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挑战中生产“负责任”珠宝和腕表
2020-08-03 08:22 星期一
郑玉玲

长期以来,珠宝和制表行业因其多生产高品质、经久耐用且无需外部能源驱动的产品而被认为具备可持续性。但事实上,珠宝和钟表行业也存在环境污染问题。在对生态负责任的产品需求不断增长的时代,社会和用户的标准也随之提高,珠宝钟表业在可持续标准方面也仍在努力。


挑战始于对原始材料的采集


珠宝和钟表行业可持续性发展最主要的担忧来自原材料的采购。据统计,该行业使用了全球约50%的黄金和67%的新开采钻石。但当问及原料来源时,多数品牌并不清楚,只是盲目相信供应商会对此负责。


珠宝和钟表行业的原料多采集自地下,无论是贵金属、宝石还是钻石,提取技术均可能剥夺表层土壤并使用化学物质(将金和矿石分离的氰化物和汞等),可能导致土壤侵蚀、塌陷,生物多样性的丧失以及地下和地表水的污染,甚至导致铅中毒和土壤重金属污染。


符合道德伦理标准的金


而且,宝石和矿物的国际贸易为冲突地区的融资和长期侵犯人权行为提供便利,好战的暴力团体利用宝贵的材料牟利以资助其活动。


供应链的透明度是道德伦理生产最基本的环节,却也最难实现。大多数优质金属和矿物均来自地球上最贫穷的地区,而这些原料在流向市场的过程中辗转多次,供应链漫长而复杂,故并无任何可追溯性,导致品牌和行业转向可持续性的过程变得极为艰巨。


但停止原材料的开采对世界似乎并无帮助。据世界银行估计,2017年至少有一亿人参与手工采矿事业,这些矿山通常生产贵金属和宝石。国际发展非盈利组织Pact的克里斯蒂娜·维加斯(Cristina Villegas)在2017年芝加哥负责任珠宝会议(Chicago Responsible Jewelry Conference)上指出,手工采矿业使数百万的家庭得以继续维持生活,如果被取缔,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品牌能做的就是帮助这些手工采矿者安全采矿,并确保其有足够的采矿收入,以便有能力使用清洁水、搭建学校以及支持家庭和社区所需的其他服务。

在布基纳法索手工金矿的门口
图片来源:Forbes


珠宝和钟表行业对此进行了可持续化的努力。2005年,非营利性组织责任珠宝委员会(RJC)成立。该委员会旨在制定管理该行业的行为守则,使从矿山开采到零售的供应链中所有利益相关者都参与进来,为整个珠宝供应链建立一套基准标准,推行道德、人权、社会和环保方面的负责任行为。


大多数奢侈品牌均致力于遵守RJC业务守则。PIAGET伯爵自2015年起只选用符合道德规范的金质原料。这些金质原料源自非冲突地区,以负责任的方式开采。PIAGET伯爵还会定期审查供应商,以确保其符合企业的黄金标准,并要求供应商在2022年之前全部获得RJC的供应链监管认证。


PIAGET伯爵金质原料


BVLGARI宝格丽2019年所有黄金原料均采购自具有RJC认证的供应商。在前不久宝格丽“创想当下,赋能未来”线上对谈中,宝格丽首席执行官让•克里斯托夫•巴宾(Jean-Christophe Babin)表示:“宝格丽现使用的黄金原料99%都是可回收性黄金,这意味着这些黄金都是在过去开采,不会占用新的资源。”可持续性与企业责任总监Eleonora Rizzuto则分享了宝格丽下一个目标:“我们将在未来加强本土化与全球化的联系,尤其是黄金这个领域。为了确保供应链中的黄金符合道德规范,宝格丽是欧洲率先获得产销监管链认证(The Chain Of Custody Certification)的知名珠宝公司。未来我们希望将这个理念也应用于采购钻石和彩色宝石。”


宝格丽可回收性黄金


Boucheron宝诗龙在严格遵守RJC从业准则的同时,还遵循开云集团为旗下所有品牌制定的开云伦理金原料框架(KEGF)。自2014年起,宝诗龙开始向获得“公平采矿”认证的企业订购金原料,其金原料全部来自尊重工作条件、人权和环境标准的中小规模金矿。

 

宝诗龙Quatre Radiant Edition系列戒指


获得RJC的认证无疑是企业创造可持续性文化的良好基础,但是要在生态和社会可接受的条件下提取黄金和宝石,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瑞士手表和珠宝公司Chopard萧邦自2013年启动“可持续奢华之旅”以来,已成为珠宝和手表领域可持续发展的先驱。2013年,萧邦与可持续奢侈品咨询公司Eco-Age合作,制定一项多年合作计划,以符合道德伦理且对生态负责任的方式进行黄金和宝石的开采。


萧邦使用符合道德伦理标准的黄金


2018年,萧邦宣布为其所有腕表和珠宝作品创建100%符合伦理道德标准的金原料供应链,是世界上首家通过提供培训、社会福利和环境支援直接支持采矿社区的奢侈腕表与珠宝品牌。2020年5月8日,萧邦宣布在与瑞士改善黄金联合会(SBGA)的合作框架下,从哥伦比亚乔科省(EI Choco)(哥伦比亚第二大黄金城产区,也是该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的手工采金者手中采购金原料。此举不仅可以保护该地区的自然环境,还有助于品牌了解其金原料的确切来源地。迄今为止,已有500名手工采金者获得了该倡议的支持。

 

萧邦投资的拉丁美洲小矿山


而在钻石方面,很多品牌都采用了《金伯利进程》(Kimberly Process)可追溯性流程的规则。《金伯利进程》致力于从全球供应链中消除冲突钻石的生产供应,禁止在为游击势力提供资金的地区采购钻石。


蒂芙尼不仅遵守金伯利进程,还以超越该进程的更高标准来保护人权和环境,通过领先的钻石可追溯性方法,仅从无钻石相关人权问题的国家或地区采购钻石,例如博茨瓦纳、加拿大、纳米比亚、俄罗斯和南非。2018财年,蒂芙尼的钻石原石已100%可追溯到已知矿场或少数已知负责任供应商。2019年蒂芙尼所有新采购并单独注册的钻石(0.18 克拉或更重)都与客户分享原产地,迈出了钻石行业透明度的重要一步。

蒂芙尼为每颗新采购、独立认证的钻石提供透明原产地信息


采矿以外的可持续挑战


除原材料的来源问题,还需解决日常生产过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IWC万国表的工厂位于瑞士沙夫豪森,品牌于2018年开始使用的制造中心便100%使用可再生资源的电能,并整合诸多现代科技功能,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IWC万国也是唯一发布可持续性发展报告的手表品牌,“两年发布一次可持续发展报告的承诺,是我们秉持责任心管理自身影响力的方式之一,我们下定决心要坚持不懈地把可持续发展观融入到公司的决策制定过程,并在这一领域取得更大进步。”品牌首席营销官兼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主席范思佳表示。


IWC万国表工厂及生产


于今年竣工投入使用的百达翡丽全新制表大楼也包括可让产生的废热用于供暖在内的一系列先进设备与装置,皆符合日内瓦州能源法规定的“高性能能源(HPE)”标准。目前大楼已申请最高能效等级Minergie-P标签。


百达翡丽全新制表大楼


朗格表新型环保生产基地既反映了可持续建筑,又体现了创新的能源管理。其萨克森州最大的地热能工厂全年保持稳定的温度,且整栋建筑实现了零二氧化碳排放。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也做出了类似的努力,尽管产量大幅增加,但斯沃琪集团仍将其化石燃料消耗量降低了6.7%。还有更多品牌,例如豪雅和宇舶,也都在尝试于屋顶上安装太阳能电池板。


朗格工厂

豪雅工厂


传统上,奢侈品的包装极为精细、浪费,历峰奢侈品集团(Richemont Luxury Group)制定的《历峰绿色手册》,不仅致力于确保原料的负责任来源和遵守环境保护措施,也在与生态极为相关的包装方面作出了“减少、利用和再循环”的承诺。IWC万国表也成立了可持续包装委员会,并于今年实现了2017年立下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主要产品包装体积和重量减少30%。


腕表行业自再生物料中取材


也有品牌尝试以回收再利用的废旧物料融入产品的设计和生产当中,唤起大家对于环境保护的意识和责任。


致力于保护海洋的计划的豪利时腕表通过定期开展具体活动表达对保护水生环境的坚定承诺,其中尤以和先锋海洋保护机构Pacific Garbage Screening的新合作最为引人注目。这个年轻的海洋保护组织正在开发一种设备,可以在塑料废物进入海洋前对其进行拦截,并将回收的垃圾转化为能源和生物制品。


Pacific Garbage Screening海洋塑料废物拦截示意图


为扩大宣传,豪利时推出Clean Ocean清洁海洋限量版Aquis系列潜水表。该表款拥有300米防水的高性能,其水蓝色渐变表盘和蓝色潜水表圈,象征着海洋的美丽和重要性。腕表的底盖上镶嵌着一块由回收塑料制成的圆形徽章,限量2000枚,每一枚都独一无二。特殊表盒由可持续的海藻提取物制作。


豪利时Clean Ocean限量版Aquis系列潜水表


瑞士制表商Triwa也全新推出了表壳和表带均由100%再生海洋塑料制成的一系列腕表。借助太阳能将海洋垃圾转化为颗粒状,然后被重新制成手表。手表设计中充满海洋元素,如3D海洋模型表盘,浮标式样指针以及灵感来自深海、海草、珊瑚和海豹的四种颜色设计:深蓝色、绿色、橙色和灰色。


Triwa再生海洋塑料制成的手表


在对自然资源的回收再利用方面,沛纳海亦表现突出。品牌携手现代杰出探险家迈克·霍恩推出环保且复杂精巧的沛纳海Submersible潜行系列EcoPangaea陀飞轮两地时腕表Mike Horn迈克·霍恩版,其中全新的EcoPangaea高科技环保材质就由再生金属制成,取材自迈克·霍恩Pangaea帆船上长35米的传动轴。此外,该特别款的表盒里还配备了一个由再生塑料制成的展示盒。限量发行5枚。


沛纳海Submersible潜行系列EcoPangaea陀飞轮两地时腕表Mike Horn迈克·霍恩版


沛纳海另有两款采用EcoTitanium环保钛金属物料制造的腕表。这种物料由品牌首次引入高级制表界,且毋需开采天然资源,而是由再造钛金属精炼而成。除了表壳,腕表尚有多项组件采用EcoTitanium制成,包括表冠护桥装置、表圈和表底盖。表所用物料亦精炼自再造PET树脂,以降低对环境造成的影响。购买腕表时配备的特别包装采用循环再造物料制成,创新的设计源自专为水下运动打造的计时工具。


沛纳海SUBMERSIBLE潜行系列腕表MIKE HORN迈克·霍恩版 ─ 47毫米


当腕表行业开始使用可回收材料,其意义便不再是真的希望借此解决困扰地球的问题,而是提高人们对地球污染问题的意识,并发出明确的信号:没有哪一个领域可以忽略保护环境的紧迫性而置身事外。就像Triwa创意总监Ludvig Scheja所说:“通过用100%海洋塑料制成的手表,我们可以证明有可能对海洋垃圾做一些更有用的事情,并提高人们的认识。”


对于大多数品牌而言,可持续性也许仍不是其优先选项,毕竟生存才是品牌的基本目标。而对于关注可持续的珠宝钟表商而言,这是一段艰辛的旅程,需要日复一日的坚持并不断提高标准。但只要社会及消费者有要求,这段可持续之路便会被不断拓宽并加入更多伙伴。


题图说明:遵循供应链道德规范的钻石采购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收藏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5959 人关注
1.11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