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数字货币热点被问询 科蓝软件的1亿元长治区块链项目怎样了?
2021-06-30 19:49 星期三
财联社记者 徐赐豪

《区块链日报》(杭州,记者 徐赐豪)讯,整个6月,科蓝软件股价上涨了63.17%,特别是6月7日至6月24日期间,其股价由22元飙升至51元,涨幅高达231.8%。

6月11日,科蓝软件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称,公司关注到近期二级市场比较关注数字货币及公司数字货币业务的相关情况,近年来公司持续聚焦数字货币在金融行业应用的落地研究以及应用创新过程,并有实际项目落地。

由于短期内股价异动,科蓝软件也招来了深交所的关注函。6月21日,深交所下函,要求科蓝软件说明5点情况,其中就要求说明数字货币业务实际落地的情况。

6月24日,科蓝软件回复关注函称,公司尚未产生关于数字货币的在手订单,数字货币相关业务均在技术验证、商务谈判和合同签署中,2020 年未直接产生营业收入。

先说数字货币有实际项目落地,后又进行否定,说还在商务谈判中、没有产生订单;这一前一后自相矛盾的说法,让科蓝软件陷入了操纵股价的嫌疑。

此外,作为区块链概念股的典型代表,科蓝软件又有什么落地应用?《区块链日报》记者调查发现,科蓝软件签约的1亿元山西长治金融服务区块链项目或许已经不了了之。

“蹭”上数字人民币

科蓝软件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2.09亿,同比增长35.68%,收入增长主要来自于大中台产品、新一代银行核心产品及合作运营业务等创新业务规模大幅增长超35%。

但值得注意的是,科蓝软件的经营活动现金流持续恶化。2021年第一季度经营现金流为负1.596亿元,2018年全年经营现金流为负5001万元,2019年全年经营现金流为负2363万元,2020年全年经营现金流为负7263万元。

杭州东元股权投资合伙人刘凯向《区块链日报》记者分析,除营业收入、总利润、净利润以及归母净利润外,科蓝软件经营活动现金流以及投资活动现金流常年为负,比较依靠自上市以来不断的融资发展,至少短期来看盈利质量较低,自身发展存在隐患。

《区块链日报》记者注意到,在历次的公告披露中,科蓝软件都喜欢往数字人民币上面靠。其中2020年年报,科蓝软件着重强调了其在数字人民币应用场景的布局,声称“众所周知,公司在手机银行领域持续处于领先地位,始终引领与推动国内手机银行移动支付的创新与发展,具有助力数字人民币市场的推广和应用的明显优势。”

而今年6月11日,股价大涨期间科蓝软件披露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称,“近年来公司持续聚焦数字货币在金融行业应用的落地研究以及应用创新过程,并有实际项目落地。”

不过公告也没有忘记补充一句,“但数字货币相关业务为公司创新型业务,公司数字货币相关业务收入在公司营业收入中占比较小,提请投资者注意相应风险。”

由于明确了数字货币概念,此条公告发布之后,科蓝软件的股价继续连日大涨。6月11日当天,股价涨了19.99%,6月12日涨了17.4%,6月21日又大涨19.99%,股价最高涨到了51.11元。

直至6月21日,深交所向科蓝软件发出关注函要对数字货币的实际落地做出说明。科蓝软件回复关注函时才说出了实情。

公司于2020年启动数字货币市场应用,并于11月底与某国有大行签订合作协议开始商用产品研发以及知识产权储备,已按计划于 2021年6月完成技术验证,将按计划交付,交付后可以向数字人民币 2.5层合作金融机构提供数字钱包服务平台产品。

上述业务在 2020 年未直接产生营业收入。数字货币相关业务为创新型业务,将首先进入公司手机银行存量客户推广阶段,市场推广进度将遵照国家主管部门部署逐步展开。

截至本公告日,公司尚未产生关于数字货币的在手订单,数字货币相关业务均在技术验证、商务谈判和合同签署中。

由于科蓝软件的上述“否定性”回复,其股价开始从高点回调,6月24日下跌4.82%,25日下跌10.49%。6月30日收盘价为38.41元,较最高价51.11元,下跌超过24.8%.

哈希资本创始合伙人叶丁向《区块链日报》记者表示,未来数字人民币场景确实需要大量的技术方案的支持,但由央行主导的数字人民币现在还是试点阶段,很多参与其中大金融科技巨头都还在砸钱阶段,科蓝软件此举有炒作央行数字货币之嫌。

布局区块链+银行

除了“蹭”数字人民币外,科蓝软件在区块链技术上的布局,主要体现在银行软件方面。

科蓝软件在2018年的年度报告中首次提到了区块链技术,称公司基于在区块链技术方面的长期研究成果和专业的区块链研发队伍,结合城市商业银行资金清算中心对金融行业的深入理解,联合腾讯金融云合作研发了城市商业银行汇票区块链应用,利用区块链技术,在银行汇票合作的金融机构之间建立数据共享区块链平台,将银行汇票数字化,实现银行汇票信息上链及查询功能。

2018年年报指出,该项目通过在金融机构的联盟中建设银票联盟区块链,利用技术设计避免区块链在公有链上的限制,从而实现大幅提高交易速度和吞吐量,实现满足金融级要求的高安全性、高可用性。

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科蓝软件称公司是国内最早布局于银行+区块链的金融科技企业之一,在银行票据、积分、供应链金融等业务及应用场景中已积累了丰富经验,并在与国内外多家公链与联盟链结合的应用场景方面具备了实践经验和成功案例。在与 BAT 大型互联网公司合作中完成了某大型央企物流区块链建设;与城市商业银行联盟在银行票据交换领域完成了试点。

报告还称针对在移动银行、网络银行等互联网金融交易领域存在大量的法律纠纷,科蓝软件联合国家信息中心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共同推出了“电子认证+ 保全鉴证”可信数据解决方案。大陆云盾与国家信息中心、重庆仲裁委等机构共同建设了线上金融交易区块链互联网仲裁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北京辖区上市公司投资者集体接待日上,科蓝软件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安京表示,公司在区块链方面与蚂蚁金服已有合作,同时也有具体项目在推进。

科蓝软件2020年财报也特别提到区块链,其新一代的银行核心分布式互联网银行核心业务产品已有近60家银行成功案例,线上线下一体化核心业务产品已分别在银行和财务公司等不同金融客户成功实施。拥有100%自主知识产权,顺应了我国数据库国产化趋势,具有极强的高并发、高吞吐量、低延时的性能优势的分布式事务性数据库。

杭州东元股权投资合伙人刘凯接受《区块链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大部分上市公司对于区块链技术是重“布局”,无重点落地方向,有些甚至是蹭热度抬高股价。但是想要长远发展,搞清楚区块链对本行业的作用,明确研发方式,找到业务场景与区块链的结合点,加速区块链技术的落地才是重中之重。

众所周知,区块链目前应用前景最大的领域就是金融行业,大家认为去中心化有利于提高金融的安全性。

刘凯指出,科蓝软件似乎找到了自身业务与区块链技术的结合点,技术研发符合企业自身及未来行业发展方向,布局较为合理。

山西长治1亿的区块链项目今何在?

2020年科蓝软件在互动平台上称,公司在区块链领域的研究和探索主要集中在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及其在金融领域的应用。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1月诸多媒体报道科蓝软件承接总投资为1亿元的长治国家高新区金融服务区块链项目。

2019年11月24日,由长治市发改委主办、国家级高新区长治高新区管委会承办的长治市区块链产业生态建设研讨会召开。

会上,长治高新区区块链产业联盟及专家委员会正式成立,科蓝软件当选为专家委员会主任。此外,科蓝软件王安京董事长与长治高新区签约代表贾俊就金融服务区块链建设签署了项目合作协议。

据悉该签约金额为1亿元,为长治区块链综合项目总金额9亿元中的一部分。

会上,科蓝软件区块链首席科学家戴卫国博士发表了题为《科蓝公司在金融区块链领域的实践》的演讲,并出任长治高新区区块链产业联盟的专业委员会首席技术专家。

“那次签约是个务虚的,没有实际执行的合约。”据自媒体《互联脉搏》报道。

《区块链日报》也在科蓝软件的2019年年报、2020年年报及其他官方资料和宣传中,未能找到长治市1亿元区块链项目的信息。该项目疑似最后未能成行。

然而等到2020年3月,长治市政府疑似将区块链综合项目金额升级为18亿元,主要以北京芯际科技、山西晋睿世通为主,并未出现科蓝软件的身影。

这18亿的合约,分为两个部分,其一是北京芯际科技已经着手操作的“中国区块链公链及分布式商业平台项目”;另一个是“山西综合能源区块链项目”,应是由懂能源的山西晋睿世通参与。

2020年6月8日,山西政府采购网上发布了一条关于《长治市区块链公链底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采购公示,该项目预算金额为 5000 万元,选择单一来源方式采购,拟成交供应商定为“芯际(山西)科技有限公司”。

而戴卫国就是北京芯际科技有限公司的实控人、CEO,芯际科技则是芯际(山西)科技有限公司控股股东。

戴卫国向《区块链日报》确认了自己科蓝软件区块链首席科学家的身份,不过戴卫国强调,芯际科技与科蓝软件只是供应链金融上面合作并无股权上关系。芯际科技目前主要做国内联盟链基础设施,此前开发的的公链发币项目thinkey 2019年底停掉了。

关于科蓝软件的长治区块链项目、芯际科技的长治区块链项目是什么关系,戴卫国向记者表示这个不是很清楚。当记者追问芯际科技的长治区块链项目进展情况时,戴卫国以在开会为由婉拒了采访。

《区块链日报》又致电科蓝软件采访长治区块链项目的情况,有关人员让记者把采访提纲发邮件给他们。截至发稿,科蓝软件暂未回复邮件。

收藏
94.17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2.1W 人关注
2.35W 人关注
2.2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