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轮轮胎第一大股东解除一致行动协议 袁仲雪实控人地位进一步夯实
原创
2020-11-19 22:09 星期四
财联社记者 肖良华

财联社(青岛,记者 肖良华)讯,袁仲雪成为公司实控人不久,赛轮轮胎(601058.SH)股东层又有了新动作。18日晚,赛轮轮胎发布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新华联控股与黄山海慧签署了《一致行动解除协议》。新华联控股参与定增的股份锁定36个月后将于本月底解禁,有机构人士猜测,新华联控股本次举动或许是为股权转让做铺垫。新华联控股无论是解除一致行动协议还是转让股份,都会让袁仲雪实控人地位得到加强。

新华联控股解除一致行动协议

11月4日,赛轮轮胎公告称,公司实控人杜玉岱拟向袁仲雪转让公司1.4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40%;同时,杜玉岱和公司股东延万华分别将4.14%、3.94%的股份表决权委托给袁仲雪,另外,杜玉岱将从持股2.87%的股东青岛煜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退伙,后者将吸引袁仲雪成为新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本次权益变动后,杜玉岱控制的股份比例将从23.93%下降为0;袁仲雪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将控制上市公司5.26亿股,控制比例合计为19.81%。由此,袁仲雪将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不过,袁仲雪的上位之路非常艰难且留有隐患。此前计划通过定向增发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预案5个月后中止,如今通过受让股权和一致行动协议控制的公司股权比例仅为19.81%,这一数字与赛轮轮胎第一大股东控制的股权相比并无明显优势。

签署《一致行动解除协议》前,新华联控股合计控制赛轮轮胎16.30%的股份,其中新华联控股持股比例为13.98%;黄山海慧持股比例为2.32%。这与袁仲雪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将控制上市公司19.81%股份非常接近,市场有袁仲雪能否顺利接棒的担忧。

签署《一致行动解除协议》后,新华联控股持有赛轮轮胎13.98%的股份,与袁仲雪控制的股权差距增加到接近6%。袁仲雪的地位将更加稳固,此前爆发的控股权争夺战或许难再上演。

曾竞相增持引发“股权保卫战”

之前,赛轮轮胎定向增发引入的投资方,结果却引发了公司控股权的争夺,管理层与投资方竞相增持,双方控制的股权数量长时间不分伯仲。

2017年,赛轮轮胎定增募资13亿元,傅军通过新华联控股及关联方黄山海慧出资6亿元参与认购,并在此后与一致行动人不断买入赛轮轮胎股份。截至2018年6月30日,新华联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彼时共计持有公司股份4.0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2019年1月3日,新华联控股还与黄山海慧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截至此时,新华联控股持有公司394681755股股份,占当时公司总股本的14.61%;黄山海慧持有公司62695924股股份,占当时公司总股本的 2.32%。

财联社记者梳理发现,虽然新华联控股一路增持赛轮轮胎的股份,但距离实控人控制的总股本始终有所差距。2019年6月27日,新华联控股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赛轮轮胎275万股股股份,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0.10%。此时,新华联控股控制的总股本与当时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杜玉岱合计可控制的20.70%总股本有3.67%的差距。此后,新华联控股没有继续增持,反而在2020年4月进行了减持。

袁仲雪实控人地位更加稳固

“不好说新华联控股有没有想过拿下公司控股权,从他们的行为来看,有拿下控股权的意图,但如果他们谋求轮胎企业的控制权,必然会失败。”一位观察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上述人士认为,轮胎企业技术要求高,资本可以拿下第一大股东,但没有办法控制管理层,这也是新华联控股成为赛轮轮胎第一大股东后,没有进一步发力取得控股权的重要因素。

财联社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赛轮轮胎证券部,对方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定向增发时,新华联控股总裁傅军与杜总、袁总都是朋友,尽管后续股权发生了一系列变化,但在9人董事会中,新华联控股只派驻公司一名董事,外加一名高管,对公司的正常经营决策没有影响。

一位跟踪赛轮轮胎的机构投资者表示,新华联控股2017年参与赛轮轮胎增发的股份今年11月23日解禁,他们选择在此时与黄山海慧签署《一致行动解除协议》,或许是在为定增解禁的股权转让做准备。“毕竟新华联今年的财务状况非常不好,公司持有的赛轮轮胎股权正在被轮番冻结。”

“无论如何,这对袁仲雪都是好消息,实际控制人地位更加稳固了。”上述机构投资者表示。

收藏
104.26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2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