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聚利进入最后两日“大逃杀” 还有多少“妖基雷”在潜伏?
原创
2021-06-09 18:06 星期三
财联社 陆修远

财联社6月9日讯,虽然本轮开放期要到6月10日方才届满,但对于“妖基”南方聚利而言,清盘的结局已经注定。正如此前预期 ,在本次开放期“只出不进”的背景下,这只截止一季度末总管理规模只余5700万元的迷你基,清盘已板上钉钉。

今年以来,持续的溢价风险提示以与随之而来的每日早间的一个小时停牌便成为南方聚利的日常。而在5月14日进入开放期后不久,“可能发生基金合同终止”的提示性公告成为了新的日常。

从相关公告中可以看到,自5月14日进入开放期后,该基金管理规模于5月18日跌破清盘线的5000万元,5月26日进一步跌破3000万元。

6月9日上午,南方聚利再度发布公告,原本“可能发生”基金合同终止,变成了“发生”基金合同终止,措辞的变化也预示着结局已注定,这只2013年成立的1年期定开债券型基金将迎来终结。

image

在5月12日公告本次开放期“只出不进”并停牌后,5月19日复牌以来,南方聚利的二级市场走势略微“正常”了一些,除了前两个交易日无量跌停之后,便是典型的震荡走低态势,日成交额也来到200~500万元之间,相较过去一段时间数十万、乃至数千的成交额有显著放量。

今日(6月9日),南方聚利场内交易以跌停报收,收盘价为1.382元/份,相较近两个交易日1.0380元/份的单位净值,依然有大幅溢价,一旦基金清盘,则将面临以单位净值清算,对于成本价格在单位净值之上的场内基金份额持有人来说,这是最后的止损机会。

但是,无论是谁,以目前这个价格买入,买即亏。

虽然按照基金合同所约定,需要到6月10日日终,基金资产净值减去当日净赎回金额后仍低于5000万元才会触发可终止情形,但鉴于本次开放期只接受赎回,而不开放申购,实际上在5月18日跌破5000万元的那一刻,南方聚利的结局就已注定。

根据基金合同约定,自6月12日起,基金场内交易停止,基金管理人无需召开持有人会议,与基金托管人协商一致后,即可终止基金合同,并对基金进行清算。

南方聚利这样的“妖基”,不乏先例,未来也不会缺来者。

就在本月早些时候,博时弘盈发布基金清算报告。该基金的过往与南方聚利相似。自2020年初到今年4月最终交易日,该基金单位净值便在1.10-1.28元/份之间窄幅波动。而其场内价格的波动则全然是另一番“风景”。

image

2020年3月,弘盈A场内价格曾一度高达5.988元/份,溢价近6倍;今年2月,场内价格再度脱离净值大涨,溢价超4倍。今年3月,管理人博时基金召开份额持有人大会,并投票通过了《关于终止博时弘盈定期开放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有关事项的议案》。该基金于4月21日进入为期一周的选择期,4月28日为最后交易日,29日进入清算程序。约一个月后,6月1日,管理人发布了最终的清算报告。

弘盈A最终交易日4月28日的收盘价为1.2120元/份,已低于该基金1.2286元/份的单位净值,而这也大概率是南方聚利未来两天二级市场走势方向——回吐溢价,跌向单位净值附近。

在目前存续的基金中,还有类似的“妖基”,比如南方恒生ETF联接(501302)。

做为南方恒生指数ETF(513600)的联接基金,除2020年一季度外,南方恒生ETF联接基金投资南方恒生指数ETF的比例都在九成以上,两基金的净值走势理应基本重合,但在该基金上市以来不到四年时间里,就曾多次出现较大幅度的场内价格偏离。

image

自2017年三季度起,南方恒生ETF联接基金A类份额管理规模在各定期报告中均为超过1亿元,截止今年一季度,管理规模为0.92亿元。而在持有人结构上,自2020年中报,机构投资者比例跌破半数以后迅速下降,到2020年底个人投资者占比已高达93.90%,而在2020年一季度后,再也没出现过单一持有人持有比例达到20%以上的情况,对于庄家来说,这样的“散户基”无疑更加符合控盘条件。

盘点这些“妖基”,可以看到一些共性:

①持有人结构以散户为主,集中度低;

②总规模较小,易利用部分资金撬动场内价格出现的大幅波动;

③过往曾多次出现短时间内大幅偏离单位净值走势。

正如“庄股”不绝,“庄基”也会再现,急涨急跌相伴,风险巨大,对于这类基金的场内交易,普通投资者最好还是保持距离为上。

收藏
62.57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71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