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直击欧洲经济“心脏”:德国工业巨头摇摇欲坠
原创
2022-03-28 14:15 星期一
财联社 潇湘

财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在过去两年,德国工业领域就一直努力挣扎着想要摆脱疫情大流行和前所未有的供应链挑战,而如今,“隧道尽头的曙光”仍未出现,突如其来的俄乌冲突却可能带来更为致命的打击:这场危机正迅速威胁到德国昔日引以为傲的汽车、化学和精密机械制造商,欧洲经济的“火车头”很可能因此面临“脱轨”的风险。

据悉,随着这场地缘冲突将能源成本推至新高,并引发新一波高通胀,包括宝马(BMW AG)、巴斯夫(BASF SE)和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 AG)在内的数十家德国工业巨头都已警告称,它们的业绩将因此下滑,而其他公司甚至拒绝给出预测。许多经济学家已经大幅下调了德国经济增长预期。

大众汽车公司(Volkswagen AG)首席执行官Herbert Diess本月在公司年度业绩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这场战争继续下去,将严重威胁到过去几十年来为世界许多地区带来自由和繁荣的世界秩序,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将遭受最大的损失。”

在柏林,德国政府已经承认了经济可能面临困境的严重性,其在经济和政治上的选择都受到着数十年能源政策的限制——这些政策使德国成为欧洲最严重依赖于俄罗斯天然气和石油的国家之一。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在这场地缘风暴刮起之前,德国的能源密集型工业基础就面临着重大转变,德国计划退出核能和煤炭行业,同时电力成本也处于欧洲最高水平。

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已经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从工业界收集有关天然气和电力的使用和价格、生产计划、供应瓶颈以及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度等行业数据。

一直在努力锁定其他能源来源的哈贝克上周五表示,德国希望在2024年年中能够基本上实现独立于俄罗斯的天然气进口。上周,哈贝克带领着来自巴斯夫、德意志银行、德国商业银行和莱茵集团等公司高管组成的团队造访了卡塔尔和阿联酋,以确保液化天然气的进口。

哈贝克上周六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称,“我们每天都在不断减少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以便能给自己争取更多一点的回旋余地。”

但这些举措显然无法提供德国企业所急需的立竿见影的援助,而且有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这场可能会给德国出口驱动型制造商带来持久的经济痛苦。这些制造商多年来在中国强劲的需求和高效的供应链上高歌猛进,但眼下却可能面临空前的危机。

德国财政部长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警告称,德国面临滞胀的危险——即在经济放缓的同时持续存在高通胀。

德国工业巨头摇摇欲坠

在这个依靠制造业维持经济增长的国家,一系列的经济指标都可能因此蒙上阴影。制造业约占德国经济比重的22%,而在其邻国法国这一比例仅为11%。

image

基尔研究所(Kiel Institute)目前已将德国2022年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近一半,至2.1%,原因是俄乌危机的冲击波抵消了疫情后需求的复苏,同时通胀将加速攀升至5.8%,为1990年东西德统一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3月份,一项德国制造业指数已进一步下滑,同时一项关键的商业环境调查也创下了新低。但即便如此,不少德国企业仍主动或被迫地执行着对俄的制裁措施。

德国政府上周四就第二轮救助计划达成协议,以减轻能源成本负担,使救助总开支达到约300亿欧元(330亿美元)。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目前仍没有一个统一的计划来阻止这场将影响到经济诸多层面的危机。

德国有机硅生产商BIW Isolierstoffe GmbH负责人Ralf Stoffels表示,“在能源和大宗商品价格飞涨的情况下,我们目前的主要任务是生存和维持就业,而已不再是盈利,”该公司位于德国前工业中心——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

Stoffels显然并不孤独。根据商业游说团体德国工商总会(DIHK)对3700家公司的调查,78%的公司表示,俄乌冲突伤及了它们的业务,超过一半的公司抱怨价格上涨或供应链中断。

“对我们伤害最大的是电价,”年销售额约为4000万欧元的精密铣床制造商Kern Microtechnik GmbH董事总经理Simon Eickholt表示。

他介绍称,该公司的能源成本大约翻了一番,供应链中断和原材料成本也令其承压。Eickholt指出,该公司的机械工程业务每周都会收到几份延长交货时间和提价15%的通知。

钢铁贸易商Schwarzwald Eisenhandel GmbH & Co KG的董事总经理Steffen Auer则表示,价格“完全疯了”,每吨金属薄板的价格在一周内几乎翻倍式上涨了2200欧元,迫使该公司几乎每天提价。Auer说,“我们的一些客户付不起这样的价格。

俄罗斯供应德国约三分之二的天然气、一半的煤炭和大约三分之一的石油。目前,德国企业最担心的是俄罗斯能源供应彻底关闭——无论是俄罗斯还是欧盟最终作出这一决定。

image

哈贝克上周五的讲话中也强调了德国的困境。哈贝克表示,“即使我们减少对俄罗斯进口的依赖,现在实施能源禁运还为时过早。经济和社会后果仍将非常严重。”

到目前为止,欧盟一直没有切断俄罗斯的天然气和石油供应,因为其认识到此举将在欧洲大陆将引发冲击波。而如果欧盟真的这样做,BIW Isolierstoffe GmbH的Ralf Stoffels预计他的公司将不得不关闭,并波及到依赖其硅材料的制造商,如汽车制造商。

Stoffels表示,“我们面临的危险是没有足够的能源来维持我们的生产,尽管我们生产的是各行业都需要的东西。”

收藏
55.56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6.26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