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准之后,LPR会下降吗?机构最新观点速览
原创
2021-07-20 07:56 星期二
财联社 永嘉

财联社7月20日讯,中国7月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今日或将出炉,而作为全面降准生效后的首次LPR定价,已经持平逾一年的基准利率是否会跟随降准下行备受市场关注。

今年7月9日,央行公告称,决定于2021年7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预计释放长期资金约1万亿元。中信证券明明认为,降准通过向金融机构注入稳定资金,促进综合成本下降,有望带动LPR调整,但MLF利率和价格传导时滞可能制约其下行空间。

此外,LPR报价的变动情况将影响后续的货币政策调节力度以及中长期利率走势。

从历史上看,50BP降准对于1年期LPR属于可降可不降的临界状态。LPR改革以来,每次降息(降MLF利率)必然触发LPR等幅度下调,降准则不必然,因为LPR是根据报价行报价向5BP的整数倍就近取整的结果,如果报价行加点下调幅度不足,则LPR不会下调。

根据央行2020年9月发布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增刊,2019 年9月和2020年1月央行两次降准50BP,降准当月均有部分报价行下调报价,并带动报价的算术平均值下行了2-3BP,但就近取整后只有2019年9月触发了1年期LPR下调5BP。

天风证券宋雪涛认为,这次的情况有一定区别:

1)6月21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优化了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半年及以内的短端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的自律上限有所上升,一年以上的长端利率自律上限有所下降,总体上有利于降低银行负债端成本;此次全面降准降低金融机构资金成本每年约130亿元(约等于降息1-2BP)。降存款利率和降准两项降成本政策先后落地,银行在资产端可以给出更多让利空间。

2)7月7日国常会提出,“适时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进一步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7月8日国新办吹风会提出,“要持续释放LPR改革潜力,落实好优化存款利率监管要求,推动实际贷款利率进一步降低”。从降综合融资成本、释放LPR改革潜力、降实际贷款利率等表述来看,政策目标还是指向LPR适度调降。

宋雪涛预计,1年期LPR下调、5年期LPR不下调。1)不论是2019年9月还是2020年1月的降准,5年期LPR都没有下调,其下调需要以政策利率下调为前提;2)5年期LPR与房贷利率直接挂钩,在当前房地产市场仍然局部过热的情况下,不宜下调,而且下调5年期LPR与支持中小微企业相关性不高。

此外,股债对LPR调降预期有一定定价,如果下调影响有限。自7月7日国常会提出适时使用降准工具以来,股债市场已经对LPR调降预期有了一定定价。债券方面,1年期国债利率累计下行13.8BP,1年期国开债利率累计下行9.5BP;股票方面,中信银行业指数累计下跌2.8%,相比之下WIND全A指数累计上涨0.4%。

因此,如果本月1年期LPR下调,对市场的进一步影响相对有限,但短端利率仍有可能积极反应。从根本上看,LPR如果下调也属于此前全面降准的效应延续,不是新的政策信号。

中信证券明明认为,降准叠加存款基准利率下调对商业银行资金成本的影响有望带动LPR报价走低。存款基准利率改革直指银行负债成本,随后降准落地预计又为市场释放长期资金约1万亿元。“量”“价”两个因素同时叠加,即便MLF利率不做调整,也可以有效压缩加点幅度,对LPR下行形成比较有力的推动作用。

若LPR不变,银行自主压降的空间较少,在“提升金融服务能力,更好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目标下,LPR下降是控制实际贷款利率最为直接有效的办法。

收藏
118.44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15W 人关注
2.79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