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式坐庄模式落幕
2021-07-24 10:25 星期六
界面新闻 慕泽

“叶飞举报案”有了最新进展。7月23日,证监会通报,经查,2020年9月至2021年5月,史某等操纵团伙控制数十个证券账户,通过连续交易、对倒等违法方式拉抬“中源家居”、“利通电子”股票价格,交易金额达30余亿元,相关行为已达到刑事立案追诉标准,涉嫌构成操纵市场犯罪。相关金融机构个别人员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犯罪。

目前,证监会已依法将上述涉嫌违法犯罪案件及线索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此前,5月9日,前私募冠军、财经评论员叶飞在微博上爆料,称自己经中间人参与中源家居的“市值管理”,并联系了一些公募基金经理和券商资管买入中源家居股票,结果盘方赖账,让叶飞和下家蒙受了损失,中间人则一个个都推脱不肯负责。

事情发酵后监管正式介入调查。

资深投资者李金颖认为,“叶飞举报案”基本宣告了从前“图形+消息”主导的坐庄模式落幕。

而在广州珠江新城某私募基金经理唐立峰看来,A股市场风云变幻,机构也好,个人也罢,想要在市场中屹立不倒就必须不断地向前看。

老式坐庄模式落幕

最近几年,提及庄股,很多投资者的第一反应就是“闪崩”、“杀猪盘”,似乎很少有人还记得,庄股也曾经和“牛股”联系在一起。

在唐立峰看来,所谓庄股模式,此前被市场归结为以“图形+消息”为主导的模式,即一边听信、传播甚至打造着各种消息,一边精心观察和维护着个股的图形走势,以期从中获利。

在以前各种成长股概念盛行时代,很多庄股包装一下,披上热门题材外衣,转眼就成了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明星股,让背后运作的庄家赚得盆满钵满。甚至有很多曾经业内知名的投资大佬,都是靠着这种“图形+消息”模式走出来的。

最典型的比如曾经执掌创世翔投资、一度蝉联2013、2014年阳光私募冠军的黄平,他曾公开表示,主要集中精力做低价、且有重组预期的股票。

与黄平并称为“广州三杰”中的另外两位,是曾夺得2009年阳光私募冠军的新价值投资罗伟广、以及曾任穗富投资董事长的易向军。

在2014、2015年前后,有一种非常“时髦”的玩法叫做一二级联动。

具体来说,就是“庄家”通过二级市场买入足够比例的上市公司股票,甚至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然后积极推动上市公司完成各种内生、外延式的并购重组,促使股价一飞冲天,庄家实现暴利退出。

新价值投资的掌舵者罗伟广一度凭借着这种玩法迎来了事业第二春,当年将新价值投资推入了百亿私募之列。

资料显示,罗伟广曾公开发表过“一二级联动,一级市场请客,二级市场买单”的理论。最疯狂的时候,仅在2015年11月,就接连举牌了科恒股份(300340)、大东海A(000613)、科斯伍德(300192)、天兴仪表(000710)等四家上市公司。

2016年一季报至2018年一季报期间,罗伟广甚至成为了金刚玻璃(300093)的第一大股东。

只是,这种游走于灰色地带的玩法注定难以长久。

罗伟广押了重注的金刚玻璃未能如期完成重组,股价遭遇断崖式下跌,罗伟广也因此陷入股票强平、司法冻结、轮候冻结、股权拍卖、产品巨亏等旋涡中难以自拔,新价值投资最终跌出百亿之列,再没有翻身。

创世翔黄平也栽在了自己最擅长的领域。2016年,黄平加紧布局小市值壳资源股,并斥资约2.34亿元2次举牌欣泰电气(300372),成为该股第二大股东。

然而,随着监管趋严,欣泰电气这家本就问题多多的上市公司不仅没有完成预期中的重组,反而走上了退市之路,股价从14.55元一路下跌,最后以1.48元的股价退市,重仓豪赌的黄平血本无归。

同年11月,创势翔投资也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被证监会没收超2000万元违法所得,并处以6200余万元的罚款。之后黄平黯然离开了私募江湖。

类似的还有2016年的阳光私募冠军,有“快刀八郎”之称的北京蓝海韬略苏思通。夺冠次年,他管理的私募产品便纷纷出现净值大幅回撤,接着苏思通也因为内幕交易收巨额罚单,旗下私募被注销等,同样跌落神坛。

随着一代“强人”纷纷凄惨退场,这种“消息+图形”的模式也走到了末路。

近年来屡屡出现的闪崩恰恰是老式庄股模式显现颓势的前奏。

李金颖解释说,之所以屡屡闪崩,就是因为庄家出不了货,近期接连曝出来的黑幕,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庄家无法顺利出货,只能寻求他方协助。

如今,“老手们”都已经跌落神坛,“圈内公开的秘密”也已经被爆到了明面上,人尽皆知,谁还敢说这种模式能继续走下去呢?

业内人士张敏直言,这种模式早就过时了,只不过很多人以前用这种方法赚到过大钱,所以一直苦撑着,不愿意放弃罢了。而且“这么玩惯了的人,也很难接受其他的模式。”

庄股缘何走向末路?

谈及老式的“图形+消息”模式没落原因,唐立峰认为,最根本的是“市场已经不再是昨天那个市场了。”

唐立峰回忆,以前A股的节奏远没有这么快,跨年度题材是常有的事情,庄家在掌握先手消息的同时,有充足时间从容完成建仓、拉升、出货的全过程。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普及,信息传播速度以几何倍数提升,投资者在信息获取方面的时间差被大幅压缩了,“庄家们”原有的信息优势大打折扣。

各类资金此消彼长,以机构为代表的资金正随着投资理念的逐步成熟,走到了市场主流位置。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募基金的持股市值为5.27万亿元,而在2018年3月底,对应的数据仅为1.82万亿元,三年时间里增长接近2倍。

阳光私募这几年也是井喷式发展,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证券私募基金的管理规模为4.45万亿元,而在2018年年底对应的数值是2.04万亿元。

机构之外,年轻投资者对“超短模式”有天然的接受度,“超短模式”近年非常盛行。多位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的个人投资者表示自己的持股几乎不会超过1个月,甚至绝大部分都不会超过1周时间。

投资者也变得“更加聪明了”。

股龄未满一年的投资者小叶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自己学习炒股的第一课就是如何识别和远离庄股,“一看图形八九不离十确定有庄以后,根本不会碰”。

小叶表示,现在市面上的一些炒股软件对庄股都有标注,就算自己不会看,通过这些途径也可以很轻松识别出绝大部分的庄股。

在这种背景下,老式的“图形+消息”坐庄模式显得格格不入。

经常出现的情况是,庄家好不容易收集完了筹码,想办法把股价做上去了,却面临无人接货的尴尬局面。

这两年监管层也一直在引导价值投资理念,并且并购重组日益趋严。

张敏表示,叶飞事件以后,不能说庄股会马上彻底消失了,但是在当前的大环境下,这种模式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地。

未来投资者何去何从?

一种投资模式的落幕,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大家普遍更关心的是,未来会如何?

目前市场上最广为人知、也拥有最多拥趸的是价值投资。很多价值派的机构、个人投资者在A股市场上取得了不俗“战绩”。

然而暂且不论一千个人中对价值投资有多少种理解,唐立峰指出,这两年就连各种“茅”们都能脱离估值的约束,股价一飞冲天,该如何去谈价值投资?

最近几年另一种火爆的模式则是量化投资,仅私募界就成长出了明汯投资、幻方量化、九坤投资等十余家百亿级别的机构。

但量化策略同样存在问题,市场上不少的量化产品业绩表现并不乐观,就连明汯投资这样的业界巨头今年也一度因为错调了抱团股权重,陷入净值大幅回撤危机。

国内某知名量化平台更是在近期直接下架了曾经引以为傲的策略商城,公司内部人士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直言“绝大部分散户写出来的量化策略根本没有用”。

此外还有追随者众多的缠学派、“五行八卦”派等不少剑走偏锋的模式。不可否认,哪怕是极“小众”的投资模式,也有部分投资者取得了不俗的收益。

A股的市场生态每天都在变化,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的多位投资人士都认为,至少截至目前,没有一种模式可以一成不变地应对所有的市场环境。

用唐立峰的话来说,投资者想要在市场中屹立不倒,就必须向前看。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部分署名为化名)

收藏
108.05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