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蜂网电话会议第37期】锂电回收市场或成千亿“大蛋糕” “分羹”却充满挑战
原创
2022-03-11 13:57 星期五
财联社记者 李子健

财联社(厦门,记者 李子健)讯,锂电原材料紧缺之下,废旧电池回收行业颇受重视。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日前亦表示,健全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体系,支持高效拆解、再生利用等技术攻关,不断提高回收比率和资源利用效率。

市场火热之下,废旧电池回收价格已经水涨船高。随着碳酸锂价格突破50万元/吨、及镍、钴等贵金属水涨船高,据央视报道,动力电池回收企业已开始加价“抢货”,目前退役电池价格已超过新货,且在高利润刺激下,产业链中不乏囤货现象。

废旧电池变“大蛋糕”,但欲“分羹”亦充满挑战。在3月9日财联社蜂网专家电话会议中,北京赛德美资源再利用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赵小勇,围绕“锂电回收的机遇与挑战”主题进行全面解读。赵小勇曾任科力远副总经理,亦是动力电池回收行业4项国标主要参与人,业内履历资深。

湿法为国内主要回收模式

由于废旧电池回收主要目的是从中提取贵金属,因此回收技术的提纯度及运营成本,直接影响企业的回收利润。赵小勇从业内情况分析,废旧电池回收主要有三种技术路径,分别为火法、湿法及物理法。

据介绍,火法以比利时企业优美科为代表,其在比利时运营了一个7000吨火法冶炼焚烧炉。优点是能够高温焚烧,排放只有二氧化碳气体排放。另外能够对原材料“来料不拒”。

缺点是由于焚烧炉需要高温,能耗很高,而后段高温焚烧后的金属渣,主要提取的贵金属为钴、镍,基本上锂、铝不能回收,相对传统的湿法而言回收利润要低,目前国内仍没有企业规模化运营。

国内废旧电池回收企业最主流的技术路径为湿法冶炼工艺,如格林美、邦普、华友、豪鹏等等均在应用。湿法冶炼工艺目前对钴、镍的回收率基本能达到98%以上,锂的回收率从以前的70%,到目前业内水平提升至80%,“甚至有一部分先进工艺还可以做到90%以上”赵小勇表示。

除此以外,湿法技术将贵金属提取以后,能够实现“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由于工艺较为成熟,可以重新应用到新能源产业。但缺点亦同样明显,前期需要低温焚烧,在后段萃取过程中,需要加入酸碱,对环境并不十分友好。

物理法则以北京赛德美为代表,其开创的方法为,将单体电池精确拆解及正负极材料修复相结合的新型环保动力电池回收处理方式。优点在于足够环保,过程不需要任何酸碱,能够在全国主要新能源消费城市落地建厂。

另外,在碳酸锂价格低于7万元/吨的情况之下,物理法回收磷酸铁锂电池仍然具备一定的经济性,解决了磷酸铁锂价格低位时经济性的难题。但缺点是,提取的碳酸锂材料,由于会混入杂质,对于电池会有5%能量密度的下降,因此主要应用于两、三轮车及储能等市场。

赵小勇补充称,在未来潜在技术方面,最为有潜力的技术为生物法,但目前尚未走向产业化。生物法的主要特点是利用生物酶来代替湿法中的酸碱,对环境比较友好。

渠道模式各有“千秋”

显然,随着技术进步及资本加持,锂电回收技术路径将不断迭代。在技术之外,回收渠道亦是重中之重,赵小勇表示,正规废旧电池回收企业,在回收量没有达到3000-5000吨以上回收规模,则很难实现盈亏平衡。

以格林美为代表的回收模式,称之为“全生命周期”回收,通过废旧电池回收,到原料再制造-材料再制造-电池组再制造,再到梯次利用,路径包含了电池的全过程。目前格林美的主要合作对象为车企、电池厂及报废汽车拆解商,自身亦在报废汽车拆解商中有所布局。

通过上下游深度捆绑的渠道,则以华友钴业为代表,其主要通过与车企合作,及在梯次产品中进行布局。在与电池企业合作方面,打出“以废料换材料”的口号,即电池企业将废料给到华友钴业,华友钴业按比例提供材料。

深圳邦普凭借与CATL与ATL的关系,形成特殊的“帮扶”模式。深圳邦普主要依托CATL与ATL两个行业巨头,后两者的废电池为深圳邦普回收的主要来源。由于CATL与ATL占据国内份额的半壁江山,其他企业很难达到其同等规模。

北京赛德美则避开竞争激烈的渠道另辟“战场”。尽管北京赛德美亦依托车企、电池厂、储能企业等,但北京赛德美的重点在于汽车运营企业中,赵小勇介绍,在北京赛德美成立之初,开始与大量的公交车企业交流,成为国内回收公交车废旧电池规模最大的企业。

其表示,北京赛德美另一布局重点在于报废汽车拆解商,原因在于,2020年新能源车的用户,已从传统的运营公司转向私人消费者,未来的5-8年,将有大量的废旧电池,流向与车管所挂钩的报废汽车拆解商。

四大门槛构成“壁垒”

据广发证券相关研报测算,2030年锂电池回收规模中观预测下达1089亿元,庞大的“蛋糕”背后,是大量的废旧电池回收企业争相入局。但显然并非人人皆可“分羹”。赵小勇为废旧电池回收行业总结了四大壁垒,分别是技术壁垒、渠道壁垒、资金壁垒及管理壁垒。

其进一步分析,国内大部分的回收企业采用湿法工艺,但由于各地环保的要求,主要落地的地方在四、五线城市的化工园区或冶金园。以往“以环境换经济”的发展模式已难以适用,这意味着,即使建厂之后,如果在环评上持续适应国家对于环保的要求,将成很大障碍。

第二个是渠道壁垒。废旧电池回收企业进入行业,首先需考虑企业能否在一定时间内建立畅通的回收渠道,并收到足够多的废电池及退役电池。“否则,大量的投入,可能只能设备晒太阳,工人无事可做。”赵小勇表示,正规废旧电池回收企业,在回收量没有达到3000-5000吨以上回收规模,则很难实现盈亏平衡。

第三个是资金壁垒。废旧电池回收企业规模越大,对流动资金的要求越高,因为电池回收普遍为现货现款,除了常规的库存之外,在材料销售的环节上,普遍存在帐期。

第四个则是管理壁垒。废旧电池回收行业,上游涉及车企、电池厂、储能企业、报废汽车拆解商等,企业自身亦需要全国建立回收服务网点,梯次利用则需要与不同应用场景的企业打交道,这则意味这上、中、下游均需要强大的资源整合及管理能力。

关联板块
收藏
151.18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2.92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