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违约、梦折文旅 新华联控股陷生存困境
2020-11-13 15:33 星期五
腾讯房产

在多笔债券发生实质性违约的背景之下,新华联控股的资金危机仍在进一步恶化。

11月4日,上清所披露,新华联控股未按约支付“19新华联控MTN001”的利息,构成实质违约。主承销商海通证券发布公告中称,新华联控股在2019年4月30日公开发行2019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债项简称:19新华联控MTN001,债项代码:101900660.IB),发行期限为5年,首年付息日为2020年4月30日。

但在4月27日,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2019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第二次持有人会议召开,所有债券持有人一致同意与发行人签订《利息延期兑付协议》,同意将“19新华联控MTN001”第一个计息年度利息兑付日延期到2020年10月31日(此日为法定节假日,顺延至11月2日)兑付,届时其应付的利息为3500万元。

不过,截至实际利息兑付日营业终了,发行人未能按照约定将“19新华联控MTN001”的利息资金按时足额划至托管机构,这构成了实质性违约。

据悉,“19新华联控MTN001”的发行总额为5亿元,票面利率为7%,每年付息,到期还本。根据当时的发行说明书,该中票的募集金额将全部用于偿还“14新华联控MTN002”。由于到期未偿付,11月5日,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将该中票的评级从CC下调至C。

有评论指出,“19新华联控MTN001”此前曾经历过展期,但依然未能完成付息,这体现出,债券持有人新华联控股正在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预计该票据很难再形成一致意见展期,债权人或将各自开始展开行动,申请对公司查封资产、起诉执行。

年内多笔债券违约 深陷业绩亏损泥淖

事实上,今年以来,新华联控股已有四笔债券违约未偿。3月初,“15新华联控MTN001”就曾发生实质性违约,并触发了“19新华联控SCP002”、“19新华联控SCP003”超短期融资券的交叉保护条款,这两支债券分别在4月21日、5月7日构成了实质性违约。

其中,“15 新华联控 MTN001” 的发行总额为10亿元,债券期限为5年,债券利率为6.98%,本应于2020年3月6日兑付本息,到期应兑付的本息金额为10.698亿元。但截至到期兑付日,新华联控股并未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构成实质性违约。

本应于4月21日兑付的“19新华联控 SCP002”的发行总额为10.1亿元,发行期限为270日,利率为7.8%,到期应偿付的本息金额为10.68亿元,因未如期兑付,该债券同样构成实质性违约。随后在5月7日,新华联控股公告称,本应于5月6日兑付本息的“19新华联控SCP003”,未能筹足应兑付的3.73亿元资金,再次构成实质性违约。

据统计,“15 新华联控 MTN001”、“19新华联控 SCP002”、“19新华联控SCP003”以及“19新华联控MTN001”这4笔债券的发行金额合计为28.6亿元。来自Wind资讯、中金公司的数据显示,目前,新华联控股境内外存续的债券共11支,总金额为102.5亿元,其中有48.6亿元债券将于年内到期或回售。这意味着,新华联控股的债券兑付压力仍然不小。

中债资信在研报中指出,引发企业债券违约的原因有外源性因素和内生性因素两个方面。其中,外源性因素是企业所面临的外部环境发生不利变化,比如宏观经济环境的不利变化,或者资本市场信用环境紧张等。而内生性因素,则是企业自身经营及资质的缺陷。其中,外源性原因是诱因,内生性原因是根源。

由于长期以来企业经营决策不慎、经营状态恶化以及短期偿债压力巨大导致的流动性枯竭,致使公司的融资环境恶化,信用风险不断加剧,才最终导致了新华联控股的债务违约频发,中债资信称。

资料显示,创建于1990年10月的新华联控股,业务覆盖矿业、化工、房地产、酒业、陶瓷、五星级酒店、金融投资等多个产业,傅军为其实控人。目前,公司旗下主要的上市子公司包含东岳集团、新华联文旅、新丝路文旅、宏达股份、赛轮集团等。

自2019年年底以来,新华联控股不断曝出资金链紧张的消息,多支债券陆续违约,流动性危机浮出水面。今年3月,东方金诚曾将新华联控股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同月,大公国际将新华联控股的主体评级直接调整到C,并在9月的最新评级中维持不变。

偿债压力之下,新华联控股曾试图卖股套现以补充流动资金。今年2月,其以亏损的价格出清所持有的辽宁成大5.18%股权,回笼资金13.4亿元,按照16.9亿元的买入价计算,新华联控股亏了3.5亿元;3月6日,其再通过大宗交易减持所持北京银行2.61亿股股份,套现近14亿元,减持后持股比例为4.53%,经相关机构测算缩水近9亿元。

随后在4月份,新华联控股继续减持赛轮轮胎及宏达股份。在此之前,新华联控股持有前者14.72%的股份,是其第一大股东,并同时持有后者9.62%的股份,此番分别减持0.74%及0.99%股份,套现偿债。

债务压力叠加疫情影响,新华联控股的财务表现确实不够乐观。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新华联控股的总资产为1114.35亿元,总负债为900.86亿元。其中,流动资产为543.34亿元,流动负债为623.43亿元,期末短期借款为90.1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81.29亿元,货币资金为84.57亿元,短期偿债压力很大,如无意外也很难兑付。

在杠杆率方面,当期,新华联控股的资产负债率为80.84%。而在2017年至2019年,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76%、69.41%、76.40%,杠杆率逐年走高。

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被冻结 或被“多个业主轮流讨债”

由于债权人已采取行动,新华联控股所持部分上市公司股权先后遭到冻结。11月4日,科达制造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新华联控股所持约1.44亿股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占其所持公司股本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7.61%,轮候冻结期限为三年。

此前11月3日,新华联文旅也曾公告称,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所持公司11.60亿股股份被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占其所持公司股本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61.17%,冻结开始日期为2020年10月30日,轮候冻结期限36个月。

截至上述公告披露日,新华联控股所持新华联文旅的股权已遭14轮冻结,轮候冻结11次。其中,首次轮候冻结是在2020年4月13日,轮候冻结约1524万股,占其所持新华联文旅股本的1.31%。

有评论人士指出,所谓轮候冻结,是指只要公司的前一冻结一经解除,此前登记的轮候冻结即自动生效,无需等到新冻结手续办理完毕。这意味着,新华联控股或正遭遇“多个债主轮流讨债”的局面。

在公告中,新华联文旅表示,目前,“新华联控股”质押股份数量、被冻结股份数量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数量的比例已超过80%,投资者需注意风险。

但据公开数据,新华联控股的最新未解押股权质押数量已超过11.33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数的98%左右,远超80%。此外,其被轮候冻结的股份数量更是达到新华联控股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的100%。事实上,新华联控股所持北京银行、科达洁能、赛轮轮胎等公司股权均曾遭遇冻结或轮候冻结。

作为新华联集团的核心资产,新华联文旅的处境与控股股东类似,多项财务指标也在承压。今年前三季度,新华联文旅的营收为35.56亿元,同比减少36.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80亿元,同比减少516.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7.46亿,同比减少2084.44%,这也是其近十年以来的首次巨额亏损。

在外部融资方面,新华联文旅的筹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自2017年开始转负,且直至今年三季末,其该项指标为-31.56亿元,仍未转正。

融资不畅叠加业绩亏损的压力之下,新华联文旅还有不少短期债务待偿。三季末,其总资产为515.9亿元,较上年末减少2.7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72.32亿元,较上年末减少8.68%;所持货币资金为31.56亿元,较上年末下降3成以上;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为57.64亿元,高于所持货币资金。

与普遍“飘红”的财务数据不同,新华联文旅的财务费用却在大幅增长。前三季度,其财务费用同比增长25.3%至8.36亿元。其中,利息费用为9.25亿元,同比增长39.3%,占期内营收的26.2%。这意味着,新华联文旅有超过1/4的营收用来支付利息,而在去年同期,其利息费用占营收的比例仅为11.8%,高额利息正在侵蚀公司的盈利。

成也多元,败也多元 投资亏损拖累整体业绩

据悉,新华联文旅曾在2011年7月上市,并在2012年宣布转型,后于2016年,将公司名称由原来的“新华联不动产股份有限公司”更改为“新华联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按照“地产 + 文旅 + 金融”的战略定位,新华联文旅形成了文化旅游业、房地产开发业、商业、酒店业等多产业布局,以实现由单一“开发商”向“开发商 + 运营商 + 服务商”的转型,新华联控股的房地产业务主要集中于新华联文旅。

其中,文旅是傅军最为重视的业务,但该项业务具有投资规模大、回报周期长的特点,不仅未给公司带来相应的回报,还将大量的资金沉淀在项目中,反而让公司陷入了资金困局。

积极转型之下,新华联文旅的销售业绩不升反降。根据财报,2015年至2019年,公司的签约销售金额分别为48.21亿元、109.83亿元、103.34亿元、107.02亿元、79.01亿元,震荡下行,对应的同比增速也由高点时的127.82%降至去年末的-26.17%。

有业内人士透露,从投资金额上来讲,一个文旅小镇的平均投资至少在35亿元至40亿元,而资金回报周期则长达15年至20年。其中,新华联文旅在铜官窑古镇的总投资超过了百亿元,在西宁童梦乐园的投资额达50亿元,在鸠兹古镇的投资额达80亿元,这些巨大的前期投入都使得公司的资金链承压不小。

与积极的文旅布局不同,新华联文旅的传统主业房地产业务却在收缩,这从其拿地力度上可见一斑。财报显示,2017年,新华联文旅的新增土地为120.11万平方米,同比减少45.3%;2018年,其并未公布拿地面积,只是表明新增土储步伐有所放缓,将重点转向现有项目开发。2019年,新华联文旅依然没有公布新增土地储备。

事实上,从新华联文旅所公布的每年可供出售面积和预售面积来看,其土地储备并不充裕。2017年,新华联文旅的可供出售的面积为184.41万平方米,预售面积为88.07万平方米,占比为47.76%;2018年,其可供出售的面积为179.59万平方米,预售面积为88.04万平方米,占比为49.02%。2019年,其未开发的土地建面为174.18万平方米,按照当年60.66万平方米的销售面积估算,不足三年开发。

拿地节奏放缓,让新华联文旅的房地产业务面临了业绩下滑的压力。然而,被公司给予重视的文旅、酒店管理、物业服务等其他业务,又盈利能力较弱,一时无法取代地产业务的销售贡献。疫情之下,该项业务还受到巨大冲击,多重不利因素下,新华联文旅的资金链持续紧绷,这也为新华联控股带来了压力。

关于资金压力,新华联文旅在回复腾讯房产时表示,复工复产以来,公司旗下多个房地产项目销售情况较好,如,西宁新华联梦想城销售回款过12亿元。新华联文旅方面称:目前公司整体经营业绩不断回升,财务状况和现金流趋稳向好。为提升流动性,控制财务风险,后续将继续加强大宗物业的销售去化,在现有房地产项目区域进行深耕,运营好四大文旅景区,在降低债务的同时实现现金增量。

但是,成也多元化,败也多元化。傅军曾豪言,“要赌就赌大的”,与豪言相向而行,近年来,新华联控股在一级市场的投资,从生物科技、到共享单车,从卖大米,到拍电影,行业跨度,可谓无所不包。成功的投资时而有之,但新华联控股失败的投资也在不断涌现。

除文旅板块拖累了整体业绩之外,新华联控股最大的亏损来自投资收益。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新华联控股的投资收益亏损金额达65.19亿元,去年同期实现盈利20.77亿元;资产减值损失为-12.23亿元,较去年同期扩大逾三倍。

在评论人士看来,正是由于新华联控股对于投资时机把握不准、项目价值判断失策、摊子铺得太大、负债和流动性期限错配等原因,才最终导致了公司财务有失稳健,流动危机不断,不得不割肉埋单。

目前来看,陷入“信用等级频遭下调、债券违约不断”等漩涡中的新华联控股,或只能通过引入战投来走出危机。事实上,傅军也一直在为寻找战略投资者而奔波,甚至在股权层面有了松动,还曾多次呼吁金融机构纾困民营经济。

不过,自今年五月与中金公司签订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合作协议以来,新华联控股的引战工作尚无实质性进展。新华联控股能否“解锁”?又是否能引来“白衣骑士”纾困?腾讯房产将持续关注。

收藏
186.47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