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元芯片卖400元!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出手”,涉事企业股东浮现超级车企大佬
原创
2021-09-11 09:18 星期六
科创板日报记者 曾乐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曾乐)讯,9月1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发布消息称,依法对上海锲特电子有限公司、上海诚胜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誉畅科技有限公司三家汽车芯片经销企业哄抬汽车芯片价格行为共处250万元罚款。

下一步,市场监管总局将继续密切关注芯片领域价格秩序,强化价格监测,严厉打击囤积居奇、哄抬价格等违法行为,维护良好市场秩序。

image

来源: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

加价40倍!自主定价≠随意定价

据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汽车芯片案件答记者问》显示,国内有个别不法商贩、游资集团恶意抢购芯片,囤积居奇、哄抬价格,造成部分汽车芯片价格持续上涨,有的上涨3-10倍,个别上涨达30-40倍,严重影响了我国汽车行业有序生产和健康发展。

经查,上海锲特、上海诚胜、深圳誉畅3家经销企业大幅加价销售部分汽车芯片,如进价不到10元的芯片,以400多元的高价销售,涨幅达40倍。而在供需平衡交易条件下,汽车芯片贸易商的加价率一般为7%-10%。

上述企业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十四条“经营者不得有下列不正当价格行为:(三)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的规定,构成《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一款第(三)项所指的“利用其他手段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的”价格违法行为。

市场监管总局表示,在本案中,三家经销企业就是利用我国汽车芯片供需失衡,在采购价格基本稳定的情况下,大幅加价销售汽车芯片。下游汽车零配件企业因无芯片可用,面临断供违约赔偿的风险,不得不接受当事人高额报价。经销企业这种大幅加价行为,不仅不能增加产品供应,缓解供需矛盾,反而制造紧张情绪,致使零配件制造商、车企等各环节恐慌性备货,进一步加剧供需失衡,推动价格过快、过高上涨,扰乱了市场价格秩序。

此外,市场监管总局表示,在调研和执法检查中发现,一些企业存在将自主定价等同于随意定价的错误观念。对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商品,经营者依据生产经营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制定价格,但不能仅强调市场供求,不考虑生产经营成本。企业要遵循公平、合法和诚实信用的定价原则,合理定价。同时,经营者价格行为,即定价策略、价格标示、运用的价格手段都受到市场监管部门监管。

起底三家汽车芯片经销企业

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锲特电子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11月18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徐淑荣。其中,徐淑荣持股60%;杨峰持股40%。

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电子产品、电子元器件、仪器仪表、化工产品(除危险化学品、监控化学品、烟花爆竹、民用爆炸物品、易制毒化学品)、电脑及配件批发零售。

上海诚胜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1月27日,注册资本为2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沈玉兵。同时, 沈玉兵也是江苏欣鼎亿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中,沈黄莉持有上海诚胜87%的股份;沈玉兵仅持股13%。该公司产品包括:电源芯片、接口芯片等。

《科创板日报》记者通过梳理发现,上海诚胜客户包括:常州易控汽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image

来源:易控电子2019年半年报

深圳市誉畅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4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赵明。天眼查信息显示,湖北东峻汽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为深圳誉畅大股东,持股比例达100%。

而湖北东峻汽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由湖北亿咖通科技有限公司、湖北东峻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持股,其中,亿咖通科技持股51%、湖北东峻实业持股49%。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在湖北亿咖通科技有限公司中,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持股70%,亿咖通科技CEO沈子瑜持股30%。

这意味着,通过层层股权穿透后,深圳誉畅的疑似实际控制人直指李书福。

image

来源:天眼查

针对上述情况,吉利方面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回应表示,“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深圳市誉畅科技有限公司无投资关系。”

如何应对“缺芯潮”?

当前,芯片短缺的影响已从汽车产业链的上游向销售端蔓延。

据乘联会援引CAM汽车咨询信息显示,“由于智能网联化还在兴起阶段,高端芯片影响较小,但中低端的MCU供不应求现象加剧,造成了车载电脑两大核心模块ESP和ECU的供应短缺。而车企也在不断减产,终端优惠力度也呈现不断收缩的趋势。”

与此同时,国内存在个别不法商贩、游资集团恶意抢购芯片,囤积居奇、哄抬价格,造成部分汽车芯片价格持续上涨的情况。

对此,今年8月,市场监管总局成立专案组,加强价格监测,全面摸排线索。根据市场监管总局调查,今年以来,汽车芯片生产商、授权代理商等销售芯片价格上涨幅度为10%-15%,个别芯片上涨50%。有个别经销企业趁机恶意抢购短缺芯片,大幅加价销售,哄抬价格,牟取高额利润。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总工程师、副秘书长叶盛基此前表示,“由于当前汽车芯片供应缺口、恢复周期等信息的不清晰,市场上出现芯片分销商囤货居奇、漫天要价情况。同时,企业也选择大量囤货扫货,提高芯片库存,来抵御未来的风险,进一步加剧了当前芯片短缺困境。”

汽车芯片是汽车制造业重要元件。据统计,一辆普通汽车需要芯片200多颗,新能源汽车则至少需要500颗。

“汽车行业现在最短缺的就是MCU芯片。但凡缺一颗(芯片),都会影响整车生产。”有业内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表示。

该业内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进一步分析表示,“车规级认证难度高、与整车厂开发架构的兼容性等都需要克服。同时,汽车芯片的客户认证周期长、对可靠性要求高,在资金、人才等方面需要更长期的投入。”这意味着,汽车芯片国产化当前面临不少难题。

近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方面表示,芯片短缺的影响比预计要更加持久与严重。其中,豪华、合资品牌的厂商产能恢复缓慢,经销商库存出现结构性缺失,主力车型库存不足,甚至已经到了无车可卖的地步,订单交付延迟。自主品牌由于之前库存积累尚可支撑,但是头部厂家的主销车型也逐渐面临缺货局面,订单积压。

“由疫情等因素影响下的短期芯片短缺问题,暴露出了我国在关键核心技术储备、供应链掌控等方面的不足。”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总工程师、副秘书长叶盛基表示,“这些问题和难点需要整车和零部件企业,包括各有关科研院所和大专院校共同携手应对。”

一位半导体行业资深产业投资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当前,缺芯问题依然严重,备货周期约为70周。”

收藏
153.48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76W 人关注
6.19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