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听障人群的沟通“孤岛”:国产助听器厂商的突围之路
原创
2023-10-01 09:34 星期日
财联社 笠晨
①“流浪”多年的音符又回来了,国产助听器走出天价围城;
②通过提高AI技术、改变销售渠道等方法,A股玩家“踉跄”追赶国际巨头;
③梳理有布局助听器业务的上市公司名单(附表)。

财联社10月1日讯(编辑 笠晨)在人口结构加速老龄化的当下,“银发经济”处在崛起的前夕,也催生出了更多细分赛道。作为老龄群体刚需的助听器行业,迎来了小小的爆发,已经低调地发生了多笔重要融资,新玩家陆陆续续入场。

这个刚需市场也一直被资本关注,《中国听力健康现状及发展趋势》数据显示,我国目前约1.2亿老人正逐渐失去听力,65岁以上老人是听力障碍的主要群体。然而一直以来,以助听器为代表的听力辅助设备市场由国际巨头主导,国内助听器渗透率不足10%。随着AI大数据、物联网等人工智能技术的市场应用,国产的助听器品牌发展速度加快,开始与进口品牌抗衡,行业的变化,也在悄然发生

助听器是听障人士补偿听力损失的有效工具,也是目前最有效的听力障碍治疗手段。但过去助听器动辄上万的价格却作为主要影响因素之一劝退了大部分患者。全球助听器的平均佩戴率约为17%,而中国仅有5%的听损人士佩戴助听器。虽然都叫助听器,在从业者眼中却是完全不同的产品。百元级的助听器,基本只能是模拟机,相当于一个扩音器,对声音进行简单、线性的放大,隐患是听损的进一步加剧;相比之下,数字机能够根据听力情况调整放大功效,价格也相应更高。分析人士称,正是在数字助听器上,无论是国产老牌厂商或新晋品牌,都爱用改变国际五大听力巨头的垄断格局作为宣言

但这并非易事。拥有几十甚至上百年历史,五大听力巨头占据了全球数字助听器九成以上销量。分析人士表示,在2021/2022财年,全球市占第一的索诺瓦SONOVA集团,销售额超过33亿瑞士法郎,约260亿人民币;由唯听和西嘉强强合并的WSA集团,收入也达到23.5亿欧元,合约180亿人民币。进口均价200多元的助听器,在国内市场却要卖到三千到5万元不等。从上世纪80年代末一批进口品牌在华设立工厂,到改革开放后一批国内中小企业开始生产低价助听器。经过约30年发展,国产品牌逐渐显山露水,悄悄地开始了本土替代

image

低调的助听器市场被点燃:A股玩家“踉跄”追赶中

中研普华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助听器的市场规模达到64.5亿美元,2025年该市场规模预计有望达到83.3亿美元,5年复合年增长率为5.25%。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助听器市场规模达到60亿人民币,预计到2025年市场规模有望达到 80.7亿人民币,5年复合年增长率为6.11%,高于全球市场增速。分析人士表示,助听器发展了两百年,国产玩家还在找春天。据财联社不完全整理,在助听器领域有布局的A股上市公司包括天键股份、可孚医疗、锦好医疗、科大讯飞、朝阳科技、乐心医疗等,具体业务如下:

image

随着初创国产助听器品牌企业纷纷进场,许多国内助听器品牌通过AI技术创新突围,打造更适合中国老人的高性价比助听器产品,加速了行业的发展。也带动了资本对助听器市场的关注,行业逐渐被点燃。2023年8月18日,专注于研发国产AI智能助听器的博音听力宣布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聚焦助听器行业前沿技术研发的小维健康,也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由于高端市场大部分被几家国际大厂占据,像其他本土替代产品一样,中国的助听器替代也是从中低端发轫。分析人士表示,中国不缺助听器制造企业,厂家们早期多为贴牌厂商(ODM)或代工厂(OEM)。医疗器械龙头企业可孚医疗就代理了峰力、优利康两大助听器品牌,均出自瑞士索诺瓦集团,后期其也开始销售自有品牌助听器。关于经营策略,可孚医疗选的是典型的薄利多销策略。对于销售起家的可孚医疗来说,“有”比“优”更快见效,毕竟,任何产品增量都是对渠道优势的放大,特别是在需要做大自有品牌覆盖面的时候。在2020年,其自有品牌助听器贡献了2387.29万元收入,只比代理品牌营收低149.39万元。

做贴牌生产起家的锦好医疗,也是以低端模拟机为主。业内人士表示,锦好医疗正在转向中高端机型,特别是数字机。2021年在北交所上市时,招股书称,助听器平均售价持续增长,原因为“公司助听器产品的型号越来越丰富,中高端机型的销售数量逐步增长致使助听器整体的产品结构发生了变化。”锦好医疗称,自主研发了20多款数字机型助听器,掌握了数字助听器控制系统软件、数字助听器降噪算法等多项核心技术。“公司以ODM模式开展的业务中,相关产品的知识产权归属公司所有。”

这意味着,在按期交付产品之外,客户不享有排他性权利,锦好医疗若是想走高端路线,不必担心法律风险。不过,据美柏医健分析,以锦好医疗生产的数字助听器为例,虽然发展很快,但与国际品牌仍有很大差距,目前生产的数字助听器芯片通道数最高为12,而国际品牌可以达到48以上。另有分析人士表示,近几年不少企业开始进入助听器行业,从事数字助听器的研发。只是这一行除了算法之外,“最关键的是芯片,要突破还是挺难的”。

关于科大讯飞、天键股份,可以说这两家都是“隔壁邻居”跨入助听器行业,不过,它们和前述两家传统助听器厂商开始做自有产品的时间差不多。科大讯飞于2022年5月推出智能助听器类产品,在2023年“618”期间,科大讯飞智能助听器系列获得京东和天猫双平台助听器品类销售额冠军。2023年6月登陆深交所的天键股份,则是做耳机起家的,它2017年介入健康声学领域,2019年拿到医疗器械许可证。2022年,天键股份靠助听器等健康声学产品挣了2023.3万元。

全面“进击”国际巨头 国产助听器品牌的突围之路

国际巨头们来势汹汹,国产助听器也暗流奔涌。传统模式下,助听器的售卖集中在线下门店。除了进行助听器销售,门店还要为消费者提供验配、保养等服务,助听器与线下店牢牢绑定。以索诺瓦为例,在2003-2013十年时间里,索诺瓦拥有的零售店数量增长了三倍,达到2000余家。在销售侧,国产助听器也在寻找突破口。和国际大厂合作紧密的可孚医疗,受此影响,到2022年底,已经开了432家听力验配中心。而科大讯飞等进入者,则借助于一个新的模式——OTC(非处方)模式。使用者直接购买后,通过手机应用导入在医院获得的检测数据,或是邀请验配师远程检测,即可将助听器调试到适合自己的模式;甚至,可以通过手机应用自行检测。完成验配后,助听器可脱离特测手机独立使用

分析人士表示,要绕开巨头们已布局的线下经销门店,远程验配或许是解题思路之一。从销售平台留下的评价记录可以发现,此类OTC模式助听器,多为中轻年人买给长辈使用。锦好医疗表示,“OTC助听器能够极大简化购买流程和降低使用成本,形成新的线上销售渠道或线下直销渠道,有利于增强中轻度听力障碍人士自主购买意识,从而促进助听器销售网络的扩大也将带动配套服务的发展。”

此外,还有大厂的技术入局。2020年起,腾讯天籁实验室开始探索通过算法和深度学习完成助听器的降噪,且已与国产助听器品牌达成合作;2022年,科大讯飞也发布了外观类TWS耳机的助听器。另一方面,老玩家也在努力跟上步伐。公开资料显示,部分国内老牌厂商如新声、欧仕达等,也在持续进行算法、中文言语感知系统等方面的技术投入。此外,新生力量在不断涌现,且受到关注。这些品牌通常着重强调相对进口助听器的价格优势,“千元级”是共同爱用的形容词,许多企业都在宣传中强调要打破五大巨头垄断。

当然,情怀之外,国产助听器想要杀入战局赢得一席之地,需要面对的仍是巨头们高筑的围墙。首先要解决的,仍是技术难关。芯片被普遍认为是本土与进口助听器的差距所在。“芯片不一样,人家做了几十上百年的东西,哪有那么快赶上呢?”对于进口助听器的优势,助听器门店店员已经习惯给出这样的回答。从助听芯片的性能来看,其指标之一WDRC通道数,决定了助听器进行声音补偿的精细程度。在进口助听器体系里,通道数从2到16,是不同档次机型的分野,数量越多,价格越高

在浪潮之中,国产助听芯片也似有起色。业内人士表示,近两年,已不止一家芯片厂商对外宣传称能够实现助听器专用芯片的自主研发,且有着较明显的价格优势。据悉,这些芯片厂商也已向部分国产助听器品牌出货。在市场端上,由于国内的助听器渗透率低,需求量大,受众认知度低,这一特殊的环境造就了国产助听器未来发展的天然优势。目前国内助听器行业还处在新生萌芽阶段,未来的市场蓝海尚未打开。华经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得益于下游需求的增长,近年来我国助听器行业市场规模整体呈上升的态势,随着人口老龄化进一步加快,助听器行业发展前景广阔,国产品牌的突围之路也将继续下去

收藏
133.37W
我要评论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8066 人关注
1.89W 人关注
6.01W 人关注
3.77W 人关注