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的时间(上)
2021-08-25 14:42 星期三
Birgit Kremer

通常,画钟的功能乍看并不明显:钟表在图画中与场景融为一体,如同其自然而然的组成部分,事实上,它们的确是指示时间的钟表。画家作画的想象力无边无际,令钟表爱好者也随之踏上了奇妙的穿越时间之旅。

画钟,指那些以任意形式包含着真实钟表的画作,而且画中时钟指示的是实际的时间。艺术和技术以独一无二的方式汇集于此。几乎无法确定画钟的起源和诞生时间。根据Alfred Chapuis和Edourd Gélis所述,画钟这种特殊的“艺术形式”最初始于Abraham Christian和Christian Theodor Danbeck兄弟,早在17世纪末,他们就已和Christoph Leo一起在奥格斯堡制造画钟。

image

隐藏在画钟背后的机械机制

从18世纪初开始,莱茵兰地区诞生了画钟,18世纪末左右,在奥地利和瑞士也出现了这类钟表。直到18世纪末,法国是制造画钟的领头羊,其开端是名为“tableaux mécaniques”的带自动机械装置的绘画,例如创作于1759年的自动运转显示风景的绘画《Les Alentours du chateau de Saint-Ouen(Saint-Ouen宫殿周边景色)》,现存于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上有签名“Desmarés à Versailles”。

image

带自动装置的画作,Desmarés,1795年,巴黎

第一批著名画钟部分来自德国,诞生于1740年左右,在雕刻鎏金木画框内,绘制在木板上的油画以令人印象深刻的头骨提出警示,展现Vanitas(虚空派)主题。在画面右侧是一个大表盘,指示小时和分钟,弧形开口显示星期,在三角形开口中从上至下显示日期、月份、黄道十二宫、昼夜长度,以及日出和日落时间。在表盘下方有两个小天使,其中一个举着大镰刀,寓意时间,其下方的花饰方框内显示铭文:“看看现在几点了,时间匆匆流逝,死亡就要来临,所以请你立即做好准备,否则会永远后悔。”主表盘下方的铭文对人们发出最后警告,敦促每位画作的观众“思考自己的结局!”。

image

虚空派主题画钟,1740年,德国

大约从1800年起,画钟在奥地利流行起来并占据主导地位,但在那里动偶装置非常罕见,更多是将音乐和钟表组合在一起。这类音乐演奏机制或按照设定的时间自动触发,或通过图画一侧的拉线(按需)操控启动。在法国的画钟里,钟表会出现在画中的任意位置,而在奥地利的画钟里,它们则是自然而然地出现在绘制的钟楼内,或是类似的建筑中,也会一体融入可以找到钟表的现实场景,使钟表成为画作的主题,有时一开始根本无法辨识那是一台钟表,在确确实实地指示时间。

image

隐藏在钟楼里的表盘

1800年至1865年是画钟的鼎盛时期,基本上成了典型的中产阶级产物。除了风景画,还有城市景物画、教堂绘画、历史主题画、风情画、以及日常生活场景画,例如工匠工坊和杂耍场景,或是包括时钟的厨房内景。大约从19世纪中期开始,在发掘画钟的主题方面人们的想象力逐渐枯竭,于是绘画中出现了随意放置的表盘,而且钟表与画作本身不再有内在联系。当黑森林的钟表制造危机到来时,一些作坊邀请当地的画家提供新的绘图创意,例如开发了一种非常有趣的布谷鸟时钟,能以鸟鸣来报时。

image

画钟作品欣赏

总而言之,可以确定画钟主要诞生于奥地利、瑞士、法国和比利时,通常是根据订单生产。画钟最先出现在画布绘制的图画中,常常也以木板或特殊的金属板用作绘画底板。画布仅仅适合固定部分机芯和表盘,而且因其更加柔弱敏感,很容易损坏。木板,尤其是金属板则更加稳定。来自奥地利的画钟常以铁皮板或铜片板取代画布,这些画钟原本常有十来个附加自动装置和游戏部分,在使用过程中往往出现部分损坏、部分被拆除、或部分装入替代组件。

image

画钟的画框

在背景上有活动点缀物的画钟极为罕见。19世纪末,随着日益兴起的工业化画钟制造,油印图画取代了艺术家的手绘画作。画钟价值的一半取决于绘画的艺术品质,但事实上画作的水准参差不齐,起伏巨大,好在画钟的价值也取决于制表师以及机动部件制造商的声望和名气。考虑到如今存世数量巨大的画钟拥有各种各样的绘画主题以及附加机动装置,似乎不可能概述钟表历史上这一非常特殊的篇章。

image

画钟作品欣赏

尽管如此,理一下它的发展历程并最终整合为全貌尤为必要。在这个艰巨任务开始之初,区分各个地区的产品很有意义,因为在法国、奥地利和德国诞生的画钟,其中一部分的造型区别明显,另一方面,它们一同组成了钟表制造和绘画艺术相结合的令人倾倒的珍品。因此讨论地区特色之后,才能关注其存在的共同性。此外,画钟的创意从未完全消失,直到今天还是可以找到其现代衍生产品。

image

画钟作品欣赏

法国:机械画作和画钟

即使不能指示时间,机械活动画在法国也很受欢迎,这类画作也叫“微型剧场”。在巴黎的工艺美术博物馆中仅有三台这样的“机械画作”,诞生时间介于1750年至1770年。最早的机动画作诞生于1750年左右,出自一位匿名大师之手,展现了固定的城市景观,机械装置让陪衬景物和画中人物活动起来。另一幅画作则展现了宫殿花园里的盛宴,循环链条让宴会客人和马车活动起来,一个齿轮驱动碾磨机的叶片旋转,在这件作品上签署的艺术家是巴黎人de Saint-Jean,完成时间是1771年。

image

画钟作品欣赏

从时间上看,Desmarés的机械画作是那个时代的代表作。该作品特别有趣之处在于依然保留着构造图纸,可以精确了解图中各个活动部件的机械结构。经过和最终的机械画作的比较,证明了制造者极其精准地按照图纸制造了该装置,不过和同时代的钟表机芯相比,它的做工还是比较粗糙。早在16世纪末,法国已经出现了这类产品,并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纪中继续制造。到了19世纪,部分画钟的主题造型颇有些稀奇古怪。

image

画钟背后的机械机制

来自巴黎的Hoffmann Frèrers在1849年左右制造了一台画钟。画中左侧为河流景观,右侧展现了狩猎场景,正中一座巨大的钟楼引人注目,通过硕大的表盘指示时间。其搭载的机芯不仅配备大自鸣功能和Brocot(布罗科特,法国钟匠)擒纵,而且附加的音乐报时装置也令人惊叹。首先,它可以每个整点或按需从滚筒装置的六首乐曲中选取一首报时;其次,每隔半小时按需从单首乐曲的四段序曲中择一报时。此外,每隔三小时或按需设定由两根螺杆触发钢簧发出三刻制自鸣报时,还有第二个机械装置发出另一段旋律优美的铃音,由两根螺杆触发滚筒装置上的另一个报时机械运转。

image

带有机动装置和音乐报时装置的画钟,Hoffmann Frères,1849年左右,巴黎

image

图中画钟的机芯构造图示

另一个与众不同的例子是一台制作于19世纪60年代的摆钟,来自一位巴黎工程师的私人收藏。它将钟表的时间显示与画作的机动装置分开安装,此外还设有音乐报时装置。在时钟下方的木框内,可以看到一艘小船随着波浪驶入港湾。总之,这类珍贵的画钟通常出现在众多博物馆和私人收藏中。即使是伟大的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Louis Breguet)也无法拒绝当时占据统治地位的流行品位,一份1822年的销售文件描述了一件相应的画钟,证明了这一点。

image

带有机动画作的摆钟,每隔半小时报时,约1860年

奥地利:Carl Ludwig Hoffmeister

在奥地利,就式样、风格、历史而言,绝大部分画钟属于Biedermeier(毕德麦雅)风格,但部分后期作品转向了历史主义风格。尽管它们绝大多数是根据订单生产,而且非常昂贵,但几十年来一直广受欢迎。它们明显不同于法国的同类作品,后者主要在画布上作画。奥地利的画钟通常是在铜板或铁板上作画,对画家的技艺提出了极高要求,并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在画布上还能遮盖的错误,在金属板上几乎难以修改,而且错误的笔法线条将一直留在那里或是始终能看到不合适的色调。

image

奥地利毕德麦雅风格画钟作品欣赏

因此,高品质的作品需要专业领域的大师。这样的大师包括Vogl、Pigler、Frank和Matauschek,还有最重要的Carl Ludwig Hoffmeister(也写作Hofmeister)。1820年至1840年期间,Carl Ludwig Hoffmeister创作出了艺术价值极高的机动画作,在画钟里呈现了典型的中产阶级生活,并通过制表师和机动装置制造师的精湛技艺,使其成为完整的手工艺精品。如今在重要的博物馆内,可以找到多件由他本人或其工坊制作的画钟及机动画作。

image

Carl Ludwig Hoffmeister的画钟作品

不过艺术家本人也有一些难解之谜:他的画钟及其工坊出品的产品都附有签名,并且大多标注日期。因为已知他的画作有多个版本,推测Carl Ludwig Hoffmeister的工坊雇佣了多位员工,但无论怎样都找不到关于他们姓名或身份的线索,而且迄今为止也无法确定工坊的地址。目前甚至也不清楚,他是否和L. C. Hoffmeister是同一人,后者凭借拥有丰富场景人物的大型风景画钟和机动画作而闻名。

image

Carl Ludwig Hoffmeister的画钟作品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转载平台和作者本人观点。
经公众号“表情mytime”(ID:chronos_mytime)授权转载。原文略有改动。
图片来源于网络和《Chronos手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原刊于2021年《Chronos手表》年度增刊《表典》。

阅读原文

收藏
99.52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5935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