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抢了?退烧药、抗原短缺状况已缓解 京沪基层正陆续配备新冠口服药|传真
原创
2023-01-06 20:09 星期五
财联社记者 卢阿峰
据悉,退烧药和抗原短缺现已得到较大缓解,消费者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购买。亿帆医药表示,12月底开始供应布洛芬干混悬剂,依然处于供不应求状态。而广东地区某药企内部人士透露,目前明显能感觉到退烧药的需求在降温。新冠口服治疗药物已在北京、上海地区铺开,需求火热,但处方条件和程序比较严格。
据说退烧药和抗原现在已经不用抢了,美团买药上,布洛芬等退烧药和抗原已经有货可以下单,价格也回归正常,甚至在快团团平台上有商家亏本处理抗原。退烧药已经完全降温了吗?能否调查下具体情况?

《传真》栏目,致力于传递一线真实讯息。本次关注退烧药、抗原、新冠口服药等涉疫物资市场现状。

财联社1月6日讯(记者 王俊仙 卢阿峰 曾楚楚)“我们现在感觉需求还是很挺旺的,但是订货没有之前那么火爆了。”有退烧药生产企业人士对财联社记者如此表示。对于近段时间供应紧张的涉疫物资,财联社记者实地走访和线上访问了诸多涉疫物资生产、经营和使用企业、单位,总体来看,退烧药物和抗原检测试剂短缺状况已经得到较大缓解,消费者已经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购买。

而新冠口服治疗药物,则已在北京、上海地区铺开,需求火热,但处方条件和程序比较严格。北京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线员强调:“您必须是我们辖区65岁以上,新冠刚确诊的老人,才能过来开新冠口服药。”

终端抗原量足价降,退烧药供应缓解程度不一

近日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深圳地区半个月前一直有人排队的国大药房泥岗门店,已经恢复日常人流量。

财联社记者分别走访深圳、南京两地线下药店,店员普遍反映抗原有货,且相较此前爆炒的价格,定价回落至3-5元/支水平。但有些门店仍无布洛芬等退烧药。

大参林深圳西丽门店店员表示,目前店内抗原检测试剂很多,但是布洛芬系列、对乙酰氨基酚等药物还是没有卖。“我们其他门店也是这样,没有到货。”

益丰药房南京江宁区多家药店人员表示,布洛芬和对乙酰氨基酚都无货。抗原有货,有的门店是65元20支,一盒起卖,但不能刷医保,也有门店5元/支的抗原可拆盒零售;圆心大药房南京门店人士表示,没有布洛芬等退烧药,抗原有货但也不是很充足,5支起卖,每支5元。

也有药店抗原和退烧药均备货充足。南京老百姓大药房工作人员告诉财联社记者,布洛芬等退烧药和抗原这批货挺多的,抗原4元/支,5支起卖;先声再康南京门店人士也表示,布洛芬和抗原货源充足,抗原100元一盒,不拆盒零售。

在电商平台,深圳、南京地区布洛芬和抗原检测试剂已可即时送达。6日,财联社记者在深圳打开美团买药,分别搜索布洛芬、对乙酰、抗原等关键词,发现入驻的叮当快药、海王星辰等连锁药店已经有货可以下单,价格是疫情高峰之前的水平。而有抗原检测试剂销售的药店,数量明显比有售感冒发烧药物的多。在快团团等平台,也有商家开始“亏本”批量处理抗原检测试剂。

而在半个月前,美团买药上的上述药店根本不上架布洛芬、对乙酰等感冒发烧类药物,或者一直处于“无货”状态。

广东珠海地区某连锁药店总经理向财联社记者表示,现在抗原检测试剂非常充足,布洛芬、对乙酰这类药物也还好,“我们向上游订货都有现货。抗原价格已经开始回落了,这个非常明显。”

厂家仍供不应求,后期会否产能过剩?

而退烧药生产厂家则向财联社记者反映,目前仍供不应求,但也有企业感觉火热状态有所“降温”。

亿帆医药方面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公司充分利用现有产线,12月底开始对外供应布洛芬干混悬剂,目前产品依然处于供不应求状态,针对原料有所上涨,公司出厂价并未涨价。

有对乙酰氨基酚片的成都某制药企业内部人士也向财联社记者透露,退烧药物的订货咨询没有几周前那么多了。“当时工人阳得多,生产成本涨的多,原料成本也涨的多,我们企业根据利润指标测算,对乙酰氨基酚片的出厂价格是上涨了40%,估计后面会回调原价吧!”

广东地区某药企内部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目前明显能感觉到退烧药的需求在降温,虽然订货量还是比往常多,但是已经没有最高峰时那么火爆了。“我们之前对乙酰氨基酚片的原料药采购价格有一些上涨,连带着我们企业对乙酰氨基酚片的出厂价格也有一定上涨。”

此前据媒体报道,受新冠感染人数猛增的影响,连带新华制药(000756.SZ)等有退烧药物和原料药的药企股价连创新高,新华制药等退烧药物相关药企屡屡对外表示,企业正在加班加点生产,确保布洛芬原料药、成药的供应。

而随着一些地区感染高峰期过去,相关企业的产能是否会出现过剩状态?四川金药师制药有限公司控销事业部总经理黄兵向财联社记者表示, “从我们企业自己的情况来看,应该不会出现过剩的情况。一是随着疫情防控政策的调整,未来国内感染规模会维持一个水平,相关退烧药物的市场需求是在原有基础上有一定的增加;二是退烧药物从生产到消费者手中,要经历较长的产业链,我们也会监控终端需求变化,灵活调整自己的生产计划。所以我们并不担心后续市场滞销。”

资深医药行业专家潘飞也赞同这一观点,他对财联社记者表示,这一波感染潮,提高了大众对于感冒发烧治疗药物的认知,也会增强他们对于相关药物日常储备的意识,侧面也做大了感冒发烧类药物的市场容量。“我们医药企业生产出来的产品要抵达终端,周期在一周到半个月不等,药品检验、运输铺货都需要时间,所以企业会密切监控市场动态,不会出现较大的决策失误的,所以应该不会出现滞销。”

“当然,即使日后有第二波、第三波感染潮,我国应该也不会出现退烧药物短缺了,因为企业都有经验了。”潘飞对财联社记者笃定的说道。

新冠口服药京沪先行,但处方条件严格

除了退烧药和抗原等涉疫物资外,最近新冠口服药备受各方关注,据媒体报道,北京、上海已经陆续可以在基层医疗机构获得新冠口服药物了。财联社记者近日从复星医药获悉,新冠口服小分子药物阿兹夫定开始进入上海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社区医院)。目前,阿兹夫定供应终端已覆盖上海二、三级医院115家,已准入社区医院113家,患者将可就近在社区经医生问诊、评估后开具相应处方。

今日财联社记者走访了多家上海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了解新冠口服治疗药物的配备情况。上海徐汇区虹梅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院办科员对财联社记者表示,现在Paxlovid跟阿兹夫定都能开。“两款药物的审核是比较严格的,因为它只能用于高危倾向和一些年纪大的人,所以我们需要了解病人的发病时间,还有他的一些基础症状的,然后我们医生评估审核一下处方,药都是有的。”

下午四点多,上海闵行区莘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诊处排起长龙,且以老人居多,门诊接待人员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想开新冠口服治疗药物的话要联系街道的家庭医生,问些关于基础病的问题,由家庭医生联系上级医疗机构进行会诊,会诊通过才能开新冠口服治疗药物的处方,病人要患病3-5天内吃这个药才有用。而且Paxlovid一次只能开一盒,价格一千多,可以报医保。

在上海闵行区古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财联社记者刚一开口问到辉瑞新冠口服药物Paxlovid,接待人员直接让致电家庭医生。财联社记者为此致电某家庭医生获悉,首先他们会先确认患者本人肝肾功能,然后请上级医生会诊,汇报病史、吃过的药,最后若能开药,可请家人直接去医院开药拿回家,不用当场服下。

“目前Paxlovid还是很紧缺的,还没到充足的程度。”财联社记者从上述闵行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家庭医生处获悉, “辉瑞的药现在是有,(之后)有可能就进不到货了,很多人都在配,我们这儿已经没有(现货),现在是借别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药,还能借多久不知道。”

在北京,开出新冠口服药的条件也比较“严苛”。

财联社记者以新冠患者身份致电了多家北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他们口径比较一致:“你有没有到65岁?没到是没资格申请使用的。”“你若不是我们本辖区的居民,那是根本不可能给你开这个药物的,你要找你住的辖区的卫生服务中心。”“你家老人确诊多少天了?若是超过5天,你来了也不能给你开这个药。”

当记者表明自己非辖区居民的时候,接线人员很快就结束了对话。

北京还有部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卫生服务站表示还没有到货,工作人员表示:“我们还没有配备,准确点是还没有到货,网上说的速度太快了。”

(编辑:曹婧晨)

收藏
165.78W
我要评论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8274 人关注
2.55W 人关注
9187 人关注
1.11W 人关注
1.06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