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小民之后,华融证券被监管约谈,风险资产处置未有明显效果、资管规模压降不到位成监管质疑点
原创
2021-01-07 20:41 星期四
财联社记者 陈靖

财联社(北京,记者陈靖)讯,华融证券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据财新网消息,近日华融证券被北京证监局约谈,历史风险资产处置未有明显效果、对资管规模压降不到位等问题被集中处罚。

作为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旗下券商,华融证券2007年9月在北京正式挂牌成立。公司目前注册资本58.41亿元,总部北京,下设18家分公司(含2家在筹分公司)、65家营业部,旗下拥有华融期货有限责任公司、华融瑞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雄安注册首家公募基金子公司华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从券商分类评级来看,华融证券2018-2020年连续三年维持在BBB级。

事实上,赖小民在执掌华融时期遗留的问题资产处置力度远远不及监管要求。华融证券不良资产虽不及集团的千亿级规模,但是在非标业务盛行的阶段,公司资管业务一度在行业内排进前三,可想而知各类项目背后的风险淤积也以百亿元计。

据知情人士透露,华融证券在股权质押业务的大干快上,也是后续的埋雷点。

罚单指向两项问题

近年来,资管以及债市风险频繁暴露,相关部门对券商资管业务的管理亦在加强。本次华融证券被北京证监局约谈,主要涉及历史风险资产处置未有明显效果、对资管规模压降不到位两大问题。

据悉,在北京辖区内的券商风险资产压降进度中,华融证券占比高达9成。

证券资管业务是近年来券商的主要风险点之一。2019年7月15日,中证协发布《证券公司信用风险管理指引》。《指引》指出,建立长效的风险监控、报告及预警机制,做好事中风险控制。

2019年年报显示,华融证券资产管理总规模1384亿元,其中,债券类产品规模570亿元。产品总数215只,包含单一资管产品79只、集合资管产品136只。2019年新增产品5只,其中,包括一只投顾产品,开放期持续营销产品111只。

在资管新规落地两年多的时间里,券商资管规模逐步下降。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证券公司及其子公司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规模10.26万亿元,较同年一季度末减少0.21万亿元。券商目前的资管总规模占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私募基金管理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的18.74%。

从券商资管业务结构来看,资管新规使通道业务压缩,券商主动管理能力成为发展资管业务的关键。截至2020年三季度,华融证券以1190.38亿元的总规模排在第18位,月均主动管理资产规模以910.52亿元排在第14位,主动规模占比为76.49%。

image

投行人士何南野告诉记者,“华融证券被约谈,主要原因是资产规模压降不到位,风险资产处置不力,背后有两大阻力。一是,华融证券过往风格较为激进,资管业务发展较快,导致风险累积占比较高,风险资产基数较大,要化解资管风险,需要付出比其他机构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同时,不良资产处置市场近两年也较不活跃,要把巨额的资产进行有效处置,本身也是一件难度较高的事情。二是,华融证券2019年以来在新管理层的领导下,虽业绩稳步回暖,但营收利润仍处于较低水平,加快发展是第一要务,化解风险自然会有所忽视。”

“如果没有进一步的处置计划,华融证券可能会面临暂停从事资管业务的处罚,但预计不会受到暂停展业的处罚。”何南野表示。

中国华融表示,集团各层面均积极有效促成多方合作。与各类机构按照市场化方式开展合作,如债权转让、打包处置、问题企业重组、资产重组盘活等。引入产业投资者,发挥各自资源优势,盘活低效资产和项目。通过基金化、结构化运作,解决资产处置中的各方利益冲突,提高处置效率。

2019年初,中国华融方面曾在公司业绩会上表示,公司的资产规模不再如以往一样的扩张,而是转向调整资产结构,并对重点金融机构缩表。目前,监管对华融鼓励的业务方向,一是对出现风险问题的金融机构进行托管;二是参与化解地方政府隐形债务,地方隐形债务化解将成为华融的不良资产的来源。

多家券商因资管业务接连被罚

近年来,资管风险频繁暴露,相关部门对券商资管的管理亦在加强。

财联社记者梳理发现,2020年4月24日,中金公司收到北京证监局的警示函,原因是该公司管理的11只私募资管计划,投资于同一资产的资金均超过该资产管理计划资产净值的25%。

此外,东海证券此前也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4月14日收到江苏证监局下发的《关于对东海证券采取限制业务活动措施事先告知书》,主要是在开展资管业务过程中出现违规行为,包括个别业务开展过程中未勤勉尽责,风险控制制度和合规管理制度不健全,信息披露不及时等。

为此,江苏证监局对东海证券采取暂停新增私募资管产品 6 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为接续存量产品所投资的未到期资产而新发行的产品除外)。

同年粤开证券也因私募资管业务违规被处罚。

华融证券近两年内部动荡不断

在赖小民事件之前,华融证券“资管+投行”的业务模式创造了不错的业绩。2017年,华融证券实现营业收入34.92亿元,同比增长0.71%,实现净利润15.29亿元。

额2018年4月,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赖小民事件给华融证券也造成了不小震动。在2018年年报中,华融证券表示,2018年,全球资本市场波澜起伏,国内A股市场出现大幅调整,证券全行业净利润整体下滑四成,中小券商业绩下滑幅度明显大于头部券商。

2018年,华融证券实现营业收入16.04亿元,同比下降76.46%,净利润亏损8.89亿元,同比由盈转亏。2019年,华融证券实现营业收入2.97亿元,同比上升360.65%;实现净利润0.04亿元,同比扭亏为盈。

接近华融证券总部人士表示,赖小民事件发生后,华融证券内部开始整顿人事,降薪、裁员都用上了,不仅投行部门人员出走,各部门都流失了一部分人才。华融证券人员流失的情况,从过往的年报披露中也得以印证,2017-2019年母公司员工人数分别为2190人、1847人、1585人。

事实上,近两年华融证券也开始大刀阔斧调整组织架构。2019年,公司调整了业务线条,将投行、资管、财富管理、固收、投行固收、基金业务部、自营等7大业务线调整为投行、自营、投资与资管、财富管理等4大业务线。

与此同时,华融证券也进行着内部组织架构的调整,人员的内部选拔等。2020年9月,华融证券再迎来一位监管背景总经理。公开资料显示,华融证券新任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童艳为民生证券前副总裁,具有十多年的监管从业经验。

image

据悉,童艳自1994年加入证监会,先后在国际业务部、上市公司监管部、发行监管部工作,并曾任发行监管部处长,2005年发行监管部撤销后并入综合处任处长,随后转任上交所总裁助理。

从监管部门离开后,童艳还曾在中信产业基金投资管理公司任职。2017年5月,童艳担任民生证券副总裁、执行委员会委员、民生证券投资有限公司总裁。至童艳正式上任,华融证券两个重要高管岗位均有丰富工作经验的前监管人士把守。

值得注意的是,华融证券与童艳“搭班”的董事长张海文同样具备丰富的监管经验。在2019年加入华融证券的张海文此前曾任天津证监局党委书记、局长兼稽查局局长。

收藏
138.96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85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