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礼来频频青睐的这家中国医药公司什么来头?记者走进和誉医药|掘金硬核 前瞻未来
原创
2022-09-27 10:30 星期二
科创板日报记者 金小莫

《科创板日报》9月27日(记者 金小莫)港股18A生物科技企业正经历一场资本寒冬。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港股共有31家生物科技企业未盈利,从股价来看,仅2家企业今年以来微涨。

在此背景下,医药创新该往何处去,企业经营又如何保证可持续性,到底是砍掉研发管线走精简路线,还是继续推进项目以待春天?这些问题,是每一家18A生物科技企业都必须面对的问题。

在这些18A企业中,和誉医药-B(02256.HK)得到基石投资者美国礼来的多次“投资”。

今年1月,和誉医药与美国礼来达成全球合作和独家许可协议,总里程碑付款金额达2.58亿美元,该数额对于仍处于药物早期研发阶段的产品来说,是一笔不小的付款。此前,礼来亚洲基金还曾作为基石投资者出现在和誉医药的投资人名单中。

和誉医药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日前,财联社、《科创板日报》“掘金硬核 前瞻未来”栏目走进和誉医药,并与董事长兼总裁徐耀昌博士展开采访。

image

和誉医药董事长兼总裁徐耀昌博士

谈与礼来合作:创始人背景+海外药企布局逻辑

和誉医药为何获得美国礼来青睐?

今年1月,和誉医药公布与美国礼来达成一项全球合作和独家许可协议,针对心脏代谢疾病领域,二者将根据礼来已有的一些基础研究等相关知识经验,由和誉医药主导从先导化合物到PCC临床候选化合物的发现环节,后续,双方再根据合作条款对研发产物进行挑选,选取合适的标的进行后续开发及商业化进程。

为此,美国礼来将向和誉医药支付潜在里程碑款2.58亿美元以及基于销售额的分级销售分成。一般来说,针对尚缺少临床数据支撑的在研药物,因研发风险仍然较大,药物的交易价格会相对较低一些,而礼来愿意支付2.58亿美元的“真金白银”。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早在2016年,和誉医药刚刚成立时,礼来亚洲投资基金即对和誉医药进行了注资,并持股10.72%,系和誉医药的基石投资者。

《科创板日报》记者在一线走访中获悉,礼来的这种信任,主要是基于对徐耀昌博士的了解。

公开资料显示,徐耀昌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后获美国芝加哥大学化学博士学位,自1993年10月起,他担任美国礼来高级有机化学家、发现化学研究主管以及药化部门负责人(总监)等职务,在礼来工作时间长达十三年。

徐耀昌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进一步称,他本人系中国内地第一位加入美国礼来药物化学部门的华人

“90年代,海外药企很少见到中国大陆面孔,特别是在药物化学这样的关键技术部门。”徐耀昌回忆称,在礼来工作期间,他曾参与过多个项目的开发,“礼来慢慢让我带项目、带团队、升到总监,有一些我负责的项目也走到了最后,获批上市了。”

这也是海外药企“前瞻性布局”,意在以相对较低的成本,提前绑定潜在标的,并进行深度孵化,以提高成功率。

徐耀昌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曾经,某教授研究了一个肿瘤靶点,后来礼来及与他展开了合作并签订了协议,没想到,经过八年、十年的临床研究后,该药成功获批上市。

徐耀昌称,在海外,类似的合作模式有很多,“类似的合作案例可能有上百个,成功的数量也不多,但一旦成功了一个,那就是重量级的。做新药就是这样,成功率很小。”

“目前,国内药企虽然达成了一些商务合作,不少首付款屡屡刷新记录,但可能也不可取。”徐耀昌表示,有些首付款甚至已经高出了该药物适应症在中国的总市场空间,再算上日后的里程碑付款以及开发成本,这些药物基本已没有投资回报率可言。

“在新环境下,这样的license in/out可能很难再维系下去,需要有一些可持续性的新的商业模式。”徐耀昌称。

谈研发:十年新药研发,我们已走完大半征程

从和誉医药的研发管线来看,和誉医药共有15条研发管线。其中,肿瘤靶向9个(含未披露2个),肿瘤免疫5个,其他药物1个。

比如,针对FGFR4靶点的肝癌新药ABSK011于2021年10月与罗氏制药合作,并获得NMPA临床2期批件,将与阿替利珠联合用药,开展针对FGF19阳性晚期或不可切除肝细胞癌患者的研究。

针对尿路上皮癌、胃癌等适应症的小分子FGFR1-3抑制剂于2022年2月与百济神州合作,将ABSK091与抗PD-1抗体替雷利珠单抗开展针对尿路上皮癌联合治疗的临床研究,2022年3月,该产品获得FDA授予治疗胃癌的孤儿药认定。

FGFR2/3小分子抑制剂ABSK061,系全球范围内第一个进入临床的选择性FGFR2/3小分子抑制剂,全球范围内第一个获得得FDA以及NMPA许可等等。

作为一家成立已有6年的医药企业,和誉医药的在研产品管线数量虽不算少,但研发推进速度却也不能算快——毕竟百济神州、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康方生物、复宏汉霖等同行企业,都已至少有一款产品实现上市。

由于缺少业绩支撑,和誉医药难以自证实力,这导致二级市场投资人对和誉医药估值难。

“和誉坚持自主研发,所以在产品研发周期上是需要时间的。”对此,徐耀昌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解释称,创新药有其内在的一套流程,没有十年、八年时间做不下来。

我们要有一颗平常心,不能急于求成,一定要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把好质量关。”徐耀昌称,和誉要做创新药,但不可能两、三年以后就能拿到一个NDA批件,有可能需要八年、十年,“公司成立六年多时间里,我们没有怠慢过一天,而且我知道,即使这样做了,有些项目还是可能会失败,因为我们探索的都是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项目失败也就不足为奇了。”

“科学创新本身,就有可能是会失败的。”徐耀昌进一步强调称,“如果一个科学家,不能理解项目的艰难性,没有那种即使失败了还要再做,今天失败了明天再来,明天失败了后天再来,没有这种精神做不出来药的。”

谈经营:现金储备充足

所幸的是,由和誉医药自主研发的创新产品距离“终点线”已经越来越近了。

在采访中,徐耀昌透露称,和誉医药的核心产品ABSK021、ABSK091等正在积极推进临床开发,同时正拟向外寻求license out或联合研发等形式的合作,以最大化产品的商业价值。

至于股价,徐耀昌说道,“这对我们是有挑战的。到底该怎么办?我们也没有答案。资本会来、也会去,这些是我们左右不了的,我们能左右的是自己的项目”,和誉医药将一如既往推进研发。

徐耀昌透露,公司目前账面资金充足。另据和誉医药中报,截至2022年6月底,和誉医药账面还有资金约25亿元人民币(合约3.7亿美元),同一报告期内,和誉医药现金消耗为2000万美元。

“也有资本找过来,愿意再对和誉进行注资。这些我都婉拒了。”徐耀昌称,因为目前公司股价处于低位,而公司账面现金储备充足,徐耀昌预计,待后续产品陆续推进,甚至有产品上市后,“资本市场看到后,一定有会反应”。

从长远来看,徐耀昌称,和誉医药也会考虑进行商务引入,以期进一步扩充公司的创新研发管线。

收藏
66.74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9016 人关注
2.33W 人关注
2.23W 人关注
6027 人关注
1.82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