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调查|华铁应急“矿机生意”澄而不清 挖出的4418枚比特币为何归属某个人手机用户?
原创
2021-08-09 13:20 星期一
财联社记者 汪斌 刘科

财联社(杭州,记者 刘科、汪斌)讯,一次比特币矿机交易,将全球三大矿机生产商之一的亿邦国际,和A股上市公司华铁应急(603300.SH)联系了起来。

image

(亿邦国际发布会现场图片 财联社记者摄)

8月8日,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在杭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称其已向监管部门公开实名举报,“华铁应急存在涉嫌严重信披违规、严重财务造假以及其实控人胡丹峰与配偶潘倩涉嫌巨额职务侵占掏空上市公司资产等违法违规问题,恳请监管部门严肃追责,切实维护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8月9日在经过两天多次联系以后,华铁应急董秘郭海滨对财联社表示“目前不太方便接受采访,公司后面会统一来回复。”

在今日开盘前,华铁应急发布一则澄清公告,称“经公司核查,并与实际控制人胡丹锋及其配偶潘倩确认,公司不存在涉嫌严重财务造假、严重信息披露违规以及实际控制人胡丹锋及其配偶潘倩涉嫌巨额职务侵占掏空上市公司资产等违规情况”。

除此之外,华铁应急在公告中还表示,针对相关主体涉嫌违法的情形,公司将向有关部门报案,对干扰资本市场的行为追究法律责任。

华铁应急公司股票开盘即封于跌停位置,报10.30元,跌1.14元,或9.97%,成交金额1522万元,澄清公告似乎并未给予公司股价足够的支撑。

image

(亿邦国际发布会现场图片 财联社记者摄)

围绕着两者恩怨,财联社记者调查发现,该次矿机生意背后,更是牵扯华铁应急曾经隐秘的“淘金史”,疑似的关联公司“浙江纽博”,火速卖身的全资子公司新疆华铁,成立一天就接下矿机租赁业务的“马甲”公司,以及背后去向不明的4418枚比特币归属。

秘而不宣的矿机生意

亿邦国际与华铁应急的恩怨,源于2018年上半年,亿邦通信(亿邦国际子公司)与华铁应急子公司新疆华铁(现更名为“浙江琪瑞”)签订了共8万台总价高达4.032亿元的云计算服务器销售合同。

谁知,半年后,比特币市场出现大幅度的调整,随着比特币价格持续回落,矿机供过于求,华铁应急对矿机相关资产大幅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并“骨折”转让子公司新疆华铁的股权。

事实上,华铁应急的“矿机生意”不仅是投资失败那么简单。由于对这桩隐秘的投资讳莫如深,华铁应急曾在2020年6月被上交所通报批评。

需要注意的是,对于当年这笔大额采购合同,华铁应急当时并未进行完全信息披露。按照当时交易所的披露规则,这笔超过4亿元的比特币矿机买卖合同,金额已达到上交所的信披要求。

作为交易的对手方,2018年准备冲刺美股上市的亿邦通信在当年年末其招股书披露,2018年上半年的第二大客户是一家沪市上市企业在新疆设立的全资子公司,该公司主营业务为建筑安全技术开发、建筑设备安装租赁等。这与新疆华铁的信息吻合。

亿邦通信招股书显示,其2018年上半年16.2%的矿机销售额,由新疆华铁一家公司创造。

云计算服务器指代比特币业务?

新疆华铁是华铁应急的募投项目。2018年3月,刚完成3.72亿元募资的华铁应急,决定变更募投项目“建筑安全支护设备租赁服务能力升级扩建项目”的实施主体、实施地点和部分产品构成,即拿出1.7亿元资金,成立新疆华铁。变更后,投资项目产品大部分由新疆华铁购置。由此,华铁应急介入了“云计算服务器租赁”业务。

需要指出的是,新疆华铁云计算服务器租赁业务的资金来源,为母公司华铁应急向新疆华铁借款。根据华铁应急公告显示,2018年4月至11月,公司向新疆华铁提供资金近3个亿,这和当初华铁应急定增募集资金净额接近。

耐人寻味的是,一直以来,华铁应急在公告中,对比特币、数字货币、挖矿等字眼只字不提,如在2018年年报中,公司以“云计算服务器”指代比特币“矿机”。在2019年1月31日发布的公告中,华铁应急如此描述亏损原因:“服务器租赁业务在2018年3季度市场环境尚好;但在2018年4季度,市场环境发生不利变化,服务器市场需求快速下降。”

而华铁应急口中的“服务器市场走势”,与当时比特币的币价走势一致。以2018年5月7日合同签订当天为例,该日比特币价格为9665.58美元/个,然而进入10月1日时其价格为6653.30美元/个,跌幅达31.16%;而如果将时间线拉得更长,2018年初比特币价格达1.7万美元/枚;2018年末,比特币价格跌到0.4万美元/枚。这一年,比特币价格都处于下跌趋势中,全年跌幅达76%。

山雨欲来风满楼。对于买家新疆华铁来说,比特币价格的回落无疑会承受相应的压力,纠纷由此在酝酿之中。

亿邦国际5.6万台矿机未收到货款

纠纷的症结在于5.6万台矿机的归属。2018年月7日签署采购合同以后,同月30日,华铁应急与亿邦通信双方签订补充合同,约定新疆华铁于2018年10月20日之前付清所有采购款项。

合同签订后,亿邦国际开始执行合同发货。该公司给记者提供的四份签收单和微信聊天记录材料显示,该公司从2018年5月底开始持续到7月底,将云计算服务器发往内蒙、四川等地,其中:发往内蒙乌海西来峰场地2.5万台E9.2设备及电源;发往内蒙乌海宝山场地1万台 E9.2设备及电源;发往四川西昌木里县1.6万台E9.2设备及电源;发往四川西昌布托县1.4万台 E9.2设备及电源;微信工作群聊天记录材料显示,在2018年8月17日左右,发往四川康定金康电站及1.5万台E9.2设备及电源,完成所有服务器交付,上述签收单由华铁应急工作人员裴金泰、睢宏宇、郑斌及刘凯等人签收确认。

另一方面,华铁应急也开始履行付款的义务,分别于2018年5月9日支付8064万元、2018年5月30日支付1008万元、2018年6月19日支付2520万元、2018年7月18日支付504万元,合计1.2096亿元,但合同余款2.8224亿元并未按约定时间支付。

随后,亿邦国际开始催讨矿机尾款,而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下跌,催讨工作进展并不顺利。

根据亿邦国际给记者提供的录音资料显示,华铁应急实控人胡丹峰曾对亿邦国际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买矿机后已经亏30%,现在只能等币价(上涨),公司账上没(钱),如果要拿钱,那我只能把新疆华铁破产。”

时间到2018年10月25日,陈宝清(备注:新疆华铁负责矿机业务对接人)认为d2.4万台的服务器款已付清,对其余5.6万台服务器付款义务不再履行;仅同意对未付款的5.6万台服务器在《到货签收单》上再次签收确认,并要求亿邦国际工作人员在签收单补充写“浙江纽博实业有限公司”授权的字样,亿邦国际的工作人员在该签收单上写下了“浙江纽博“字样。

由此,对于该5.6万台云计算服务器的归属,双方发生了分歧。新疆华铁认为剩余5.6万台是其代浙江纽博签收,并不归自己所有;但亿邦国际对此并不认同。

对于介入此次纠纷的“浙江纽博”究竟是什么公司?据天眼查显示,浙江纽博成立于2010年7月,注册资金1.47亿元。目前,浙江纽博法人代表为叶圣明,股权结构方面,吕东红持股52.17%,疑似实际控制人。

而成立之时,浙江纽博注册资金3000万元,其中,自然人胡月婷出资2700万元,陶中华出资300万元。随后进行了增资扩股。到2011年4月,胡月婷在浙江纽博股东名单中消失,新增了吕东红等7名股东。其中,胡月婷将其持有的4795万元股权转让给了吕东红持有。

胡月婷是谁?华铁应急的招股书显示,实控人胡丹峰的姐姐也叫“胡月婷”。

新疆华铁数万台矿机不到一年却被1228万低价卖身

即使只支付了2.4万台云计算服务器的相关货款,但华铁应急的困境依然在恶化,伴随着比特币价格大幅回落,华铁应急押注的比特币“矿机”成了烫手山芋,截至2018年末,新疆华铁亏损高达1.58亿元,华铁应急欲快速处理这部分资产。

2019 年 1 月 15 日,华铁应急发布《关于子公司股权转让暨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称,“华铁应急及其全资子公司杭州宇明建筑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宇明”)分别持有华铁恒安(注:“华铁恒安”即为文中的“新疆华铁”) 99.5%股权、0.5%股权。为优化资产结构,提高资产使用效率,近日,华铁应急、杭州宇明与叶恭乐(备注:叶恭乐系当时新疆华铁杭州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关联方)共同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将华铁恒安 100%的股权转让给叶恭乐,转让价格为597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新疆华铁2018年末资产账面原值为2.4亿元,这意味着,不到一年时间,新疆华铁的资产出现了高达48%的缩水。

新疆华铁的首次出售似乎并不顺利。公告显示,“2019年1月25日,鉴于转让新疆华铁股权的相关事项交易双方对交易价格等存在异议,经双方沟通后尚未达成一致意见,双方同意终止本次交易。”

2019年3月,华铁应急再次公告,将公司的资产净值下调到1210万元;2019年4月,华铁应急对新疆华铁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43亿元,并以净资产为定价基础,将新疆华铁以1228万元对价转让给陈万龙。当月,新疆华铁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其矿机业务被出售。

对于该笔交易,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在8月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价格明显不合理,即便按当时矿机的市场价格计算,其固定资产也远不止这个数额。”

而按照华铁应急的公告表述,这是一场非关联交易,“交易价格公允,评估合理。”

image

image

(浙江琪瑞现场照片,财联社记者摄)

被卖身后的新疆华铁,现更名为“浙江琪瑞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简称“浙江琪瑞”),其经营范围少了“云计算服务器租赁业务”,注册地址由新疆喀什迁移到华铁应急所在的杭州江干区(现上城区)。

财联社记者走访发现,浙江琪瑞现注册地址为共享办公空间,其办公司大门紧闭,屋内空无一人,只有一些简单的办公用品和家具。旁边多位租户告诉财联社记者,“门上的公司名2019年就存在了,但一直没有人来办过公。”

财联社记者查询高德地图导航显示,此处距离华铁应公司所在地急仅3.1公里。

image

image

(浙江琪瑞注册地址照片,财联社记者摄)

矛盾点:矿机租赁还是自身挖币?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矿机和挖比特币等关键字眼似较“敏感”,在因信披违规被上交所问讯后,华铁应急在2019年6月22日公告中首次承认了子公司新疆华铁的所谓云计算服务器,即比特币挖矿机,服务器分别是阿瓦隆A841型和翼比特E9.2型,分别为嘉楠耘智、亿邦通信生产。

不过华铁应急依然强调,新疆华铁从事云计算服务器租赁业务,自身不从事“挖矿”业务,也即其购买矿机只是为了出租。

上述公告显示,2018 年新疆华铁与其中 3家单位发生服务器租赁业务收入:益阳湘益通云存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湘阴湘益通云存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鑫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在2018 年度租费金额分别为 3584.00 万元、1796.80 万元、767万元。这其中,上海鑫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租赁业务为嘉楠耘智生产的阿瓦隆A841型。

除上海鑫鼎外,财联社记者查询工商资料显示,益阳湘益通云存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该公司现已注销。而阴湘益通云存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31日,按照公告新疆华铁的该批服务起租时间为2018年6月1日。这意味着,湘阴湘益通云存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成立一天后,就与新疆华铁达成了业务合作。

对于华铁应急称其仅从事“矿机租赁“业务,亿邦董事长胡东受访时称,所谓“矿机租赁”根本无法成立,租赁业务是无法覆盖矿机的购买成本和运营成本(托管费)的,注定业务是亏损的,商业模式欠缺合理性,“运营成本主要是托管费和电费,众所周知,矿机挖币的电费非常高。”

2019年1月31日,华铁应急披露了东兴证券出具的专项核查意见,“确认新疆华铁云计算业务的相关支出中,向北京博瑞时空传播文化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博瑞”)支付托管费5108万元,向理县优度和石河子市天鼎云分别支付托管费126万元、229.66万元,托管费用共计5463.79万元。”

胡东向记者展示的新疆华铁及关联方支付给托管方的托管费转账汇款凭证显示,2018年6月至 11月期间,新疆华铁直接支付给北京博瑞托管费5108万元,新疆华铁关联个人胡晓华/董君娜/陈智潇/胡金萍支付给北京博瑞托管费100万元,新疆华铁供应商合肥科铭代新疆华铁支付给北京博瑞托管费35万元,新疆华铁供应商合肥科铭代新疆华铁支付给乌海亿智托管费256.6万元,共计5499.81万元。

2018年7月至11月期间,新疆华铁关联个人杨涛/董君娜/胡金萍/蔡福梅/陈智潇/魏甜甜/王沛等人共计支付给洪佳俊托管费3135万元。需要指出的是,根据华铁应急公告的2019/2020/2021年股票激励计划激励对象名单,董君娜/胡金萍/杨涛/陈智潇等人都属于华铁应急计划激励对象名单中的核心人员。而上述两项费用叠加汇总,总共支付托管费超过8635.48万元。

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称,“华铁应急故意少记了关联个人、公司支付的托管费,为什么不把新疆华铁代支付的托管费计入上市公司的成本,上市公司关联人等支付的托管费是哪里来得钱?”

对于上述收款凭证的来源,胡东解释称,“这是我们从北京博瑞那边得到的,也有一部分是陈宝清(新疆华铁矿机业务对接人)主动发在双方的工作群里的。”

截至发稿,财联社记者未能联系到北京博瑞相关人士予以置评。

值得一提的是,新疆华铁将矿机托管给北京博瑞后,还一度因欠付矿机挖币电费而对簿公堂。2019年4月份,北京博瑞因新疆华铁欠付矿机挖币电费起诉新疆华铁和华铁应急。2019年4月15日,新疆华铁80%股权曾被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海南区法院冻结。

焦点:挖出的4481枚比特币去向不明

事实上,抛开华铁应急购买矿机是用于“矿机租赁”还是“自身挖币”不提,该批矿机已经挖出了比特币,且挖矿所得比特币数量已至少拥有4418.895748枚。

8月8日,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向记者表示,“公司在比特币矿机方面积累了多年的专业知识,根据相关技术手段调查显示,新疆华铁购买的矿机所对应的其中一个比特币挖矿矿池、矿工号、比特币收益及比特币钱包地址全部归属于号码为1390650XXXX的手机用户,而该手机用户正是华铁应急董事长胡丹峰的妻子潘倩。”

当天,亿邦国际副总裁汪红勇向记者展示了潘倩手机号码对应的5个比特币钱包地址以及具体的子账号、支付时间与支付地址。分别为:

3C7zKvGvzXkQG2NHMc6MGeaAt5n1hSHxic

3KuXRYoawm46yYVXz3pMiQEU1egfnbu6xY

3DTWogY7m8jbwR57D3gPCWwGYNJ19EgdKX

38wgMCkRM65SVE3U9mUdYU7KbGSurAJX3G

31hDB2ktjjzeUmG53DK9c2NCyF8dUyWgLD

“这5个比特币地址是同一个比特币钱包的不同比特币地址,说明这5个比特币地址归同一个人所掌管。” 汪红勇在现场演示查询比特币地址时,网页明确显示,必须有关联手机号输入验证码才能继续。

财联社记者查询华铁应急公告发现,上市公司公告中从未有比特币信息,且在转让其所持有的新疆华铁股权时,也未在评估报告中体现比特币的信息。

收藏
69.87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82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