的神龙汽车,尚未能摆脱销量不佳的处境。乘联会数据显示,8月,神龙汽车销量2431辆,同比下降57.38%;1-8月,销量28357辆。今年上半年,神龙汽车亏损13亿元。此次车展,旗下合资公司表现乏力,东风标致仅有标致508改款车型发布。

“新车系导入缓慢让法系车饱受诟病。”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认为,若神龙迟迟不能走出销量困境,合资公司的前景也将变得更为不确定。

命悬一线的自主品牌

在今年前6个月,自主品牌也遭遇沉重打击。尽管吉利、长城、长安三家一线自主品牌的销量节节高升,但也无力将弱势自主品牌的市场份额全部收回。乘联会数据显示,8月份,58家自主品牌市场份额只有33%。其中,三家一线自主品牌占据了15.3%,剩下的55家车企只有17.7%的市场份额。可见,大多数的自主品牌正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

9月23日晚,*ST众泰(000980.SZ)连发三则公告,其中一则称,为推进预重整工作,公司及预重整管理人向社会公开招募投资人。此前一天,身在重庆的*ST力帆(601777.SH)也公告了公司重整进展,截至9月18日,已有62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申报金额高达68.95亿元,不过“已有意向重整投资人提交了报名材料”。

“像力帆、众泰退出市场基本确定了。”招商国际研究部经理白毅阳对记者表示,上半年疫情影响下,汽车市场加速出清,“末尾车企难逃消失的命运。”

显然,将要退出的并不仅仅是众泰和力帆,华泰、陆风、斯威、宝沃、海马等一众市场边缘化品牌,或经营惨淡、负债累累,或干脆欠薪停产、直接倒闭。华泰汽车所持曙光股份(600303.SH)1.34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已被全部冻结;猎豹汽车旗下长沙工厂在今年4月被吉利接管,近日则被曝出因厂家汽车停产、停止配件供应等侵权行为,导致经销商无法提供质保范围内的正常售后维修服务等诸多问题。

“类似于众泰汽车这样的企业大概率是自生自灭。”张翔认为,现在汽车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市场竞争加剧,会淘汰一批落后企业,资本也不会看好边缘自主品牌,其生产资质难以出手。 9月24日,*ST夏利(000927.SZ)发布公告称,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定于9月25日召开工作会议,审核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曾经的“国民神车”也将就此告别舞台。

加速淘汰的造车新势力

除了传统车企,捉襟见肘的造车新势力也正上演着一场惨痛的别离,站在关乎命运的十字路口,转身过后各自走向了完全不同的未来。

天风证券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6月,国内造车新势力300多家大部分都已退出市场,目前有销量的不超过20家。几经折腾之后,留下一地鸡毛的博郡、赛麟、拜腾;默默陪跑的爱驰、云度;低调不语的奇点、前途……北京车展已无它们的容身之地。

“(缺席北京车展)更直观的理由就是没钱。”有内业人士指出,“资金对于造车行业本是命脉,如今汽车市场形势不好,车展除去无法带来更多的利益诉求外,高额的参展费用,是众多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新势力们‘不能承受之重’。”

在被问及缺席车展的原因时,爱驰方面极力解释说,“不参加,不代表就没有声音了。相反我们将会有一系列动作向市场推出2021款爱驰U5,集中精力开拓市场。”数据显示,作为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零跑汽车、爱驰汽车今年前7个月累计销量分别为2014辆和516辆。

实际上,国内乘用车市的回暖并没能让造车新势力走出阴霾笼罩的寒冬,相反,要面对的可能是更长久的黑夜。6月的最后一天,拜腾向中国区全体员工发出通知书,宣告拜腾中国全面进入停工停产阶段。这也是继博郡全员待岗之后,又一家造车新势力全面停产。同时,博郡位于上海闵行区的办公地点被查封,或再无机会“历劫重生”。

值得留意的是,今年7月成功赴美IPO的理想汽车也未出现在这届北京车展。想必原因有二:一是除了理想 ONE外,没有新品发布;二是为了压缩成本。

“对于他们而言,或许留钱续命,更为明智。”前述业内人士分析称,在如今的紧迫形势下,为谋求生机,大家必须谨小慎微。“毕竟资本退潮之际,造车新势力的内部分化已日趋明显。”

车水马龙的北京车展,实则暗流涌动,不仅折射出大浪淘沙阶段诸多弱势品牌的身影,也为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敲响了警”。

收藏
201.07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62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