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被调查未有定论 格力地产加仓购买免税用地
2021-01-13 14:04 星期三
界面新闻 张子怡

过往鲜少在土地招拍挂市场拿地的格力地产,再度露面拿地又是为了“免税业务”,即便该项业务有“风雨飘摇”之势。

1月12日,格力地产子公司珠海太联以底价8.8亿元、楼面价约9002元/平方米获得一宗位于港珠澳大桥口岸的商务用地。

根据地块竞拍要求,竞得人在项目用地范围内须将计容建面不少于5000平方米普通办公,作为自用免税业务和跨境物流、跨境电商等跨境业务的办公场所,发展港珠澳大桥珠海口岸免税产业。

对于连踩“三道红线”的格力地产而言,重金拿地极有压力,8.8亿元的土地总价虽然零溢价获取,但也是业绩不佳的格力地产2020年上半年的两倍净利润。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格力地产的有息负债超过200亿元,其中长期借款99.21亿元、应付债券19.8亿元。

短期内,格力地产的还款压力体现在公司短期借款3.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82.4亿元,而当期货币资金仅为38.37亿元,尚有47.43亿元的资金缺口。

继续加仓免税商务用地的行为,除了在资本市场上提振了格力地产的股价,侧面也说明格力地产在发展免税业务上充满孤注一掷的信心。

格力地产股价于1月12日午间,以5.96元/股的价格封死涨停。在此之前,格力地产受董事长鲁君四因涉嫌内幕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股价已连续下跌数日。

目前,鲁君四被证监会调查之事未出调查结论。

此事仍是格力地产的达摩力克斯之剑,不仅将影响格力地产的股价,还会影响公司对于珠海市免税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免税”)的收购。

格力地产创始人鲁君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鲁君四手中,格力地产实现了独立分拆、接轨资本市场、走上“去地产化”道路。

2004年,时任格力集团副总裁的鲁君四出任房地产专责工作小组组长。当时,格力集团的房地产板块仅有7位员工,办公场地仅9平方米。2009年,格力地产借壳海星科技上市。2012年,格力地产走出珠海,当年3月,启动重庆两江新区总部基地项目。

到2015年1月,格力地产与珠海国资委新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海投公司签署《国有产权无偿划转协议书》,将格力集团持有的格力地产3亿股股权无偿划转给海投公司。格力地产正式脱离格力集团体系。

2016年时,格力地产在珠海、上海、重庆、西安、香港、美国、英国等地拥有40余家成员企业,60余项已建、在建项目,成为一家集房地产业、口岸经济产业、海洋经济产业以及现代服务业、现代金融业于一体的集团化企业。从这年开始,格力地产几乎不在公开市场拿地,扩张进入停滞阶段。

四年时间过去,格力地产在“去地产化”思路指引下,业绩发展平平。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格力地产的营收由31.3亿元上升至41.93亿元,同比增速依次为0.27%、-1.65%、36.19%;归母净利润由6.24亿元下滑至5.26亿元,同比增速依次为3.94%、-17.89%、2.66%。

2020年,鲁君四获委任担任珠海免税党委书记、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在鲁君四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前,格力地产搭上“免税概念”,股价一路飙升,一度创下18.10元/股的高点。

格力地产曾公告称,由于董事长鲁四君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购买珠海免税100%股权事项可能存在被暂停或终止的风险。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界面新闻:“格力地产向免税业务拓展的长期战略是不变的,而董事长个人的问题也不会影响国企整体的发展方向,因此继续推进对珠海免税的交易可能性很大。”

对于国企而言,“一朝天子一朝臣”或许是真的。在格力地产内外部,正在经历着从下至上的人事跌宕。

最先发生变化的是格力地产间接控股的子公司格力物业。

1月8日,格力物业连发四则公告,都与人事变动有关。公告称,张筱雯、吴思建、陈莉离职,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三人职位空缺,将由陈轶峰、范晓菁和邓石接任。

三人辞职中,董事长张筱雯的离开尤为引人注目,在2016年12月,从陈济涛手中接过董事长交接棒,在她带领下,走过了格力物业上市的4年。

接任者的三人,是从格力物业股东进行的人员输送。新委任的三位高管,此前皆任职于珠海格力港珠澳大桥人工岛发展有限公司,更早之前服务于职珠海格力房产有限公司(简称“格力房产”)。这两家公司,均为格力物业股东。而格力房产的全资控股股东为格力地产。

如今,鲁君四仍然担任着格力地产、珠海免税的董事长、法人等职位,证监会的调查虽未有结论,但更迭正在悄悄改变,其“免税业务”在所有的不确定性中带着一点“确定”。

收藏
134.94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