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投资成“二把手”辞职“导火索” 越博动力难以盈利向实控人举债
原创
2022-07-12 16:22 星期二
财联社记者 武超

财联社7月12日讯(记者 武超)对于越博动力(300742.SZ)合资成立新能源子公司的投资决策,董事、副总经理蒋元广不仅在董事会审议时投出弃权票,同时辞去了其在公司所有职务,这两则蹊跷的讯息亦引起深交所下发关注函。

越博动力对深交所的最新回复显示,新设子公司是为成立专门的销售运营平台,以配合公司的新能源重卡业务发展战略。但作为公司的“二把手”,蒋元广并不认可此举,公告中指出其对于合资公司成立后计划的业务模式持有不确定的意见。

有熟知公司的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蒋元广博士是越博动力在上市时作为重要专家引进,一直以来在公司研发领域发挥着主导作用,堪称李占江之下的二号人物。尽管公司还有2位副总经理,但并非董事会董事。蒋元广的离开,对越博动力的高层结构影响很大。

财联社记者了解到,越博动力面临的资金与短期偿债压力较大,或也是该项投资合理性与必要性受到内、外部质疑的原因。自2018年在创业板上市以来,越博动力的业绩很少出现增长,主业甚至未真正实现盈利,还引发了高管集体流失的问题。

7000万投资合理性存疑

根据披露,越博动力与南京汇通易航新能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称“汇通易航”)共同出资成立控股子公司南京汇博吉通新能源动力科技有限公司。越博动力以自有资金出资人民币7000万元,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 70%。

越博动力称,该合资公司的业务模式为公司将新能源动力总成产品卖给整车厂,该合资公司将根据终端厂商的需求向整车厂提车完成销售。有利于深度拓展新能源商用车市场,为公司培育新的业绩增长点。

值得注意,汇通易航成立至今仅一月有余,而合资公司汇博吉通成立时间仅比汇通易航晚5天。两者注册地更是仅一室之隔,均在南京市建邺区嘉陵江东街18号4栋4楼。

因此,深交所对此要求越博动力对汇通易航的成立背景、其股东的专业背景及主要工作经历等说明公司与汇通易航共同对外投资的相关考虑是否有利益安排。

越博动力对利益安排予以否认,同时表示公司与合作股东汇通易航在短期内不会对新能源子公司的注册资本进行实缴,双方对人员和业务也尚未有明确安排。

在这项投资中,最受外部关注的是,越博动力董事蒋元广不认可相关决策,他在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关于对外投资的议案》时投了弃权票,并在随后离职。

对于蒋元广投弃权票的具体原因,越博动力称,蒋元广先生对于合资公司成立后计划的业务模式持有不确定的意见,对于该种业务模式是否能够实现并最终落地持保留意见。公司还称,蒋元广与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占江先生在公司运营、治理等方面不存在矛盾分歧。

实际上,除蒋元广外,今年以来,越博动力已有多名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先后辞职,包括董事朱选功、董事兼副总经理刘恒、独立董事冯增铭、副总经理席慧军、副总经理周婧、董事会秘书钟孟光、董事兼副总经理蒋元广等,高管流失率颇高。

难以盈利向实控人举债

有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从财务角度看,蒋元广投弃权票亦有一定理由。公司自有资金捉襟见肘, 同时业绩持续下滑,恐怕难以支撑对该项目的预期。

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越博动力货币资金为0.16亿元,短期借款余额为6.75亿元。相较于目前货币资金量而言,公司以自有资金出资0.7亿元,面对的资金与偿债压力较大,大费周章周章成立子公司,投资的合理性与必要性值得深思。

在2018年上市前,越博动力的业绩增速还较为可观,但上市后却叫人大跌眼镜,2018-2021年,越博动力的营业收入从4.93亿元跌至3.07亿元,归母净利润从0.21亿元变成亏损2.30亿元。并且这期间扣非归母净利润均为负数,截止目前企业并未真正赚到钱。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越博动力的收账成本常年维持在极高水准,时常需要计提高额的坏账准备,对经营状况构成负面影响。2022一季度末,应收账款依然高达3.38亿,较2021年末增长了41.10%,面临的形势愈加严峻。

由于应收账款回收情况不理想,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从上市当年至今均为负值,仅2022年一季度为1289.17万元。

为满足经营业务的资金需求,越博动力只能继续借钱度日,这一次瞄向了实控人。今年7月初,公司与实控人李占江签订《借款协议》,向李占江先生借款不超过 2 亿元人民币(含2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截至目前,李占江累计借款给公司的金额为4292.8万元,累计为公司提供免费关联担保的总金额为4.38亿元。但李占江自身也有数亿元的资金来自于借款,借款方式为股权质押。

(编辑:曹婧晨)

收藏
73.7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7475 人关注
1.1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