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观察|阜康医疗内控频出问题:屡次医保违约被扣款 曾购买走私医疗器械被查
原创
2021-11-12 11:34 星期五
财联社记者 苏启桃
记者注意到,阜康医疗一边说着资金累积速度慢制约公司发展,拟募资5.56亿元建设西藏阜康医院中心院区,另一边却持续分红,IPO前陆续将近亿资金揣进股东腰包。更大的风险则在内控频频出问题,公司屡次医保违约屡次被扣款,医疗纠纷不断,甚至曾购买走私的医疗器械。

财联社(成都,记者 苏启桃)讯,沉寂了10 多年的医疗机构IPO,近两年有阶段性爆发趋势。继何氏眼科等三家眼科医院、三博脑科组团赴创业板IPO后,今年更多民营医疗机构也纷纷冲刺资本市场,其中就包括西藏阜康医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阜康医疗”)。其拟登陆上交所,日前刚预先披露更新。

阜康医疗在给财联社记者的回复中表示,“目前公司业务持续发展,较好地起到了作为公立医院的有益补充,但对资源的需求愈来愈高。作为民营企业,公司在资源配置方面手段较少,主要依靠自身积累、银行贷款实现发展,资金累积速度较慢制约了公司的经营规模,因此公司决定通过资本市场的平台助力公司进一步发展医疗事业。”

但记者注意到,阜康医疗一边说着资金累积速度慢制约公司发展,拟募资5.56亿元建设西藏阜康医院中心院区,另一边却持续分红,IPO前陆续将近亿资金揣进股东腰包。更大的风险则在内控频频出问题,公司屡次医保违约屡次被扣款,医疗纠纷不断,甚至曾购买走私的医疗器械。

IPO前分红近亿元

上世纪90年代末,安徽籍人士王斌开始在西藏开民营药店,因儿时患病立志要自主经营医院,后创办西藏第一家民营综合性医院西藏阜康医院,2008年阜康医疗成立。公司主业属于医疗服务行业,提供诊断、治疗、体检服务,并销售药品及医疗器械。公司目前已运营两家医院,包括三级营利性综合医院西藏阜康医院和二级营利性肿瘤专科医院西藏康城肿瘤医院,还通过全资子公司阜康健康运营七家零售药房。

2018年-2020年、2021H1,公司分别实现营收3.90亿元、4.68亿元、5.85亿元和3.32亿元,净利润4740.38万元、5567.31万元、8650.20万元、3031.60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946.14万元、8555.08万元、1.24亿元、9351.02万元。

与此同时,报告期内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0.97%、20.52%、33.21%和40.64%,截至2020年末有1.08亿元货币资金在手。

就公司财务数据而言,资金并不紧张,且在2017-2020年度,年年分红,累计派现额度近亿元。而阜康医疗早在2017年10月就启动IPO计划,并接受国金证券的上市辅导。

值得一提的是,王斌到西藏医疗行业拓荒挣钱之后,其胞兄王恩强也跟随而来,且王恩强及其配偶马桂玲控制的企业中有8家主营与阜康医疗类似。比如拉萨康德医药销售有限公司、西藏鑫誉医药发展有限公司均主营医药及医疗器械零售,还有鑫誉诊所等3家诊所主营为社区卫生服务。

公司解释,王恩强及其配偶控制企业与公司不存在同业竞争关系,与公司在历史沿革、资产、人员、业务和技术、财务等方面完全独立,也无收购王恩强及其配偶马桂玲控制的相关主体的安排。

但天眼查显示,王恩强最初任职就在王斌手下,曾任西藏阜康医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阜康发展”)宇拓路分店负责人,该分店已于2015年注销。且目前王恩强在王斌控制的西藏徽商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担任监事。

同一时间股权转让和增资定价悬殊

阜康医疗发展的资金来源也并不是公司回复记者的那么艰难,在过往十几年中,公司经历了多轮增资及股权转让,也给其带来不少资金和资源。财联社记者梳理发现,在同一时间或接近时间,公司股权转让及增资定价悬殊。

2015年7月,公司前身阜康有限的创始股东杜鸿欣、王贤毅分别将各自持有的5%股权作价12.99元/注册资本转让予王斌,转让价款均为324.86万元。同月,公司增加注册资本98.80万元,其中阜康发展以 2700 万元认缴注册资本 80.84 万元、钟影以 600 万元认缴注册资本 17.96 万元,增资价格为 33.4 元/注册资本。

公司称,杜鸿欣、王贤毅除投资阜康有限外,还投资并控制有其他民营营利性医疗机构,且日常专注于上述医疗机构的运营,经过商议,杜鸿欣、王贤毅将其持有的阜康有限股权转让予王斌。而因业务发展需要,阜康有限增加注册资本,并引入钟影(人类辅助生殖医学专家)为新股东。

但钟影因职业规划安排,最终并未加入公司。2016年7月,钟影将持有的阜康有限3%股权以700万元的价格转让予阜康发展,转让价格为38.98元/注册资本。

4个月之后,阜康有限再次股权转让和增资,其中阜康发展以2000万元将持有的4.44%股权转让给领慧投资,明德投资以5000万元向阜康有限增资,价格均为75.15元/注册资本。前后相差4个月,价格又悬殊1倍。

屡次医保违约屡被扣款

一般而言,在医院的IPO中,医保违规、医疗纠纷、诉讼处罚等会被重点关注,侧面反应公司内控制度及执行情况。在阜康医疗收到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也就相关问题要求公司进行补充或分析说明。

招股书披露,仅2018年以来,公司就5次违反《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服务协议》《基本医疗保险定点零售药房服务协议》而被扣除结算保证金或拒付金额,且屡次检查屡次再犯,分别被要求退回违规费用或保证金273.65万元、12.46万元、91.76万元、0.35万元和32.16万元。

除专项检查导致的医保扣款外,医疗结算机构还会在日常结算中根据阜康医疗及下属单位的年度考核结果及日常审核对医保结算款项在实际结算时进行相应扣减。2018年至2021年6月末,公司因医保违约合计扣款1084.26万元,占营收的0.61%。

同时,公司还存在多起医疗纠纷,其中报告期内已了结医疗纠纷37起,其中还涉及2起诉讼。医疗纠纷计入营业外支出的赔付金额(不含科室承担部分)分别为 55.02 万元、45.37万元(含2019年末预计负债34万元)、13.06 万元、8.82万元。

另外,2018年-2020年,阜康医疗每年都会收到行政处罚,除了常见的未按期限办理纳税申报等遭到税务部门处罚外,公司甚至曾因购买走私医疗器械被处罚。

2015年12月8日,阜康妇儿、阜康有限分别与拉萨市程宏电子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程宏电子”)签订了《医疗设备购销合同》,并于2015年12月29日和2016年4月18日分别从程宏电子购进一台价值96万元的美国GE彩色超声诊断仪,一台价值40万元的美国GE麻醉机。2018年1月5日,西藏自治区食药监局联合拉萨海关缉私局进行现场检查,认定该两台医疗器械未依法注册。后责令阜康医疗、阜康妇儿立即停止使用未依法注册的医疗器械的违法行为,并没收两台器械。

对于上述的问题,阜康医疗在回复财联社记者时均未正面回应,只是表示,以招股书披露为准。

收藏
128.38W
我要评论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2.69W 人关注
1.64W 人关注
1.06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